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木木

【散文 | 創作 | 品味生活 | 細嚼情感】 從前年輕,所以喜歡什麼都得轟轟烈烈;後來長大了發現,凡是細水長流的才不累。小時候喜歡在風花雪月裡堆砌詩情畫意,現在恬靜安逸便是幸福。其實偏愛哪些都沒有對錯,不過是歲月給人帶來不同的風景罷了。 方格子:(王木木) https://vocus.cc/user/@jadewoodwood

《夜光杯》—— 堅持

每晚睡前我都在祈禱,希望今夜的夢美滿些,最好是讓我早晨睜眼時嘴角仍上揚的那種情節、醒來時還會留戀的夢境。

《夜光杯》的出現是源於想寫一些出格的狂念與人性的觸動,後來擴展到是想堅持紀錄每一個值得以文字寫下的念想;反正隨意就好,隨著意識的流動,紀錄夜光杯下的一切美好與骯髒。


這夜,為了自己沒好好堅持熱愛的事,流下了第一滴眼淚。在網絡上重逢了以前一起得寫作獎的同學,他現在似乎過得很好,仍在為他所熱衷的事情而奮鬥。這種委屈與懊惱交集的心酸,就像是在畢業後多年後,在街上偶然與從前讀書時暗戀的人重逢,看見他身邊終於有了體己的知心人,而自己則孤身一人流連街頭,迷失在這縱橫錯亂的城市裏。然後心生懊悔,後悔自己沒有好好堅持去愛他,或許當年多堅持一會便成功了呢?


有一位比我年長近十年的藍顏,認識多年,卻只會在大時大節的祝賀後認真聊幾句心底話。記得最近一次,他一上來便問:「你最近好嗎?工作順利嗎?一切安好嗎?」換作此刻,我真的無言以對。還能說什麼呢?該從何說起呢?面對深愛自己工作的他,我竟有一絲羞愧,覺得自己卑微到泥濘裏,而他卻是遺世獨立的一棵青竹,十年如是。他總是祝我安好,我亦時常問自己是否真的活的快樂—— 甜苦參半吧。這也許就是人生吧,哪會有長久的安好;可是我若不安好,又怎對得起別人的祈願呢?又或是別人早就領悟到了人生真諦,願我安好只是隨口說說的?那豈不是很不真誠?為此,我反覆琢磨了一段日子,沒有結論。


年歲漸長,身體大不如前,酒也就少喝了。沒有碰酒精的日子,過得很漫長,人活得越清醒,是不是就活得越痛苦?大概我就是個例子,凡事總要推敲、思索,斟酌以後再反覆細味。我是個活得太認真的人,就算完全與我無關的事情,亦一頭栽進去渾水中;到底是在滿足我的好奇心,還是別的原因,無從得知。偶爾,還是來一杯紅酒比較好,實在有太多來路不明的情緒潛藏心底,但說實話,我並沒有很喜歡這種微醺狀態,太不安全,彷彿赤裸裸站在車站中間,任人魚肉。倒是像現在一樣,倦意來襲,飄然無力的感覺,倒是跟醉酒有幾分相似。


每晚睡前我都在祈禱,希望今夜的夢美滿些,最好是讓我早晨睜眼時嘴角仍上揚的那種情節、醒來時還會留戀的夢境。


但願今夜「美夢成夢」。


作者:@王木木
關注 → 
Matters方格子Instagram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拍手支持喔~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母親的前半生》——紅磡篇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