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日常】——斷電

赫海甜文✨ 兩千字一發完~

斷電來得如此突然,李赫宰一時之間沒有意識到是斷電,直到他從床上爬起來開燈時才發現不對勁,不是燈泡燒壞了——家裡所有的燈都開不了。

伸手往暖氣的出風口一探,糟糕,暖氣也斷了。通常大樓都有發電機,肯定很快可以恢復供電,不過因為是晚上,周身的黑暗還是讓人喪失安全感,特別是陰冷的冬天,窗戶玻璃滲過來的涼氣太不舒服了。


「不過也沒辦法。」李赫宰心想,自己不是個太有情調的人,家裡連蠟燭都沒有,手機快沒電了也用不了手電筒功能,這下什麼照明都沒有。


李赫宰好不容易翻出陳放已久的手電筒(途中笨手笨腳地弄翻茶几),結果因為沒電池也用不了。他洩氣地窩在床上,正想著用筆電傳訊息給李東海時,家裡的門鎖就突然轉動了起來。有些密碼鎖在斷電時也會失靈,得等到通電時才能用,所以一般的密碼鎖都會有應急鑰匙,還是可以用鑰匙開門。


李東海就是拿著那支鑰匙開的門,十分得意自己摸黑還爬樓梯來找赫宰,可是年度最佳好男友。這得意沒維持多久,因為李東海走沒幾步就被李赫宰弄倒的茶几絆倒了。


李赫宰摸著牆壁走出房間時,就聽到李東海的痛呼,伴隨茶几刮著地板的刺耳聲響。

「什麼鬼啊!」李東海躺在地上抱著腳大喊,雖然因為黑暗而看不清楚表情,可李赫宰可以想像他臉皺在一起,痛得眼角出淚的樣子。

「海海!」李赫宰一慌也急了起來,什麼都看不到又怕踩到李東海,只能直接跪在地板上,像嬰兒那樣爬著,一邊用手拍著地板一邊前進。好不容易摸到李東海,又不知道摸的到底是手還是腳,一陣亂摸,「有撞到頭嗎!」

李東海坐了起來,一邊揉膝蓋一邊把李赫宰的手抓住,「你剛剛摸的是我的肚子。」

「摔到哪了?」李赫宰爬過去坐在李東海旁邊,沿著李東海的手去摸他的膝蓋,「膝蓋?」

「嗯。」李東海嘆氣,屈著腳,把口袋裡的蠟燭和打火機拿出來,塞到李赫宰手上。「給你帶這些來了。」

「傻瓜嗎,這麼黑幹嘛跑過來!」李赫宰氣急,輕輕地拍了一下李東海的後腦勺,「為什麼不用手機的手電筒?」

「手機沒電了。」李東海聳聳肩,他對電器產品從不上心,誰知道突然會斷電啊。事實上就算知道會斷電,他可能也懶得先充飽電。

他看一眼李赫宰,「你呢?手機呢?」

「我手機也沒電。」李赫宰無奈地說。兩個人半斤八兩,李東海笑了出來。剛剛那一下雖然跌得挺重,但靠在李赫宰身上,也沒那麼痛了。


李赫宰揉著李東海的膝蓋,沒過多久,供電就恢復了。李赫宰看向李東海,他的眼角還很濕潤,戴著的毛帽也歪掉了。伸手把毛帽扶正,李赫宰先站起身,又伸手去扶李東海。

「小心,慢慢來。」李赫宰摟著李東海,讓他坐在沙發上,接著就用手去掀他的褲管。李東海的皮薄,瘀青了會很明顯,雖然傷口沒有破皮,不過已經可以從泛紅的表層下看到一點烏青。

「唉。」李赫宰嘆氣,翻著客廳的抽屜找藥膏。

李東海一言不發,看著李赫宰動作,嘴角勾起了笑,輕輕用頭去蹭李赫宰的頭髮。李赫宰停下動作,用手抱住李東海,任由他蹭。

「痛嗎?」李赫宰問,用手包裹住李東海的側臉,用拇指摩挲著他的臉頰。

「痛。」李東海笑得咧開嘴,用手去捏李赫宰的耳垂。李赫宰的耳垂常常紅通通的,肉很多,看起來很好吃。

李赫宰發笑,還會說痛,代表沒什麼事。李東海就是這樣,在小事上會故意撒嬌、折騰你,如果是大事,反而一聲不吭,自己扛。


他牽住李東海摸著自己耳朵的手,認真地看著他的眼睛,「下次不要這樣。」

「不要哪樣?不要跌倒?」

「不要不顧危險來找我。」李赫宰皺眉,用雙手牽住男朋友的手。

「不危險。」李東海也皺起眉頭,堅定地說。

「都斷電了,你過來的路上都是黑的,下次真的不能這樣。」李赫宰聲音沉了下來。李東海是很跟隨心性的人,想做什麼就直接去做,但他需要把自己的人身安全考慮進去。摸黑跑這麼遠,李赫宰想想都害怕。要是走樓梯時,李東海不小心踩空怎麼辦?如果他昏倒在樓梯間,有誰會知道?

李東海看著李赫宰擔心的神色,也知道他在想什麼。對,自己的確不喜歡考慮太多事情,不是衝動行事,而是如果這刻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李東海是這麼想的。


無聲地看著對方,過了半晌,李赫宰突然說,「海海,來跟我住吧。」

李東海瞪大眼睛。李赫宰望進他的眼底,眼神是要看穿他的炙熱,可同時,又溫柔得像能容納一切的海洋。

「我想要和你住在一起。」李赫宰想了很久。他們的工作需要帶給大眾很多能量,如果自己的狀態不好,在螢幕上更是會被放大,無法娛樂人們,也就失去身為藝人的職業操守了。所以李赫宰很需要獨處時間來緩和情緒,他需要個人空間來充電。

可是跟李東海待在一起時,就是充電,甚至比充電有更好的效果。只要知道李東海和自己在同個空間裡,他就覺得心安、滿足。

他喜歡李東海,勝過自己賴以為生的獨處空間。

「這麼喜歡我?這麼想跟我住啊?」李東海笑了,他上前親親李赫宰的鼻尖。

「對,臭屁鬼。」李赫宰報仇似地輕咬李東海的鼻頭,「明天就搬過來吧。」

「不如今天搬吧。」李東海主動親吻李赫宰,在吻和吻之間含糊地說著,「人先搬來。」


從此以後,李赫宰不怕斷電,因為家裡總是備有蠟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