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確認心意】——My moon is my love

(edited)
赫海甜文✨ 近三千字一發完~海海是太陽🌞,宰宰是月亮🌛,靈感來自〈Vide - Always Loved You〉。我一直都很愛你,一直都最愛你。

It's true. I've always loved you.

很多事情好像說也說不清楚,想把思緒理清可怎麼想都還是一團混亂,不論是心理活動或面部表情,都失控地大出軌,脫離正常範圍。

聽到李東海交女朋友的消息時,李赫宰覺得這輩子從沒這麼混亂過。作為好兄弟,他應該要做的是拍拍李東海的肩膀,恭喜他交了女友,順便調侃他終於脫離單身,起鬨一下,讓李東海老實交代女朋友是誰,再看一下他女朋友的照片。

這是正常流程,可李赫宰現在無法正常。於是在隊友們圍著李東海起鬨、恭喜他又調侃他時,李赫宰默默退後幾步,轉身走進自己的房間,關上門。

他屈起腿坐在床上,試圖讓糾結的感覺退去,可是心口澀澀的痠疼感硬生生壓在那裡,讓他不太能呼吸。深呼吸了好幾次,呼吸也沒能平復過來,這時李東海進來了,連門都不敲。頭一次,李赫宰後悔自己沒有鎖門,讓李東海像平常一樣闖進自己的私人領域。

「你幹嘛。」李東海看著李赫宰,發現他的表情不太對勁,皺起了眉頭,「不舒服嗎?」

「沒有啊。」李赫宰把腿放下,坐在床沿,看向李東海,扯出一個微笑,「恭喜你脫單啦。」

「明明是恭喜我,臉怎麼那麼臭。比你早脫單,不甘心啊。」李東海靠上前去,推了李赫宰的肩膀,笑著坐在他旁邊。

這樣比較好,至少李東海不會正面看到自己的表情,李赫宰想著,順便動了動僵硬的臉,試圖正常一點。

「真的恭喜你。」李赫宰說,擠出一點笑。李東海現在看上去很開心,那就好。「談戀愛開心嗎?」

「還行吧。」李東海看向地面,雙腳晃來晃去,眼睫毛沾上暖黃的燈光,皮膚白白嫩嫩的,看起來就像十幾歲的少年一樣。

「那就好。」李赫宰舒了一口氣,伸出手摸了摸李東海的後腦勺,替他把翹起的頭髮順下去。他的手指流連著,不想離開李東海,可再繼續摸就太奇怪了。李赫宰收回手,笑得有些酸澀,又再說了一次「那就好。」

李東海這場戀愛沒有持續很久,一個多月後他們就分手了。一向對感情認真,談戀愛就奔著結婚去的李東海,怎麼會這麼快分手?更奇怪的是,李東海竟然沒有失戀的樣子。沒有嚎啕大哭、喝酒買醉,只是在他們一夥人在宿舍看電視時,平靜地突然宣布「我跟她分手了。」

當時神童、希澈、圭賢、藝聲和赫宰都在宿舍,身為第一批得到消息的隊員,他們都很震驚,一方面詫異戀情短暫,一方面對李東海的態度感到奇怪。

「怎麼分手了?」希澈先發聲,藝聲也跑到東海旁邊,摟著東海說「有事要跟哥哥說」,李東海任由藝聲抱著,雖然是回答希澈的問題,眼睛卻是看向沙發另一角的李赫宰,「發現她不是我喜歡的人。」

圭賢嘆了口氣,說道「我就覺得你們不配。」接著走到廚房,開始做晚餐,他要做他的東海哥最喜歡的酪梨三明治,好吃的食物最能撫慰受傷的心靈。

神童看了眼李赫宰,又看了被希澈和藝聲圍住的李東海,隻字不發。

李東海眼淚一滴沒掉,看上去也不是強裝冷靜,於是哥哥們就當李東海沒事,吃完晚飯沒過多久大家就準備散了,各自回自己的家。住在宿舍的圭賢進了房間,也住宿舍的李赫宰看著還在慢慢收東西的李東海,走過去說了聲「你留下來吧。」

李東海也不問為什麼,停下整理中的手,抬眼看向李赫宰,「要去頂樓看月亮嗎?」

他們宿舍的頂樓只能看到一點星星,畢竟首爾光害嚴重,可是月亮倒是挺明顯的,他和李東海以前都住在宿舍時,常常晚上無聊就拿著點餅乾,跑到頂樓吹風看月亮。

這次看月亮的氛圍好像有點奇怪。李赫宰不知道該不該安慰李東海,畢竟李東海看上去很正常,可是對感情一向認真的李東海,是真的沒事嗎?李赫宰欲言又止、磨磨蹭蹭,兩人無話了半晌,最後是李東海先開口的。

