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生病】——熠熠生輝,跟你在一起時

赫海甜文✨ 三千多字一發完!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時,做什麼都很有趣,因為對方是他,枝微末節的小事都能開始發光。這篇寫下的就是那種心靈相通,只要跟對的人在一起,時間自然熠熠生輝。

「你想吃什麼?我買回去。」叮的一聲,李東海稍微爬出被窩,握著手機在黑暗中讀訊息。是李赫宰傳來的。

「鄒」他隨便回了下,根本沒發現打錯字,又鑽進被窩裡,艱難地呼氣、吸氣。重感冒,這次連嗓子都啞掉,已經失聲第二天了。不舒服的感覺淹沒了一切,連睡意都被驅趕走了,李東海掀開被子下床,全身痠痛地慢步到客廳。

為了防止狗仔偷拍,家裡的窗簾通常全數拉上,今天也不例外。李東海摸了半天沒摸到電燈開關,果斷放棄,試圖摸黑走到廚房倒水,一個沒注意就被電鋼琴的電線絆倒,摔了個狗吃屎。

趴在地上時甚至不覺得疼,感冒似乎延緩了神經傳導,除了自己的呼吸聲外,李東海什麼也感覺不到,好像連地板又涼又硬、他一個病人根本不該躺在上面都忘了,李東海直直翻過身平躺在地,靜靜地閉上眼睛。


「啪——」客廳的燈開了,李東海用手遮住眼睛,被強光刺激到,身心都更難受了。

腳步聲急急地趕到身邊,李東海瞇著眼睛看了下,當然是李赫宰,能隨便進出他家的只有李赫宰了。李赫宰看上去很著急,大冬天的鬢角竟然還出汗。

「你昏倒了?怎麼了?」雖然著急可是李赫宰的動作很溫柔,他扶著李東海坐起來,李東海使不上力,癱軟地任李赫宰抱著。

「跌倒。」李東海用嘴型對著李赫宰說,李赫宰捲起李東海的褲管,膝蓋紅腫,明天一定會瘀青。李赫宰用手輕輕撫了上去,李東海這才感覺到痛,「嘶——」的一聲,李赫宰立刻冷了臉。

把李東海的手環在自己肩上,李赫宰緊抱著他的腰,扶著他坐到沙發上。

「我去倒水,你休息一下。」李赫宰走到廚房,李東海的雙眼跟著他。他生病時,李赫宰格外溫柔,平常會打打鬧鬧開玩笑、互戳對方的痛點不罷休,可在他生病時,李赫宰是絕對地把他捧在手心,李東海要什麼就有什麼。

接過那杯溫水,李東海小口啜著,看著李赫宰在櫃子裡找急救箱。

只是小傷,沒必要處理的,李東海想告訴他,可看著他為了自己忙碌的身影心裡卻溫暖起來,不舒服的感受消散了點。被呵護著很幸福,特別是當那個人是自己喜歡的人時。


「鋼琴的電線要收好,我都講過幾次了,沒用的時候就把插頭拔掉,已經不是第一次絆倒了,怎麼那麼不長記性。」李赫宰邊上藥邊碎碎念,嘟囔的嘴唇看起來很軟,李東海盯著看,稍不留神自己的手已經捏上去了。

李赫宰抬眼看著李東海,任他捏著自己嘴唇,輕輕地說「幹嘛呀?」

「沒幹嘛,」李東海用唇型說,「很軟。」

把李東海的手握住後放在自己膝蓋上,李赫宰用氣音說「嘴唇當然軟啊,傻瓜。」

「幹嘛學我用氣音說話,你才傻瓜。」李東海眼角帶著笑意,嘴唇上勾,這是他兩天來第一次笑,昨天太不舒服了整天都在床上,今天也休養了一天,直到現在看見李赫宰,他才覺得時間開始流動了。

「我也不知道。」李赫宰也笑了起來,像傻子一樣還是用氣音回覆,明明嗓子沒問題卻跟著東海一起用嘴型說話,像在說秘密一樣,兩個人因為使用氣音這件小事樂不可支,在沙發上笑得停不下來。


終於止住笑後,李赫宰摸摸李東海的頭髮,站起身走到桌上拿剛買回來的粥。李東海笑得眼角出淚,李赫宰伸手抹去,又順了順李東海的頭髮,坐在他身旁,拿起湯匙就要餵他喝粥。

「我自己來,」李東海用嘴唇示意,想奪走李赫宰手裡的湯匙。

「不行,我餵。」李赫宰眼裡閃著光,嘴角的弧度小到要看不見,可眉梢間的歡快藏也藏不住。

我生病,這人就這麼高興?李東海在心裡翻了個大白眼,乖乖地張了嘴,任由李赫宰餵他。李赫宰耐心地一口一口餵,像父母餵嬰兒一樣小心,先把粥呼涼了才送到李東海嘴邊,李東海看著他那麼小心翼翼終於不小心笑了出來,噴了李赫宰一臉米粒。

