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順理成章】——Lucky I'm in love with my best friend

(edited)
赫海甜文✨ 六千多字一發完~一開始有點小虐,可是後面很甜嘿嘿。溝通很重要!(大喊三次)(粗體劃紅線強調)

在異地工作時,李東海常常想起李赫宰,不是痛徹心扉的想念,可就像有無數根針輪流刺著心臟,麻麻疼疼地、不容否認地想他。

有空時,李東海就會問李赫宰,「講電話嗎?」可李赫宰常常沒有回應,他會發限時,可是沒回李東海訊息。

以前的李東海是直線球型選手,就算李赫宰不理他,他也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靠近,如果李赫宰不回答問題,他就一問再問,直到李赫宰受不了了終於回答他,他就會笑嘻嘻地拍著李赫宰,「早說晚說都要說,幹嘛不早點回答我。」

李赫宰很由著他鬧,就算冷臉也不是真的生氣,推開東海的力氣從來都很小,他知道自己終究會屈服的,但這推拉的過程必須有,李赫宰面子薄,拉不下臉對人敞開心房。

這一推一拉就過去了好幾年,不知不覺他們都三十幾歲了,曾經赤勇熱誠的李東海漸漸冷卻下來,不論是心理或生理上,他都感覺到自己的能量在流逝,一種年紀漸長、對周遭一切逐漸麻木的無力感襲上心頭,他感覺得到自己變疲憊了,對任何事情漸漸看淡了。


沒想過看淡一切會讓感情也淡了,可是彷彿晚霞過後就是黑夜一般,他對李赫宰的態度逐漸在轉變。

以往要是李赫宰不回他訊息,見到李赫宰時李東海肯定像炸毛的小貓一樣撲上去,左咬右啃地要李赫宰給個回應,不管不顧地掛在他身上,這裡摸摸、那裡捏捏,直到李赫宰受不了把他甩下來,他才善罷甘休,最後不忘瞪著李赫宰說,「要是下次你不理我就完了。」

當然會有下次,可李赫宰就任由他鬧,在東海抱著他時笑得牙齦偷偷露出來,其實李赫宰是喜歡自己這樣鬧吧,李東海心裡這麼想,反正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一個反應過激、一個假裝冷淡。

可是現在,李東海累了,沒力氣鬧了,他已經不像小時候一樣有活力,不再像以前一樣有一闖三闖、厚臉皮纏著人不放的力量,就算還有力氣他也不願意用在李赫宰身上了,李赫宰不給回應那就算了吧,自己的滿腔喜歡再赤誠也是沒用的。


回想過去的自己,說不委屈是不可能的。

李赫宰冷冰冰地像大門深鎖的地窖,溫和有禮看似對誰都好,可誰都走不進他心裡,私下的冷漠淡然讓檯面上的友好像是裝出來的,而事實上的確也是十分情裡七分假,李赫宰並不是坦誠或好親近的人,跟李東海十分情就是妥妥的十分真心全然不同。

異極相吸在他們身上印證了,明明有許多隊友把自己當寶,李東海就偏要跟在冷冰冰的李赫宰身後,想盡辦法捂熱這塊萬年冰山,只要融化一點點、對他稍微特殊待遇一點點,李東海就開心得放煙火,滿眼星星藏都藏不住。

李東海耗盡了千日的時光,一點一點地把自己融進李赫宰的生活,不斷反覆確認李赫宰有動搖、有慢慢在看重自己,他真的花了好久的時間,才讓自己對李赫宰來說是特別的。

可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如今的李東海想不明白,他坐在家裡的窗邊喝咖啡,看著毫無動靜的手機,黯然地垂下眼睛,艱難地笑了笑,沒有落淚。為了一個人反覆地哭,太不值了吧。


