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追愛之路何其難】——You're my one and only

(edited)
赫海甜文✨ 七千字一發完~很容易一不小心就BE(但現在還沒寫過BE因為捨不得),每次都想著要怎麼圓回來,即便在現實生活中看見的戀愛總是磕磕絆絆、容易破碎,還是想在這裡縱容自己理想化,讓他們牽著手走到最後。

聽到李東海生病的消息時,李赫宰人已經到了巴黎。誰知道他下機沒多久,經紀人就來電話了。

「赫宰,東海現在在醫院。」經紀人打來電話時聲音聽上去很疲憊,背景音是醫院病床挪動的金屬聲和護士叫號的聲音。

「他怎麼了?」李赫宰立刻停下腳步,在人來人往的巴黎街頭駐足,行李箱沈甸甸的停在他腳跟。

「感冒。最近不是很冷嗎,受寒了。」

「我知道了。」掛了電話,李赫宰握著手機的手垂在腿邊,路邊的水窪映著灰濛濛的天空,和他此刻的心情一樣沈悶。李東海生病了,可是他不在他身邊,而在離他幾百哩遠的巴黎。李赫宰看著地面良久,終於動了腳步,拖著行李,繼續往出租車站走去。

在出發前的幾個禮拜,他們吵架了。其實也不是第一次吵架,可這次吵得特別兇。

進了酒店房間,李赫宰捏著山根,明明有潔癖但他連澡都不洗衣服也不想換,就這麼僵直地躺在酒店的床上,目無焦距地對著天花板發愣。他閉上眼睛,意識回到和李東海吵架的那晚。

那晚李東海跑來他家吃晚飯,吃完晚飯他們打起了花牌,一打就打到凌晨。於是李東海十分自然地去李赫宰衣帽間拿了一套睡衣,又很自然地進了浴室洗澡,再非常自然地爬上李赫宰的床,看著他說「睡覺吧。」

李赫宰記得自己笑了笑,也去洗了澡,就窩在東海旁邊百無聊賴的轉著電視。轉來轉去,正好看到他們的採訪,主持人問到結婚的話題。李赫宰的身體開始繃緊,只要談到結婚的話題東海就很敏感,他已經忘記自己回答什麼了,但是那場採訪好像讓東海不開心了。

李赫宰怯怯地看了東海一眼,暗暗祈禱他已經睡著了,可一看過去就發現東海眼睛有神,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看。於是李赫宰沒膽地假裝打了個哈欠,順手把電視關了,嘟嘟囔囔「好累啊,睡吧。」

沒想到東海搶過他手裡的遙控器,又把電視開了,一言不發地盯著看。李赫宰一驚,只好繼續繃緊神經,悄悄撇過臉,偷偷地看李東海的反應。

「看電視。」李東海瞪了李赫宰一眼,臉上沒什麼情緒,他伸出手把李赫宰的臉推開,讓他直直地面對電視。

終於採訪結束了,李東海關上電視,掀開被子滑下床,穿上拖鞋就這麼走出臥室。說李赫宰驚慌失措也不為過,不到一秒的時間他就也蹦下床,趕緊跟著李東海出去。

「你要去哪?」李赫宰看著李東海換下睡衣,套上自己的衣服和大衣,一副現在立刻就要走人的樣子,連車鑰匙都已經抓在手上了,明明平常連鑰匙都要找半天的人。

「回家。」李東海的聲音冰冰冷冷的,雖然臉上依舊沒有表情,但分明就是生氣的樣子,而且不是鬧脾氣撒嬌,是認真的在生氣,哄不好的那種。

「這麼晚了外面很冷,你會感冒,留下來睡吧。」李赫宰把李東海手裡的車鑰匙拿走,他知道李東海在氣頭上,現在絕對不能讓他走,讓他走了就會進入冷戰,冷戰一吵肯定是一週起跳,他受不了。

「你幹嘛管那麼多?」李東海突然看著李赫宰的眼睛,聲音有點顫抖,生氣的情緒突然就沒了,全化成委屈和難過。

李赫宰知道李東海非常感性也高度敏感,李東海的思路跳得非常快,情緒轉換速度也很快,常常他都跟不上李東海的思維跳躍速度,所以一時之間他不知所措,只能呆愣在那裡看著李東海。

