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草莓蛋糕】——Day by day I love you more

赫海甜文✨ 三千多字一發完~很甜很甜不要命嗚嗚(遮臉)

李赫宰在李東海家的廚房裡準備煮拉麵,突然發現自家愛人的行為很奇怪。

坐在沙發上的李東海頭上有根呆毛翹起,眼睛雖然盯著電視,但時不時就偷偷瞟過來看赫宰一眼,坐姿也不像平常一樣癱在沙發上,而是背脊端直、姿態乍看標準,可一下晃手晃腳,一下撓肩刮背,全身好像長跳蚤一樣,活脫脫一隻毛茸茸、坐立不安的貓。

李赫宰輕輕地彎了嘴角,什麼也沒說,拿出鍋子,裝水,開始煮水。過不了多久,李東海就會不打自招,絕對不用超過五分鐘的時間。

李赫宰的直覺永不出錯。盯著鍋子看時,他假裝沒看見東海一步一步移過來的小腳腳,好像不想要他發現似的。等到距離夠近時,李赫宰抬頭看向李東海,撞進一雙驚慌的眼睛。

「你在幹嘛?」李赫宰說,眼神饒有興致,臉上表情寫著「你做什麼都躲不過我的法眼」。

李東海像顆洩氣的氣球飄到李赫宰眼前,坐在廚房中島的椅子上,雙手撐著下巴,盯著李赫宰看,一字不發,就這麼看著他。

李赫宰被盯得發毛,背過身去把拉麵放進鍋裡,突然從後面被環上。李東海的手臂柔軟地纏住李赫宰的腰,整個人貼在他的身後,像要融為一體那樣緊抱著他。

心跳加快不少,李赫宰頓了頓手,放下湯勺,手覆上李東海的,溫柔地捏了捏。

「怎麼突然撒嬌?」李赫宰輕輕鬆開李東海的手,轉過身,不等李東海回答,左手摟住他的腰,右手托住他的後腦勺,猛地低下頭去吻他。李東海的嘴唇小巧,又軟又甜,一吻就不想鬆開。李赫宰放肆地攻城掠地,沸騰的水蒸汽籠罩著他們,李東海燥熱地滿臉通紅,腰腿發軟,眼睫毛濕潤。他喜歡李赫宰的吻,甘願永遠沈淪。

李赫宰吻了好一會兒,覺得拉麵快煮爛時才放開懷裡的人,一手擦去李東海眼角的淚,一手抹掉他嘴唇上的水光。接著又意猶未盡地吻了一下李東海,因為他紅潤的臉實在太誘人。


「怎麼每次接吻都要哭。」李赫宰笑著說,把鍋子端到桌上,拿了兩個碗兩雙筷子,他們的中餐就這樣解決了。雖然是在李東海家,可李赫宰不打算過李東海不要命的健康生活。

李東海晃了晃頭,腦袋缺氧的感覺讓他有點暈。每次跟李赫宰接吻都會這樣,就算在一起好幾年了也還是這樣。可是他不能這麼不爭氣!計畫要做的事情,他沒有忘記。

「赫宰呀。」李東海的奶音軟軟的,配上那張人畜無害的天使容貌,幾乎沒有人能對著他說不。「我下午要去Haru見練習生弟弟。」

「那我也一起去。」李赫宰條件反射式地回覆。

「不行。」

聽到李東海的回答,李赫宰抬頭看他,不解的皺起眉頭。李東海在難得他們兩人都休假的日子,安排外出?要出去就算了,還不讓自己跟?

「為什麼?」李赫宰放下筷子,擺出可愛小盒的委屈臉,像對媽媽撒嬌那樣對東海示弱。

「練習生弟弟不認識你。」李東海認真地看著李赫宰,沒有被他委屈巴巴的臉打動一分一毫。

「去了不就認識了嗎?」

「他沒有想認識你。」

「啊?」

「說想跟我單獨見面。」

李赫宰心裡的警鈴大響,單獨見面?在咖啡廳?孤男寡男要做什麼?現在要開始唱綠光了嗎?

「不行。」李赫宰當機立斷,語氣並沒有多果決因為他不想限制李東海的自由,可是聲音裡的焦急顯而易見,身為藝人他們身邊花花草草太多,事情容易無端失控,他信任東海,可也是真的不想讓他去。

「就一個下午,他想跟我聊天。都同個公司,幫一下後輩,應該的。」李東海伸出手拍拍李赫宰的手背,眼神裡的誠懇溢出,像光一樣刺痛了李赫宰的眼睛。

怕李赫宰又說不,李東海咚咚咚地跑去李赫宰那邊,伸手摟上李赫宰的脖子,又是聞又是親,逗得李赫宰癢極了,輕哼出聲,推開他的頭無奈地說,「所以你剛剛才撒嬌啊,怕我不答應?」

李東海像做錯事一樣縮回手,悶悶地坐回位子上,「沒有啊,就想撒嬌不行哦。」

李赫宰拿李東海一點辦法也沒有,雖然很想跟他膩歪在家裡,牽牽抱抱親親再幹點兒少不宜的事,可是他們從不干涉對方活動,因為信任彼此,也因為來日方長。李東海撒嬌是因為冷落自己感到虧欠,不是真的要得到他的准許才能出門。