回國後,李東海並沒有像以往第一時間去找李赫宰。他回家看了媽媽、哥哥,還見了很多成員,在他們的YouTube上輪番出現,但他唯獨沒去找李赫宰。

訊息有一搭沒一搭,兩個人彷彿說好一般,誰都沒先說要見面,雞毛蒜皮的小事聊了不少,可心裡的疙瘩就硬生生亙在彼此中間,像深海裡的溝壑無人能橫越。

是利特約他們吃飯時,他們才見到面的。

利特早知道狀況不對勁,跟李東海見面時一向赤心坦率的孩子談到李赫宰竟然變得畏首畏尾,眼神閃爍還不敢直視自己,一看就是心裡有事。

李赫宰也是,常常看著手機發呆,有次連利特站在後面好久都沒發現。手機的頁面停留在跟東海的聊天紀錄上,不用求神問卜也猜得到他們兩個出問題了。

於是利特約他們一起吃飯,但最後自己臨陣脫逃,說得給希澈餵貓。天知道希澈為什麼需要他去餵貓。


說尷尬也沒到多尷尬,但就不是不尷尬。

兩個人面對面吃飯,講起話來很平常,可就好像哪裡怪怪的。

通常話多的李東海會嘰哩呱啦講一堆,而李赫宰會開他玩笑、罵他傻,兩人的互動很幼稚的,像小學生一樣鬧來鬧去,還可能真的動手打起來,都不知道他們是在吃飯還是在跟餐桌玩角力比賽。

可這次見面,他們卻像成熟的大人般,好好地端坐著、正常聊天,沒有打鬧、沒有耍嘴皮子,就是正正經經地詢問彼此的生活、分享近況。這十分不正常,至少這從來不是他們的相處模式。

即便表面上裝得冷靜,李赫宰心裡對這種狀況感到很難受,他費力地憋住嘆息,笑著對李東海說,「你好像成熟很多。」

李東海笑著回答「是嗎?」

可那笑意明顯沒有觸及眼底,整個人看上去冷冰冰的,跟李東海溫暖的個性相斥,矛盾感讓眼下的狀況更加詭異。

「嗯,我都要不認識你了。」李赫宰說,這次連笑都裝不出來了,他看著李東海,眉間緊皺,眼睛充滿不解,臉色瞬間冷了好幾分。

「可能你本來就沒有很認識我吧。」李東海依然笑著,可是雙頰沒有隨之牽動,眼睛明明泛著不快,卻硬是強迫自己把嘴角微微勾起。

「你在生我的氣嗎?」李赫宰看著李東海的眼睛,十分肯定自己是對的。

李東海看著李赫宰,是常常因為李赫宰的冷漠而生氣沒錯,可是那些生氣最終都變成難過,難過又變成了更深沈的悲傷,全累積在心上,沈甸甸的,壓得他已經沒力氣破土而出了。

「不是,我只是失望而已。」李東海笑得很難看,「我不知道我對你來說算什麼。」說出來了,壓在心頭的那件事,這麼多年,總算說出來了。

李赫宰動了動嘴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李東海嘆了口氣,最好的朋友。如果做朋友足夠就好了,如果自己不貪心就好了。如果他沒有喜歡上李赫宰,或者如果他早點放棄對李赫宰的暗戀,也許他們的友誼就不會走到盡頭。

「可是我不只是想當你的朋友。」李東海苦澀的笑,「從一開始就不想,我不知道你是真的遲鈍還是在裝傻。」李東海頓了頓,把酸澀的感覺逼回眼匡,「但也不重要了,我要放棄了。」

「東海⋯⋯」李赫宰的眼睛睜大,伸手去抓李東海的手。

李東海任由他抓著。李赫宰滿臉慌亂,他不知所措地想要說些什麼,卻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沒關係。」李東海拍拍李赫宰的手,把自己的手抽回,「你不用擔心,我們以後照常相處就好。我的感情我自己處理。」

李東海起身,李赫宰看向他,依舊吐不出一個字。他們之間的無話可說如此蒼白無力,卻像利刃一樣割得李東海想痛哭出聲。李東海笑了下,明明決定要放下了,心頭的苦澀卻還是像漩渦一樣,把他困在裡面,讓他溺斃。

「我喜歡你。」李東海看著李赫宰的眼睛,把告白當做了告別,轉身離去。謝謝你佔據了我的大半人生,這段單戀就到此為止吧。


下一次見面沒隔多久,是大隊成員宣傳回歸專輯的日子。

待機室裡,李赫宰看著李東海和其他成員打打鬧鬧,就是全然不理自己,連個眼神都不給。李赫宰閉上眼睛,捏了捏鼻樑,覺得頭痛欲裂,心裡的火氣燒得很旺。這難道就是李東海所謂的照常相處?