「赫宰,我們以後都要結婚的吧,一直混在一起,不太好吧。」李東海退開一步,語氣突然變得冷靜,可是眼匡紅了一圈,皺起的八字眉揭露了李東海現在很想哭。通常只要李東海一哭,李赫宰就會心軟,可是這次沒有。

「什麼意思?」李赫宰的聲音冷了下來,眼裡的溫柔也淡去好幾分,像是要發怒的樣子。

李東海吸了吸鼻子,不管不顧地繼續說,「你不用對我這麼好,你也會累,你也需要花時間找另外一半,我一直黏著你,以前沒想那麼多,可是現在我們都三十幾了,不一樣了。」李東海的聲音異常冷靜,平時支支吾吾地話都說不完整,今天可是流暢又有理有據。李赫宰聽著他平板單調的聲音和故作冷靜的表情,氣不打一處來。

「什麼不一樣?哪裡不一樣?你現在的意思是要我去找女朋友,別老跟你待在一起?」李赫宰握緊拳頭,手上的青筋暴出,說話的聲音大了幾倍。他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可看著李東海兀自劃清界線,連他的想法都不問就自動假設他得找另外一半、他們要分開,他就覺得腦袋生煙,無法忍受。

「不然你要怎麼結婚?你兇什麼啊?」李東海眼匡的淚終於盈滿,一顆一顆滑落下來,他的聲音不自覺也大了起來,李赫宰憑什麼兇他?他知道李赫宰想要有個家庭,一直以來他都刻意忽視這件事因為他太喜歡和李赫宰待在一起,可是現在他不能再那麼自私了。李赫宰很聰明,明明知道自己說的是對的,為什麼要那麼兇?說要結婚的是他,平常說他黏人的是他,現在自己想保持點距離了,生氣的怎麼還是他。剛剛在採訪裡不都說了嗎!他說他想在三十五歲前結婚!

「誰說我要結婚了!你很了解我嗎李東海?」李赫宰氣極反笑,可眼眸裡沒有半分笑意,嘴角勾起的弧度滿是不屑與輕佻,是李東海很討厭的表情。更不用說李赫宰私下連名帶姓叫他的次數一隻手都數得過來,名列李東海討厭的事情的第一名,沒有之一。

「別鬧了吧,都幾歲了。」李東海看著眼前相處了半生的人突然疲憊至極,眼睛裡的淚還是克制不住地掉,掉得李赫宰心煩又慌亂,想要軟下語氣去哄李東海,可聽到李東海的話,怒氣又直直衝破胸口。

「別鬧了?什麼意思?」李赫宰盯著李東海,明明是朝夕相處十幾年的人,此刻卻一點也不懂他。他知道結婚一向是兩人最禁忌的話題,雖然他沒有探究過原因,可隱隱約約,他很清楚如果他某天真的結婚了,和東海的友誼可能就走到盡頭了。為什麼?他不知道,或者說,他害怕知道。

「字面上的意思。」李東海扯過他手裡的鑰匙,直接走到玄關,開始穿起鞋子。

「李東海,話沒說完不准走。」李赫宰走到他身邊,想要拉他的手,卻被他動作生硬地躲過。

「赫宰,我累了。」李東海沒有看李赫宰,李赫宰卻知道李東海眼淚還在掉,命懸一線那樣的哭著,憋到心裡累極了、終於無法克制的那種無聲啜泣。

他知道李東海離崩潰大哭不遠了,卻還是想不出辦法留住他,自己也還氣頭上,複雜的情緒全湧上心頭,他開了口,卻說了違心的話:「你現在走,就別想再回來。」

李東海頓了頓腳步,還是離開了。

李赫宰那天晚上失眠了,怎麼想都不知道要怎麼跟李東海再說話,他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一直以來都很習慣李東海在身邊,即便在採訪時說了以後想結婚,可那也是以前想像中的理想家庭生活而已,不代表他真的要結婚。李東海為什麼要這麼生氣?李赫宰閉上眼睛,其實他知道的,他怎麼會不知道李東海在氣什麼,又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反應為何那麼大。

那種在接近對方時心頭酥酥麻麻的痠疼感,東海也有嗎?他也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大得震破耳膜,雙手近乎不受控地顫抖,頭皮發麻卻不想退開嗎?他知道他們之間的電流,是他從來沒在其他人身上感受過的嗎?

