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愛哭的傻瓜】——只喜歡你,笨蛋

(edited)
赫海甜文✨ 一千四百字一發完~曖昧,雙向暗戀(但李東海是情感豐沛的傻小子所以不明所以的哭喞喞)

打開家門看到李東海時,李赫宰一點也不訝異,從地上抓起拖鞋就往沙發那裡扔,哼哼地說道:「地板涼,又不穿拖鞋。」

李東海從沙發上咕咚一聲滾下來,穿起拖鞋,一個飛奔,往李赫宰懷裡撲去。「你終於回來了!」

「早上不是才見過嗎。」李赫宰摸了摸李東海的頭髮,把翹起的呆毛順了下去。李東海身上總是有洗衣精的香氣,雖然渾身都是肌肉,但不使力時身子卻軟軟的,加上有張稚嫩的臉,眼神單純炙熱,像個長不大的少年,很可愛。

李赫宰擁著李東海不想撒手,直到李東海推開他,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端起馬克杯小口小口地喝著綠茶。李東海啜著茶,一點也不敢看李赫宰,不敢細想他抱著李赫宰時,為什麼心臟會不受控制地狂跳。

「空腹喝茶會胃痛,傻瓜。」李赫宰拆了一包堅果,拉過李東海的手,倒在他的掌心。李赫宰的手很乾燥,在大冬天裡還是暖熱的,這股熱氣燒到了東海耳尖,他抽回手,愣愣地說了謝謝。

李赫宰揉了一把東海的頭髮,無奈地笑道:「跟我客氣什麼,都自己進家門了還為這點事說謝謝。」說罷,李赫宰就往自己房間走去,不一會兒水聲傳來,估計是下了通告累了,洗澡去了。


李東海喀喀地咬著堅果,躺回沙發,抓過抱枕,把整張臉埋在裡頭。

他踢蹬著腿,覺得呼吸困難可不想抬頭吸氣,這跟在李赫宰的懷裡很像,無法換氣,無力思考。剛剛抱著李赫宰時溫熱的感覺還在胸膛,李東海想笑卻笑不出來,不肯承認的心意在李赫宰穿著睡衣從房間走出來時潰堤了。

怎麼就突然潰堤了李東海也不曉得,但積累過久的情愫就是會有爆發的一刻,看著李赫宰頭髮濕潤、卸妝後淨白的樣子,他穿上睡衣軟軟的姿態和看向自己溫柔的眼神,滿腔的情感與這陣子複雜的情緒一時全淹上來,李東海的第一反應竟然是哭。

憋到眼角紅了一片後,李東海還是沒忍住,在李赫宰詫異的注視下流起淚來,不是大哭,是小溪般的涓涓細淚,兩行清淚不斷滑落,收也收不住。

雖然李東海淚腺發達,但也不至於到沒事就哭,李赫宰愣了下後快步走到李東海面前,蹲下來摸了他的額頭,「你發燒了?不舒服嗎?哭什麼呀?」


李東海搖搖頭,往前把身體靠在李赫宰身上,側過臉趴在李赫宰肩膀,他止不住淚,淚水和李赫宰髮梢滴落的水讓李赫宰的睡衣濕了一片。

李赫宰想把東海的臉抬起來仔細問問他時,李東海忽然把鼻涕和淚水胡亂抹去,推開他,起身翻找櫃子裡只有他來李赫宰才會被迫使用的吹風機,插電,坐在李赫宰身後,開始幫他吹頭髮。

李赫宰看著李東海動作,幾乎要氣笑,李東海這人老在奇怪的時機點做奇怪的事。

轉過身拔掉吹風機插頭,抓住李東海的手,李赫宰嚴肅但柔聲地說:「說吧,為什麼哭了?」

李東海放下吹風機,淚慢慢停了,可他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為什麼哭。

「你以後交女朋友,會不會就不理我了。」李東海微弱地吐出這一句。

想到李赫宰跟別人手牽手的畫面,李東海心裡發澀,酸得舌尖像要出血一樣,疼得他眼裡又要泛淚。

李赫宰一看有些慌,把李東海的臉捧起,急切地說:「哎,怎麼又要哭了。」

李東海看進李赫宰的眼底,目光炙熱,他硬憋著淚不哭,可聲音發抖:「我怕你不理我。」

李赫宰發笑,這小鬼又看了什麼,怎麼擔心起這種不可能的事。

「我不會不理你,你到底在想什麼啊。」李赫宰摸摸李東海的頭,像安撫小孩一樣柔聲說,把李東海抱進懷裡。

被赫宰熟悉的香味包圍,李東海瞬間安心下來,往李赫宰懷裡蹭過去,貼在他的胸膛不動。

「我也沒有要交女朋友,傻瓜。」李赫宰拍著李東海的背,手臂圈得緊了些。李東海在他懷裡,根本沒聽清李赫宰小聲的低喃,「我喜歡的是你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