長大後的李東海成熟許多,學會隱藏情緒,也學會為了不被擔心而假裝沒事。曾經十分情就是十分真心,漸漸地他學會了把十分情偽裝成七分情,即便心裡還是喜歡得抽不了身,依然裝出不甚在意的樣子。

他不再是那個會吵會鬧的孩子了,就算有不順心的事,他也不再會扯下嘴角任性地耍賴。

在他態度轉變時,李赫宰不是沒有察覺。

可一直以來他們的相處模式都是東海黏他、纏他、吵他,一向淡漠的李赫宰早就習慣自己被黏、被纏、被吵的角色,東海不像往常一樣對他,他是手足無措的。

也不知道該怎麼問,就順著東海的轉變繼續相處了,如果不黏他了那也沒關係,可能需要自己的空間了吧。李赫宰很難受,內在被抽乾可是流不出淚,生活行程很滿可是心裡感受極其空虛。這些情緒太私密且赤裸,他並沒有開口對任何人說。

於是李東海不再多問、不再吵鬧,李赫宰也不深究他的轉變,結果突然,李東海就對他告白,還說自己的感情自己處理,擺出不需要李赫宰做什麼的樣子。

你不是喜歡我嗎?「我」不是在那句話裡嗎?為什麼不甘我的事?當時他是懵了所以給不了反應,可反應過來後他越想越氣,走到李東海面前,黑著臉道「我們談談。」


李東海被李赫宰拉到待機室外,又被拉到了一間沒有人的小房間裡。李赫宰的面色極冷,一看就是在生氣。

李東海撇了撇嘴,把手從李赫宰的手中抽出來,「幹嘛?」

李赫宰看著他,心裡氣極了,「你還問我幹嘛?你說我為什麼要生氣?」

「我怎麼會知道你為什麼生氣?」李東海反問,雙手環抱在胸前,眼神半是荒唐半是冷淡。

「李東海,你問過我的想法嗎?你在告白的時候,問過我的想法嗎?」李赫宰氣到講話快了起來,他想到李東海告白後一副要退出自己生活的樣子,就覺得整個人像被丟進高壓鍋裡的螃蟹一樣,被困住了,很難受,要死了。

「你憑什麼說你的感情不甘我的事?你不是喜歡我嗎?怎麼會不甘我的事?」李赫宰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情緒高漲,其實他平常根本不吵架的,沒有人會讓他想費心思去吵架。可李東海不一樣。「你問過我的感受嗎?怎麼可以貼近又遠離,突然告白又說要放棄?還說你的感情跟我無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李東海被這麼一說,情緒也上來了,「我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李赫宰,我喜歡你這麼久了,你給過回應嗎?我喜歡你也不對,不喜歡你也不對,你到底想要我怎樣!」

李東海講得眼淚掉了下來,李赫宰眼匡也紅了,慢慢穩住氣息,捏著李東海的肩膀說道「我從來就沒說我不喜歡你。」


「但你也沒說喜歡我啊!」李東海大聲地反駁,想要甩掉李赫宰抓著他的手。

李赫宰不讓他動,更大力地抓住李東海的肩膀,看進他的眼睛,「我喜歡你。」

李東海愣住了,一動不動地盯著李赫宰看。

李赫宰嘆了口氣,「我跟你的相處方式還不算回應嗎?你想一下,我為什麼把家裡密碼告訴你,為什麼把手機密碼告訴你,為什麼只跟你看日出,為什麼成員這麼多卻只等你下班,為什麼聖誕節只跟你單獨過,為什麼新年載你回木浦⋯⋯這些難道不算回應嗎?」