之後李東海渺無音訊,他不更新instagram,也不回李赫宰的訊息,甚至連特哥的電話都不接。李赫宰不止傳過一條訊息,一開始只是單純地問「吃飯了嗎」、「睡了嗎」,後來李東海不回,李赫宰意識到李東海這次真的要說開了,如果沒談好,估計連朋友都當不成,於是李赫宰下定決心地傳了「我們聊聊吧」,李東海依舊不回,打電話也不接。

如果不是經紀人會更新他們大隊成員的個人行程,如果不是他特地去問經紀人李東海最近的日常生活,李東海這個人都像人間蒸發一樣地消失在他的世界裡了。

李赫宰很生氣,可是又毫無辦法。李東海到底希望他怎麼做?他已經決定要說開,可以明確地告訴李東海,我確定我愛你、我沒有要結婚,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李東海為什麼連談談的機會都不給他?他現在是還沒告白就被宣告戀情無望了嗎?李東海真的決定要放棄了嗎,放棄他們之間的所有,回歸所謂的正常生活,找個人結婚、生子、成家?這是李東海要的嗎?

綜藝告一段落,他終於卸下主持人的重擔,他和李東海已經快三個禮拜沒說話了,是十幾年來第一次失聯這麼久。就算在中國和韓國分開活動的那時候,他們也會兩天打一次電話,即便是長途,這錢他永遠捨得花。為什麼沒有早點發現感情生變了?為什麼沒早點認清李東海就是唯一的那一個?

向公司申請休假後,李赫宰買了去巴黎的機票,發了消息和李東海說自己要去休假,希望等他回韓國可以好好談談。他已經不期望李東海會回訊息了,可能得等李東海自己想談時,才會聯繫他吧。李赫宰又捏了捏山根,翻身讓身體被棉被包裹,多點安全感。李東海身上的味道是油桃花味,帶點蜂蜜柑橘的清香,甜甜的而且助眠,已經很久沒有把他抱在懷裡了,李赫宰想著懷念的味道,沈沈睡去。

房門的門鈴響了,不是服務員有禮的按一兩聲的響,而是不間斷、像壞掉似的狂響,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吵得李赫宰一個沒有起床氣的人都想殺人。

一開門,滿頭亂髮的李東海站在門口。李赫宰一下子傻了,以為自己在做夢。

「你⋯⋯怎麼來了?」迷濛的眼睛和沙啞的聲音,李赫宰沒有完全清醒過來,一時之間不知怎麼應對。李東海來了?「你不是在醫院嗎?感冒好了?」

「嗯。」李東海無所謂地揮了揮手,從李赫宰身側的空隙鑽進房間,絲毫沒有幾個禮拜不說話的尷尬感。他們之間好像從來不尷尬,即便是吵架了、失聯那麼久,一說話還是很熟悉,帶著深入骨血的親密感。

「什⋯⋯你怎麼就跑來了?」李赫宰看著李東海坐到床上,也關上房門,走到李東海身邊,伸手就摸上他的額頭。不燙,眼神也挺清楚的,看起來沒發燒。

「不想見到我嗎?」李東海看著李赫宰的眼睛,頭髮大概是被風吹亂的,在額頭上散亂地披著。

「沒有⋯⋯我很想你。」李赫宰小聲地說,伸手撥開他的碎髮,指尖流連著不想離開,他好久沒看見李東海了,他的東海。他想俯下身抱住他,可他不知道李東海現在是怎麼想他們的關係的,他不敢。

李東海任由他撥開自己的頭髮,抬眼看著李赫宰,眼睛裡有某種光亮。常常走神的李東海,在看向李赫宰時是最專注的。

「海海,我想過了,我沒有要結婚。」李赫宰收回手,深呼吸口氣,認真的看著李東海說。

李東海皺起眉頭,回道「這不是我的意思,我不是因為你想結婚而生氣。」

李赫宰點點頭,蹲下身和坐著的李東海平視,「我知道,我還沒說完。我沒有要和誰結婚,我喜歡你,想跟你在一起⋯⋯可以嗎?」李赫宰說完才發現自己的手心都是汗,平常上台完全不緊張,現在怎麼會這麼緊張。這段時間,李東海在想什麼?會不會他早就沒那麼喜歡他,那些若有似無的曖昧,就真的只是無味而無望的曖昧?