可是在看著李東海出門時,李赫宰心裡還是來氣。你就這樣去見弟弟!那我呢!幼稚地捶了幾下沙發,李赫宰洩了氣,恢復到假日的廢人模式,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時不時地看一眼時鐘。

都兩個多小時了,李東海這負心漢還沒回家。李赫宰眨著酸澀的眼睛,看電視看了這麼久,他躺到骨頭要散架了,全身都因為姿勢不良犯疼。邊嘆氣邊關掉電視,李赫宰踱步回房間,栽進床裡睡下去。

他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來電顯示「李東核」。

「喂?」李赫宰的聲音暗啞,帶著尚未散去的睡意。

「赫宰,來接我回家!」李東海的語氣興奮,好像發生了什麼驚為天人的大事。

「你不是開車去的嗎?幹嘛要我接?」李赫宰嘴上說著,手腳卻開始快速行動,套上襪子戴上鴨舌帽,下一步就是拿車鑰匙了。

「等你!」李東海愉悅地掛了電話,深知愛人一定會來找他。

到達Haru時,李赫宰訝異地發現整間店都是暗的,明明還在營業時間。他看了眼手錶,才不過晚上六點,怎麼好像倒店一樣烏漆麻黑的?

輕輕推開門,他輕聲喊,「海海?」

剎那間燈火通明,整間咖啡館亮了起來,原先空白的牆面,掛上了他們在夏威夷拍的照片,相框反映出吊燈的光亮,表層玻璃映著李赫宰吃驚的眼神。廚房那頭傳來細微的聲響,李東海雙手端著一個草莓蛋糕,一步一步朝李赫宰走來。

他信步走來,就像他們在夏威夷時,李赫宰跪地求婚,李東海笑著一步步靠近,堅定不移,永誌不渝。

「嚇到了嗎?」李東海柔柔地笑著,明明語氣調皮,可臉上的溫柔讓他看上去像個不入凡塵的仙子,眼角微光溫暖了李赫宰每一寸的心房。

李赫宰盯著照片,感動的情緒湧上,一瞬間險些落淚,眼匡紅了一圈。可看見李東海眉間粘著點麵粉,他的淚意沒了,耐不住笑出聲來。李東海褲子也白白的,再看一眼他手上捧著的草莓蛋糕,瞬間知道愛人下午是在忙什麼了。

眼裡泛著光可嘴角的笑容是壓不下來了,李赫宰往李東海走近,抹去他臉上的麵粉,「傻子啊,沾到了。」

李赫宰看向李東海手裡的蛋糕,奶油塗得很均勻,草莓鮮紅又大顆,八寸大的蛋糕看上去很精緻,奶油、糕體、草莓堆疊得漂亮整齊,下了不少功夫。

「照片很好看。」李赫宰淺聲說,低下頭吻了下東海的額頭,「蛋糕也是。」

把蛋糕放在旁邊的桌上,李赫宰垂下眼檢查起東海的手。李東海碰電器時老是出事,之前他做過蘋果派,因為烤箱操作不當導致溫度過高,李東海伸手進去直接被燙傷,嚇得李赫宰再也不敢讓他碰烤箱。

「沒受傷,不要擔心。」李東海反手握住李赫宰的手,笑眼盈盈,眨出漂亮的水光,「開心嗎?」像隻撒嬌的貓,尾巴繞著李赫宰的心尖。

「開心。」李赫宰笑著把李東海擁入懷裡,「今天是什麼節日嗎?怎麼突然給我驚喜。」李赫宰輕聲說,腦裡把日曆過了一遍。不是他們的生日,不是結婚紀念日,不是交往紀念日,也不是七夕。

「不是什麼節日,就是普通的一天。」李東海緊緊抱著李赫宰,感受著愛人的溫度,「就想在普通的一天,當普通的、讓老公開心的人。」

李赫宰笑出聲,胸膛的震動傳到李東海那裡,惹得李東海也笑了起來,無奈道,「這是很感動的一刻,你不要笑。」

「我很感動。」李赫宰溫柔抬起李東海的臉,一手摟著他的腰,一手捧著他的臉,「老公。」

他們很少叫彼此老公,太肉麻的稱呼讓人手腳蜷縮,雖然他們的行為比這稱呼要肉麻多了。此刻兩人都羞紅了臉,耳根子比辣椒還紅,可誰都不想撇開目光。

李東海踮起腳尖,輕輕一吻落在李赫宰的唇上,保護與珍惜的意味濃重。

「我愛你。」李東海笑著說,雙眼堅定地看向李赫宰。曾經,他得用全身的力氣、畢生的勇氣才能說出這句話,因為他不知道李赫宰的回覆會是什麼,一顆心七上八下,惶惶不安,手足無措。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可以輕鬆無懼地說出我愛你,因為他知道,赫宰也同樣愛他。

「我也愛你。」李赫宰蹭蹭李東海的鼻尖,額頭靠著他的額頭。「永遠愛你。」


不管是身為明星的銀赫,還是身為平凡人的李赫宰,都是我心頭上的月光,是比世上一切還要珍貴的存在,是我發誓永遠保護著,會永遠愛著的人。

螢光幕前的李東海是屬於大家的,可是會撒嬌、會耗費心思準備驚喜、一心逗人開心的李東核,只屬於我一個人。而身為那個幸運兒,我無比感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