李東海依舊一動不動地看著李赫宰,臉上寫著不敢置信。

「我以為你會懂,我以為你會知道我喜歡你。現在看來,真的都只是我的自以為。」李赫宰嘲諷自己似的笑了笑,眼裡閃著點淚光。

「可是⋯⋯」李東海半晌後終於找回聲音,「你都不接我電話啊。還發限時。」

「海海,你忘記我都關閉通知嗎?我根本看不到有訊息來啊,所以我是不是跟你說過,如果想跟我說話,就直接打來,不用問嗎?」李赫宰向前,把身體僵直的李東海輕輕抱進懷裡。

「可是,你那天,我跟你告白的時候,你什麼也沒說啊。」李東海講話斷斷續續,鼻音很重,縮在李赫宰懷裡默默流淚。

「我那天真的沒想到你會告白,我還以為你因為什麼在生我的氣,結果你突然就說不想只當朋友,說了一連串我沒想到的話,接著又說你要放棄了讓我別管。那個時候真的太意外,不知道怎麼回應就讓你走了。」李赫宰收緊了手臂,把懷裡的人摟向自己,「對不起。」

「可是⋯⋯你一直都很冷啊,赫宰,我怎麼會知道你喜歡我。」李東海以前受過的委屈在他心裡留了疤,他清楚記得自己怎麼熱臉貼冷屁股,硬是要李赫宰接受他,而李赫宰的心牆堅若磐石,讓他受了不少苦。

「我的個性很冷,可是海海,你看我的行動,我不是都用行動證明你對我來說很重要了嗎?只有你可以隨意進出我家,只有你我願意隨時接送,我只和你看日出,重要節日也只陪你過。」李赫宰把臉貼在李東海的頭髮上,緊緊環住他。

李東海突然茅塞頓開。

李赫宰只是不善言辭,可偏偏自己是需要承諾才能安心的人,所以他才會覺得李赫宰太冷了,甚至會覺得李赫宰只是因為被煩到受不了,所以才對自己格外寬容。

可李赫宰根本不是因為覺得煩,就會放寬底線的人。是因為是李東海,他才願意破壞原則。

李東海心裡舒了口氣,李赫宰此刻說的話撫平了他的不安,可是他還是不想要同樣的相處模式。

「那你以後,可不可以多說點話呀?」

「什麼話?」李赫宰低頭看著李東海,伸手把李東海額上的瀏海拂去。

「你的心裡話。雖然行動很重要,可是言語也很重要啊,我常常都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李東海咬著下唇。李赫宰太少說心事真的是個問題,太拒人於千里之外了。

「我知道了,我答應你,會慢慢改的。」李赫宰應諾。

「還有不要這麼冷了。如果我不理你,你也可以來找我呀,對不對。不用非得是我黏著你。」

「我知道了。之前是以為你想要有自己的空間,我也想去找你的,可是就怕你不想見我⋯⋯」李赫宰的聲音漸弱,有些委屈。

「我永遠都想要你來找我。」李東海緊緊抱著李赫宰,「你要多靠近我一點,多纏著我一點,明白嗎?」

「知道了。」李赫宰親了親李東海的頭髮。「還有什麼地方我應該要改嗎?」

「就多黏著我吧。像我以前黏你那樣。」李東海心裡終於踏實了點,往李赫宰的懷裡蹭了蹭。

「那我今天可以住你家嗎?」李赫宰伸手捏上李東海的耳朵,輕輕地碰著,李東海的耳朵一下就紅了。

「才剛互相告白⋯⋯不好吧。」這時候李東海倒是矜持起來了,躲著李赫宰的手,想從他懷裡鑽出來。

李赫宰抱著他不讓他溜,故意佯裝不悅地說道,「我們以前都睡在一起,哪有什麼啊。這樣幹嘛要在一起啊。」

「我們在一起啦?」李東海抬頭,一臉懵。

「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嗎?」李赫宰輕輕地問,隨後想起李東海囑咐他要多說心裡話,又補了句,「我想跟你在一起。」