「幹嘛呀李東海,笑什麼啊。」李赫宰嚇了一大跳,放下碗和湯匙拍了下李東海的頭,終究沒用太大力氣,無奈地看著他。李東海伸手把米粒撿走,一邊用氣音道歉,一邊笑得又要流淚。

李赫宰看著李東海,也跟著笑起來,自己的潔癖到李東海這全數作廢,在外的冷靜自持到李東海這也完全崩塌,兩個人隨便幹什麼都很好笑,只要跟李東海在一起,相處的時間自然就會發光。


拿著濕紙巾把李赫宰的臉擦乾淨,李東海盯著他的臉嘟囔一句,「李赫宰你好醜。」

「你說什麼?」李赫宰瞇起眼睛,用食指和拇指輕捏著李東海的臉不放。

「你,很,醜。」李東海笑嘻嘻地用氣音一字一字慢慢說,絲毫不怕李赫宰動怒,因為李赫宰根本不會對他動怒。

李赫宰放下捏著東海的手指,轉而去捏他的鼻尖,「等你病好了就完了。」李赫宰的威脅貧弱無力,李東海笑著往李赫宰身上靠去,窩在他的頸肩,用氣音小聲地說,「我喜歡你。」

李赫宰本不應該聽到的,可李東海生著病對周遭的感知出現了點誤判,他以為自己用氣音很小聲地說就不會被聽到,可實際上在安靜無聲、只有兩個人的空間內,是能被聽見的。

所以李赫宰聽到了,那句小聲的告白。

「我也喜歡你。」李赫宰捧起東海的臉,雙眼直視他,認真地也用氣音說。

李東海愣了神,睜大雙眼看著李赫宰。什麼狀況?李赫宰為啥突然說喜歡他?

「你不是說喜歡我嗎,我也喜歡你。」李赫宰笑了,溫柔溢出雙眸,像流光一樣浸潤東海的心臟,瞬間月光璀璨,李東海的世界被點亮了。

顫慄感襲捲全身,李東海不知作何反應,心跳很快,他懷疑自己病重到體虛,出現嚴重幻覺了。

李赫宰看著李東海愣愣地盯著自己,也明白李東海一時接受不了資訊,可能懷疑自己是在做夢吧。「傻瓜,」他笑了笑,把李東海抱進懷裡,「等你病好了,我再跟你好好告白。現在不要想那麼多,好好休息吧。」

李東海靠在李赫宰的胸膛,覺得他的話沈甸甸地落在心口,像重力被一樣把他包裹在溫暖的安身之處,心安定下來之後,睡意就襲來了。

「睡覺,」他對李赫宰用唇語說,雖然剛剛好像發生了不得了的大事,可他現在太累了無法思考,而且飯前吃的藥好像發揮作用了,他整個人都軟得要化成一灘水了。


李赫宰半扶半抱地把李東海帶回房間,替他蓋好棉被後自己也爬上床,躺在李東海的身側。他們很常一起睡,李東海閉起眼睛,像平常一樣往李赫宰的懷裡靠去。

「晚安。」李赫宰悄悄地親李東海的頭頂,習慣性地順了順李東海的頭髮。

李東海動了動身子,更往李赫宰的胸膛縮去,安心地沈沈睡去。


隔天早上起床時,李赫宰發現李東海不在床上。翻身下床後,李赫宰走到客廳,發現李東海抓著手機坐在沙發上發呆。

「我煮早餐好不好?」打開冰箱,李赫宰背對著李東海,想著要煎蛋和煮粥,李東海生病得吃清淡料理。

「好。」李赫宰的手機響了,來自東海的一則訊息。李赫宰笑了出聲,突然發現聯絡人的名字變了。從李東海,變成了「男朋友」三個大字。李赫宰驚得收住笑聲,詫異地抬頭,撞上了東海羞紅的臉。雖然害羞,李東海卻沒有移開雙眼。

「叮——」李赫宰的手機又響了,他低頭去看提示訊息「說出口了就不准反悔⋯⋯」點開訊息,後半段是「今天開始是第一天,我的男朋友。」


〈番外〉

李赫宰開心得不得了,因為李東海主動的樣子太可愛了,他恨不得立刻把李東海親個一萬八千八百八十八遍,如果不是李東海推開他要他保持距離就好了。

「我還在生病,你別鬧。」李東海用氣音說,推著李赫宰要他離遠一點,甚至說了「別發情」這種狠毒的句子。

不就是喜歡你才想親你嗎!用得著說得像是衣冠禽獸嗎!李赫宰很是生氣,卻又捨不得對李東海鬧彆扭。在家還是認命地戴上口罩,這樣才能抱著自己男友亂吸,以免男友又以健康為由(其實只是過於害羞)不讓自己抱他。

「好喜歡你。」靠在李東海耳邊,李赫宰故意用氣音說,看李東海耳朵全紅就得逞的壞笑,沒想到下一秒就被李東海反攻,狠狠地被壓在沙發上,親吻落在他的下顎到脖子的交接處——李赫宰最敏感的地方,「我更喜歡你。」李東海純真地笑,笑得李赫宰心裡發癢,血脈暴動。

完蛋了,等李東海病好,自己也不會讓他下床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