「其實本來沒有想交女朋友的。」李東海看向李赫宰,不知道是不是光線昏暗導致的錯覺,李赫宰覺得李東海的眼裡有種澀然,可是又帶點終於明白了什麼的釋然。

沒等李赫宰回應,李東海接著又說「只是想確定一下。」

李赫宰的眉頭不解地皺起,定睛看著李東海,「確定什麼?」

李東海撇過眼睛,不和李赫宰對視,看著今天缺了一角的上弦月,「確定我喜歡的人是誰。」這句話被風吹得很輕,輕到李赫宰差點沒聽清。他屏住氣息,等著李東海繼續說,可是李東海沒繼續這個話題,而是突然指著月亮說「你知道如果用手指月亮,耳朵會被割嗎?我小時候指過,隔天耳朵就受傷了。」

「那你還指。」李赫宰失笑,把李東海指著月亮的手指抓回,若有似無地扣在手心,「就只有你相信這種事情。」

李東海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抽出在李赫宰手裡的指頭,默默指向李赫宰,「那你知道如果對著月亮告白,月亮會答應你的願望嗎?」

李赫宰看著李東海的動作,愣住地盯著他。

「你相信這個嗎?」李東海的眼裡閃著光,在月光下他的臉龐看上去很溫柔,耳廓有些紅。

李赫宰點點頭,覺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我想跟我的月亮在一起。」李東海依舊指著李赫宰,眼角的睫毛微微顫抖,「不知道我的月亮願意嗎?」

李赫宰的眼匡也紅了,大家都知道李赫宰是月亮,李東海是太陽。李東海咖啡店裡的馬克杯就刻著月亮和太陽,賣的所有紀念品上都有月亮和太陽的圖樣,李東海每次在instagram提到李赫宰,用的黑白濾鏡就叫moon。其實李東海早就偷偷地、輕輕地在表現著對李赫宰的心意。

李赫宰深深吸了口氣,往前一大步,把李東海拉進懷裡,用力抱著沾上月光的李東海。溫暖的溫度、柔軟的懷抱,李東海就像是太陽,把他這顆冷冷的月球曬暖,讓他也閃著柔軟的金光。

「願意,東海,問一千遍我都願意。」李赫宰的鼻頭很酸,眼裡的淚滑了出來,他不在意地吸了下鼻子,接著捧起東海的臉,和他額頭對額頭,深深地看進他眼底。

「我早就好喜歡你了。」李赫宰閉上眼睛,低低地告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剛剛對他說的話。「謝謝你。」謝謝你來到我身邊,謝謝你突破了重重防線,謝謝你在得到我的心之後,願意以同樣的真心相待。

李東海傾向前,把自己埋在李赫宰的胸膛,淺聲說道「我也是。」

對李赫宰的感情本來晦暗不明,明面上是朋友,可相處卻勝似情侶。他會抱著李赫宰睡覺,他會半夜拉著李赫宰去看電影,他會在李赫宰不肯敞開心房時大發脾氣,他會在李赫宰説對自己終於沒有秘密時感動得哭出來,他會在李赫宰跟某個女生曖昧時生悶氣,他會在李赫宰和某個她斷聯時鬆了口氣。他對李赫宰,遠遠不是最好的朋友那樣簡單。

在跟那個女生交往時,李東海更確定自己的判斷沒錯。女生對自己很好,女生知道李東海的心意不明確,說讓李東海試試吧,試了就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了。

試了一個月,李東海發現自己只想要李赫宰。他只想要和李赫宰吃飯,只想要李赫宰進出自己家,只想要李赫宰半夜陪自己看電影,只想要李赫宰等自己下班。身邊的人不是李赫宰,李東海身心都不舒服,像是穿了會扎人的毛衣,渾身不自在。

於是他懷著歉意對女生提了分手,女生倒是挺豁達的,不想在不喜歡自己的人身上浪費時間、也還沒投注太多感情,她對著東海大方地說了祝你幸福。離別時,女生特意叮囑東海,「想通了就去找你喜歡的人,確定了就要好好把握。」

我把握住了。李東海在心裡默默地說,伸手環住李赫宰的腰,抱得很緊。他的月亮,他喜歡的人。李東海聞著李赫宰身上安神的木質香,吸了一口氣,滿足地像是聞著貓薄荷的貓咪。

「赫宰,我一直都很愛你。」李東海呢喃地說,頭蹭了蹭李赫宰的肩膀,更深地把自己埋進他的懷裡。

李赫宰笑了,眼角銜著點淚,低頭吻了李東海的頭髮,「我也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