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木木

【散文 | 創作 | 品味生活 | 細嚼情感】 從前年輕,所以喜歡什麼都得轟轟烈烈;後來長大了發現,凡是細水長流的才不累。小時候喜歡在風花雪月裡堆砌詩情畫意,現在恬靜安逸便是幸福。其實偏愛哪些都沒有對錯,不過是歲月給人帶來不同的風景罷了。 方格子:(王木木) https://vocus.cc/user/@jadewoodwood

《母親的前半生》——紅磡篇

年歲漸長,開始幻想以後我搬離了現在居住的地方,等到我有了孩子,也許我會告訴他們,我以前住哪兒、讀書在哪兒…… 不知道我的故事對他們來說可算有趣?

從前便很喜歡《城南舊事》,喜歡城南樸實無華的生活,羨慕英子小小年紀卻有如此多姿的經歷,悲歡離合也好,或許我就是愛好窺探旁人的生活,總覺得旁人的一切都是好的。


記得從前還看過一部小說叫《純真》,是一些青年讀物,那時候沒有智能手機,愛看書,什麼書都看一通。裏面講述主角因緣際會下掀開了與她相依為命的母親的過去,讓我也不自覺對自己母親的過去倍感好奇。


記得小時候母親便與我說了許多她的事情,她甫出生沒隔多久便被送到鄉下親戚處撫養,直到三歲回港。在鄉下那幾年雖然年紀小,可她卻記得那時候常跟表弟妹玩耍,像《城南舊事》裏的英子一樣,滿大街跑,街坊鄰里們都認識,滿是人情味。


後來回到她父母身邊,家住在紅磡,一住便又是三年。那時候的紅磡沒有那麼多長生店(棺材鋪),還算是個充滿「人氣」的地方。她記得大樓有七層,而她家住六樓,她常伏在窗前看著下面漆咸道北大馬路,看熙來攘往的車隊,早晨目送外出上班的行人、晚上迎來下班回家的鄰里。


她還記得大樓沒有電梯,每次回家都要爬長長的樓梯。大樓入口的樓梯旁,曾有一位滿口鄉音的阿姨租去做零食生意,有一回母親節,外婆帶著她和姨母回家,進樓剛看到零食阿姨兜售,那個阿姨跟外婆客套幾句,用半鹹不淡的廣東話問她和姨母讀幾年『啤』(幾年班,即幾年級)。後來母親問我,這是不是上海口音,我以前認識上海的朋友教過幾句上海話,印象中上海話是有幾分輕柔,有可能是吧,可惜如今亦無從稽考了。


後來在母親升讀小學前,便舉家搬到了何文田邨,就有了往後的故事,也包括她偶然曾向我提起的靈異事件。記得我第一次踏足何文田,是四年前去公開大學祝賀朋友畢業,那時候覺得何文田好多斜坡路,可是想起這是母親成長多年的地方,而自己卻長這麼大才第一次踏足,彷彿穿梭了時空一般。


年歲漸長,開始幻想以後我搬離了現在居住的地方,等到我有了孩子,也許我會告訴他們,我以前住哪兒、讀書在哪兒…… 不知道我的故事對他們來說可算有趣?


作者:@王木木
關注 → 
Matters方格子Instagram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拍手支持喔~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