李東海嘴巴張了張,深深定睛看著李赫宰,好像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半晌後他才回過神,嘴角勾了起來,小聲地笑了。

「李赫宰,我跑這麼遠來見你,竟然被你搶了台詞⋯⋯我不想發脾氣鬧委屈了,我也不想退開來讓你去結婚,你要結婚也得跟我結。我也喜歡你。」李東海的話沈甸甸的,眼睛明亮又愉悅的看著李赫宰,笑著他突然很想哭。伸出手把李赫宰抱進懷裡,李東海深深地吸氣吐氣,氣息溫熱了李赫宰的頸脖。

李赫宰一時懵了,他反手抱著李東海,有些不敢相信李東海說出的話。

「沒有聯絡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我做的是正確的決定。我們應該要走上正確的道路,不要讓爸媽擔心,也不要影響大隊。可是赫宰,我真的很想你。想你可是又不能想你,我不敢回覆你的訊息,因為就會忍不住繼續回下去,會沒辦法不喜歡你⋯⋯到最後還是忍不住,你說你要在巴黎待好幾個禮拜,我沒辦法堅持那麼久,我必須看到你。」李東海一字一句說得很慢,聲音堅定,可李赫宰感覺得到他的身體在抖。

「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躲著你⋯⋯」李東海忍不住哭了起來,李赫宰會是很好的丈夫,他這麼懂得疼愛人,有哪個女生會不喜歡?可是不行,他不想把赫宰給別人,自己很自私,做不到放手,李赫宰只能是他一個人的。

李赫宰抱著李東海好一段時間,伸手輕撫他的背,讓李東海的氣息穩下來。李赫宰的心裡彷彿冒著泡泡一般,開心得簡直像在棉花糖裡打滾,全身軟綿綿的,不用吸氣也知道空氣是甜的。

「海海,你走了沒多久我就想通了,我只喜歡你,你是我唯一想要的對象,戀愛只想和你談,結婚也只想和你結。」李赫宰柔聲說,把懷裡的人抱得很緊。

「我⋯⋯很壞嗎?」李東海沈默了一會兒,悠悠地吐出這句,抬頭看著李赫宰的眼睛,濕漉漉的眼尾看得李赫宰心裡一動。

「壞呀,壞得躲我躲那麼久,壞得連心裡話都不敢說,就想把我推出去給別人。你這麼壞,只有我受得了,就永遠別走,好好待在我身邊吧。」李赫宰吻了下去,他們之間正式的第一個吻,李東海的嘴唇很軟,一吻就要陷進去。他知道東海問句裡的意思,而自己跟李東海一樣壞,只想將懷裡的人完全佔為己有,不分給別人一絲一毫。

李東海被吻得要喘不過氣,伸手拍著李赫宰的胸膛讓他放開他,緩過氣來後他雙手放在李赫宰肩上,低聲說道「我從來都不想把你讓給別人。」

「那就不要。」李赫宰看著眼前的人,伸手把李東海耳鬢的碎髮攏了攏,又輕輕的吻了他軟軟的耳垂。「永遠不要把我讓給別人,我會生氣。」

把李赫宰擁入懷中,李東海深深吸了口氣,李赫宰身上的味道有安神作用,讓他瞬間就心安。沒有聯絡的日子,他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明明李赫宰有發訊息來,可他想切斷關係,狠下心不回訊息,卻在夜半時分想李赫宰想到睡不著。

事實上早在採訪前,他就思考過李赫宰和自己的關係了,已經相處了十幾年,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李赫宰和自己變成了一體,像雙生似地親密、分不開。李赫宰對自己很好,可李東海覺得那是因為他還沒找到另外一半,所以把精神精力都放自己身上了,算是某種精神安慰吧,像有些人養寵物那樣。

隱隱約約他明明知道李赫宰對自己不像對寵物那樣簡單,可他不願意多想,畢竟李赫宰終究是要結婚成家的,他不會一輩子就專心一志地寵著自己。於是李東海下定決心,要不就現在好好享受,等真的拖不了時,就分開吧。李赫宰肯定懂自己的意思,他沒有那麼喜歡自己,至少沒有像自己喜歡他那樣喜歡。

那天看著電視,李東海再次感受到那時採訪的絕望,心痛得快不能呼吸,他知道拖不下去了,他太喜歡李赫宰了,再拖下去自己的命會賠上去,現在就必須走。所以他走了,即便在聽到李赫宰那句「你現在走,就別想再回來」時整個人已經快碎掉,還是撐起腳步,離開了他家。

