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日常】——Merry Christmas

(edited)
赫海甜文✨ 兩千字一發完~

把頭埋進枕頭裡,李赫宰深深吸了一口氣,今天是李東海去紐約的第二天,他好想他啊。枕套上有李東海身上洗衣精的味道,是柑橘的甜香,卻帶著香氛機飄出的薰衣草的微微氣味,鑽進李赫宰的鼻腔,引誘他打去給那枕頭的主人。

正想從床頭櫃撈起手機,手機就響起,一拿起來看,果然在一起久了的情侶就是心有靈犀、默契十足吧?來人不是誰,正是「李東核」,枕頭的主人、這張床的一半主人、李赫宰心心念念的愛人。

「喂?」李赫宰剛醒的聲音很沙啞,他意識到自己很渴,邊拿著手機邊拖著腳步到廚房倒水喝。

「赫!我還以為你還在睡,怎麼那麼早就醒了?」李東海的聲音像小鴨子一樣呱啦呱啦傳了過來,興奮的溫度一下燃燒到李赫宰這裡,聽到他的聲音李赫宰整顆心都暖起來了,嘴角升起的弧度是再也降不去,手抓著手機,他輕輕笑出聲。

「知道我可能在睡還打來,都不怕吵到我?小沒良心的。」李赫宰逗著愛人,咕嚕咕嚕地把水灌下,眼角的笑紋在幽暗的廚房裡聚集了所有光亮似的,深深的皺摺那麼顯眼,出賣了主人因為傲嬌而想隱藏起來的愉悅。

「你說誰沒良心!不就想你了嘛。」李東海一逗就炸毛,聲音都帶著隱隱的委屈,可李赫宰知道那是裝的,是李東海獨樹一幟的撒嬌方法,總是能把李赫宰吃得死死的。都在一起那麼久了,相處模式幾乎沒怎麼變過,李東海黏人、李赫宰傲嬌地說討厭他黏人,牽著的手卻抓得更牢。

「紐約現在下午四點多吧,有好好吃飯嗎?」李赫宰屬於爹系男友,喜歡把另一半照顧得妥妥貼貼,小到在家要記得穿拖鞋,大到房地產幾號簽約,事無鉅細,只要是有關李東海的事情,李赫宰每一件都照顧得妥當、通通記在心上。

「吃啦,我去了一家很棒的咖啡館,咖啡很好喝、裝潢也很漂亮,如果下次我們又來紐約拍mv,可以考慮在那取景。」李東海的音色很軟,講起話有時黏黏糊糊,少年感十足。他這麼一說就讓李赫宰想到在紐約拍'bout you的mv時,東海的頭髮留長了,在床上時手感可好了。

「那下次你還留長髮嗎?寶貝。」李赫宰突然壓低聲音,尾音拖長,低低的喉音笑得色氣,震動到手機另一頭的李東海那裡。

李赫宰只有在床上才會叫李東海寶貝,李東海也知道李赫宰有多喜歡自己長頭髮,他會在情事結束後親吻自己的髮梢,輕輕從後面環住他、吻吻他的耳尖,「別剪頭髮了吧寶貝,我喜歡。」

李東海一聽尷尬又害羞得猛眨眼,他這次來紐約可不是來玩,是被雜誌邀請來拍攝和走秀,現在周遭都是工作人員,李赫宰不可能不知道,幹嘛還突然這樣調戲他。他表情管理特別差、臉皮又薄,李赫宰明明知道還故意逗他,過分。李東海躲到場外的某個角落裡,彆扭地羞紅了臉。

聽到電話另一頭沒了聲音,李赫宰又笑了,「不逗你了。工作還順利嗎?」

「嗯。」李東海低頭應了一聲,腳尖互相摩挲著,他看著自己筆挺的西裝褲,默默輕聲嘆了口氣。

身為李東海二十年來的半個爹、六年來的男朋友,李赫宰敏銳地捕捉到李東海的這聲嘆息,也很快地做出了反應。

「東海?」李赫宰從廚房走回房間,鑽進被窩裡,聲音聽上去慵懶又愜意,緩緩傳進突然開始發呆的東海耳裡。

「嗯?」李東海抓著手機的手早已經凍紅,紐約的天氣很冷,但他不想掛電話。他吸了下因為冷而流出的鼻涕,等著李赫宰說話。

「看鏡頭。」李赫宰的聲音突然變大,李東海把手機拿遠,才發現李赫宰開啟了視訊。在暖黃的燈光下李赫宰的臉彷彿鍍了一層金光,眼裡的溫柔溢出,嘴角的笑更是柔軟又溫暖。他的愛人窩在自己那半邊的床上,懷裡抱著自己的枕頭,專注地看向自己。

「我愛你。」李東海也開了鏡頭,李赫宰看了眼李東海周圍沒有人,小聲地告白,接著看到自己愛人的臉迅速燒紅,眼睛慌亂地到處亂飄。

「你瘋啦?」李東海壓低聲音,手忙腳亂地掩飾自己的手忙腳亂,「不是說好在外面不這樣說嗎。」

「但我就想說。海海,聖誕快樂。等你回來再給你補過聖誕,還會給你最好的聖誕禮物。」李赫宰輕輕笑著,他當然知道李東海為什麼嘆氣。他的愛人即使長大了依舊相信有聖誕老人,依舊喜歡喜氣洋洋地過各種節日,是童心未泯的可愛鬼。除了在中國發展的那年他們沒一起過聖誕外,他們兩人早就習慣一起過聖誕,在聖誕夜喝杯熱熱的可可,在聖誕樹旁鋪上地毯,打花牌、吃宵夜,在隔天早上更是會特地早起互相交換禮物,在晨光下纏綿繾綣。

李東海今年差點為了一起過聖誕不去拍雜誌了,還是李赫宰半威脅半哄騙地說服他去的。

「沒有一起過聖誕,但我一直都在這裡等你回來。」李赫宰淺聲說,細語像營火燒暖了李東海的心臟,瞬間軟成一顆融化的棉花糖。

「嗯。」李東海直直望去李赫宰的眼底,不忘吸吸鼻涕,凍紅的鼻尖讓他像戴了小丑的紅鼻子一樣。

「進去吧,這麼冷怎麼都不知道保暖,把暖暖包敷在鼻子上面,多喝熱水,不要感冒。走秀完就趕快換上自己的衣服,我給你的羊毛外套你有帶去現場嗎?」李赫宰嘮叨起來,剛剛一看到李東海被凍到的臉就想說了,李東海怎麼一離開他就照顧不好自己。

「有。」李東海往後台走,嘴角掛起一抹笑,他喜歡李赫宰擔心自己的樣子。

「那就趕快休息,在外面那麼久手都冷了,不講了。」李赫宰說完就要掛電話,李東海突然欸了兩聲,李赫宰又把手機貼回耳邊。

「赫,我也愛你。」李東海說完了才掛電話,另一頭的李赫宰則是垂下眼簾,看著結束的通話紀錄低聲地笑了。傻瓜,我知道。趕快回來我身邊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