李東海的臉涮地紅了一個色階,小聲又斷斷續續地說,「那⋯⋯,好,在一起,在一起吧。」


最終李赫宰第一次對李東海軟磨硬泡,用著李東海以前黏著他的辦法,住進了李東海家。

「住男朋友家,好興奮。」李赫宰故意從背後環住李東海,對著他的耳朵輕聲說話。

李東海像見鬼一樣跳起來,甩開李赫宰的手,「那什麼,我之前說要黏我的話不算數了,你不用黏著我了。」

看著一臉害怕的李東海,李赫宰挑起一邊的嘴角,邪魅地笑了笑,「怎麼,怕你自己受不了啊?」

「誰受不了了!」李東海大聲說,擺出一副要吃人的樣子,可又一下軟了下來,「你現在這樣,太奇怪了。」

「哪裡奇怪?我黏著自己男朋友哪裡不對?」李赫宰又靠上前把李東海攬進懷裡,這麼多年被李東海纏著,他早就摸透李東海黏人的要領,現在要反客為主倒是挺容易的。

「我想黏著我男朋友不行嗎?」李赫宰低下頭去啃咬李東海的耳朵,輕輕地用舌尖舔了舔,惹得李東海頸脖全紅了,扭動著想逃出李赫宰的懷抱。

「李赫宰,你放開我⋯⋯」李東海求饒,生理性的淚水被逼出,李赫宰心裡一驚,糟糕,看到李東海乞憐的模樣自己會忍不住。於是他放手,李東海一下就溜出他的擁抱,站在他的對面。

「我去洗澡。」李東海的臉紅了又白,白了又紅,做出了好幾次深呼吸,最終往浴室走去。

李赫宰笑了下,他家小老虎可愛極了,被撩一下就受不了。低頭看了一下身下腫脹的慾望,李赫宰的喉結滾動,嘆了口氣,哎,其實自己也一樣。


晚上睡覺時,李東海不像以前一樣貼著他睡、鑽到他懷裡睡,而是睡在床的最側邊,都快掉下去了。

李赫宰嘆了口氣,滾到李東海的那一側,把人拉進自己懷裡,往床的中間拖。

「我不會對你怎樣的,傻瓜。」李赫宰用手指輕輕彈了李東海的額頭,溫柔地印下一吻,「乖乖睡覺。」

李東海憋住的氣此時呼了出來,整張小臉都紅了。

「要怎樣⋯⋯也不是不行。」半晌後從懷裡傳來小小聲的一句,可李赫宰聽得一清二楚。

李赫宰失笑,穩住了呼吸,「誰剛剛還那麼害怕?躲我那麼遠。」

「那⋯⋯我,害,害羞嘛。」李東海把臉埋進李赫宰的胸膛裡,抱緊了男朋友的腰。

「現在什麼都沒有,你會痛的。」李赫宰低低地說,強行把慾望壓下去,東海在他懷裡就已經讓他想幹點什麼了,聽到東海的話後全身更是開始發熱。

「我不怕痛。」李東海抬起頭,亮亮的眼睛看著無比堅定,彷彿今晚不幹點大事他就不睡覺一樣。

李赫宰又笑了,疼惜又無奈,「可我怕你痛啊。」

低下頭去吻了李東海的鼻尖,「現在就睡覺吧,以後日子還很多,不急。」李赫宰溫柔地把李東海摟在懷裡,一下一下輕輕拍著他的背,哄他入睡。

李東海眼睛轉了轉,順從地閉上了眼。是呀,以後日子還很多,不必急於一時。他又睜眼,抬頭吻了李赫宰的下巴一口。

「赫宰,謝謝。」謝謝你願意為我改變,謝謝你在我累了的時候,願意多做一點,讓我安心。

良久沈默,久到李東海以為李赫宰已經睡著了,卻突然聽到他清晰的回應,「我很愛你。」

李東海眼匡發熱,把頭埋進他們相擁的懷抱中,「我也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