最終煎熬了好幾天,李東海還是敗給了自己的忍耐力。他想李赫宰想得要乾涸了,像是被丟進沙漠的深海魚,分不清李赫宰是流到大海裡的小溪還是海市蜃樓裡的綠洲,總之李赫宰就是沙漠裡唯一的希望,他是自己的指路明燈,得往他靠近,否則必死無疑。

這麼想著時自己卻生了病,還是在醫院忍著頭痛訂了機票,連夜飛奔過來找李赫宰的。他必須讓李赫宰知道自己喜歡他,雖然腦袋昏沈連該說什麼都想不明白,但他深知自己得見到這個人。好險經紀人知道李赫宰住哪家酒店,好險他們能把話說開。

「李赫宰,你王八蛋,這麼晚告白。」想著自己在飛機上吃了退燒藥卻依舊頭疼到睡不著,李東海突然心疼起自己這三週受的氣,恃寵而驕的人總是肆無忌憚,全然忘記了自己無視李赫宰這麼長時間。

「我錯了,原諒我吧。」可李赫宰就是願意寵李東海,李東海無理的抱怨是種撒嬌,是專屬於他的,他可不願意李東海向著別人這麼做。不管是哪個樣子的李東海,都只能是他一個人的。李赫宰嘆了口氣,沒原則就算了,怎麼對著李東海就這麼霸道,太不理性了。

李東海也嘆了口氣,舒心地趴在李赫宰身上,覺得筋骨終於軟了,這陣子的疲勞終於煙消雲散,頭也不疼了。李赫宰就是有種魔力,讓他像是流浪許久終於找到窩的貓咪,可以安心地睡了。於是李赫宰聽見李東海均勻的呼吸聲,懷裡的小貓緩緩睡去了。

李東海的眉間平坦,眼角還濕濕的,李赫宰用手替他抹去,輕輕抱著他讓他頭枕到枕頭上,又溫柔地替他蓋上被子。

看著李東海像孩子般酣甜的睡容,李赫宰輕輕笑著,臉上的絨毛在檯燈下像敷上層鉑金,整個人看上去在發亮。看著喜歡的人時,人總是自然而然就流露出和緩卻閃耀的柔光。他傾下身吻了吻東海的額頭,輕聲說了個我愛你,接著關上燈,從後面擁著東海入眠。

視若珍寶,可你比珍寶迷人;好似陽光,可你比陽光溫暖;美如流星,可你比流星永恆。你是我每夜的星光璀璨,也是我每日的陽光普照,你是我日日夜夜所思所想,多幸運你也是我日日夜夜相伴之人。

〈番外——親親〉

隔天醒來時,李赫宰發現李東海盯著自己瞧,距離只有一個拇指那樣遠,於是李赫宰就靠上前去吻了他。李東海的臉泛著點粉,他無聲地笑了,把頭埋進李赫宰懷裡,撒嬌地說道「好餓啊。」

李赫宰意識到他們已經幾乎一天沒吃過東西,立刻叫了客房服務。

「我想吃海鮮。」李東海看著菜單點餐,頭靠在李赫宰肩上,好不容易確定關係,他們現在有多黏糊就多黏糊,像是橡皮糖似地無法分開。

「好。」李赫宰剛拿起電話,李東海又說「我還想吃義大利麵。」

「好,還有嗎?」李赫宰捏捏李東海的鼻尖,用頭蹭了蹭對方的頭髮。

「還想吃炸雞。」李東海笑得調皮,眼裡閃著活潑的光,看李赫宰無奈的笑。

「這裡是巴黎,去哪裡給你找炸雞啊?菜單上沒有。」

「那不然,你親親我吧。」李東海湊上前,沒等李赫宰反應,就親了上去。

李赫宰笑得像個傻瓜一樣,他喜歡李東海的思維跳躍,喜歡李東海常常說話沒有道理,喜歡李東海對著他提出奇怪的要求,喜歡李東海無厘頭、突然執行的浪漫行為。常常被隊員調侃是戀愛天才,可他在李東海面前,只是個想對戀人好、傻乎乎的男友。

「再親一下吧。」李赫宰湊上前去,吻住李東海。不需要當個天才,談戀愛從不該講究技巧與天份,步步為營的不是情不自禁,此刻他只想抱著懷裡的人,回應他不著邊際的要求,順便,多親親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