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舔唇】——I wonder what you taste like

(edited)
赫海甜文✨ 一千多字一發完~甜到不行,親親💋

李東海有個習慣動作,笑的時候會輕輕地伸出舌尖,舔一下自己的上唇。一秒、兩秒、三秒,他的舌頭會緩慢滑過嘴唇,像意猶未盡一般,溫柔、若即若離地舔了舔,再輕巧地縮回嘴裡。

李赫宰不知道看過這個動作幾次,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早該習慣了,每次都還是會看呆,目不轉睛地看著李東海的舌尖動作。李東海舔幾秒,李赫宰的目光就鎖定在他身上幾秒,導致隊員又得忙著堵櫃門。

不過李東海沒有察覺到,雖然李赫宰從不遮掩自己熱辣辣的目光。「不知道他的嘴唇嚐起來怎麼樣?」李赫宰在心裡想著。李東海的舌尖粉嫩,看起來比草莓漂亮,不知道是不是也比草莓好吃?

有天,李東海在舔唇時直直盯著李赫宰,他們都沒有移開目光,而李東海嘴角翹起的笑看上去那麼勾人,與眼神裡的羞澀形成巨大反差。李赫宰心房顫動,因為壓抑而築起的高牆倒了,萬馬奔騰,他的情慾勢不可擋地滾滾湧出。決定付諸行動,節目錄製一結束,李赫宰就抓著李東海的手,把他帶到一間沒有人的房間。


「我想親你。」李赫宰在還沒確認想法前,講話永遠模糊、不帶立場,可是他確認想法後,想什麼就會直接說什麼,說了什麼就會果斷去做什麼。

李東海還沒回應,李赫宰就輕輕低下頭,一手捧住李東海的臉,一手攬過對方的後腰。在快吻到前,李赫宰頓了一下,看見李東海沒有半分抗拒後,他就親了下去。

一開始是輕柔的,李赫宰細細吮著李東海的嘴唇,手指摩挲著他的側臉,像在對待脆弱的小動物,可嚐到預想中的甜味後,李赫宰渴望得到更多,於是他撬開李東海的貝齒,用舌尖去勾對方的舌尖,繾綣糾纏,手上的力道也加重,把李東海牢牢鎖在自己懷裡。

水聲從他們的深吻中傳出,李東海的雙眼迷離,被情慾蠱惑住,全身軟綿綿的,如果不是李赫宰抱著他,他早該因為雙腿發軟連站都站不吻。被吻得缺氧,他發出輕微的抗拒聲,讓李赫宰放開他。

聽見細微的呻吟,李赫宰起了更壞的心思,想把胸前的人好好蹂躪一番,直到他無法承受而昏過去。他吻得更深,李東海被刺激得受不了,腦子發熱、胸口也彷彿著起火一般,他控制不了自己,全身犯暈,骨頭發軟,眼淚也從眼角滑了下來。不是第一次和人接吻,卻是第一次吻到失控。

李赫宰感受到李東海哭了,終於鬆開唇,依然抱著他,兩個人都重重地喘著粗氣。額頭相抵,李東海雙臉潮紅,李赫宰也是,兩個人誰也沒好到哪去,都是一臉被情慾摧殘過後的狼狽。雖然狼狽,卻是為情瘋狂。李赫宰輕輕笑了,眼睛裡的炙熱燒得李東海心尖發顫。


「你好甜。」李赫宰上前又吻了李東海一下,鼻尖蹭著他的鼻尖,雙手環抱住他的腰,兩個人緊緊貼著對方,「我好喜歡你這麼甜。」李赫宰伸出舌尖,舔了舔李東海的嘴唇。

李東海燒紅了臉,兩個人都沒喝酒,空氣裡卻有酒精微醺的曖昧,縈繞在彼此心間,讓人甘願就此陷落,永遠沈醉在飄飄然的甜蜜裡。

李東海隻字不語,他害羞得連李赫宰的眼睛都不敢看,手臂環上李赫宰的脖子,靠在他的胸前,緊緊地貼著他。

「結婚吧?」李赫宰突然說,親了親李東海的耳朵。果然,李東海哪裡都甜甜的,他嚐一輩子都嚐不膩的甜。

「不要。」李東海撇嘴,眼睛裡閃著光,卸下所有力氣,讓李赫宰撐著自己。這對李赫宰來說易如反掌,平地起虎早就做慣了,吃拉麵的始終比舉鐵的更有力。

「那我就親到你願意為止。」李赫宰邪笑,掰過李東海的頭,又吻了上去。


過了幾年,李赫宰在夏威夷向李東海求婚時,李東海一樣被親到雙腿發軟。回過神時,無名指上已經多了一枚戒指。

「你這是騙婚!」李東海虎嘯,泛紅著臉對李赫宰嗷嗷地說。

「那你還我吧。」李赫宰作勢就要去拔李東海的戒指,李東海雙手覆到背後不讓李赫宰碰,虎身跳起來親了李赫宰一下。

「我就喜歡被你騙。」輕輕含住李赫宰肉嘟嘟的嘴唇,李東海含糊地說,手纏上李赫宰的脖子。

摟過李東海的腰,李赫宰加深這個吻,他可愛的愛人,永遠這麼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