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大拉皮儿
七彩大拉皮儿

No Asian woman in this culture can write “too much”. Indeed, no woman has ever written enough.

泡泡池

掉下来也不会摔痛的那种。
We are logically aligned but emotionally distanced. Image generated by AI

上次见面的时候她抱着我,说我知道你像什么了,你像泡泡。我有点感伤,我说泡泡,是很快就会碎的意思吗;她说不是啊,就是那种很大很大的泡泡,你会随着风飘走,变换形状,不会碎的。她停顿,又抱得更紧了一些,说,嗯,可能更像游乐场滑梯下面的泡泡池吧,就算掉下来也不会摔痛那种。我想到人们总把恋爱说成是falling,或许她是想说,我不是让人心痛的那一种。

前一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的派对上,我在努力学抛接球junggling,我说哇,那样的话我不是就有好多球可以练习了,还真开心呢。她笑。我不敢讲下去,自顾自想,可是,你大概不想在家拥有一个泡泡池吧。泡泡池不是它上面的滑梯吊索,泡泡池永远在你游乐园记忆的边角,是在需要手脚并用跋涉到第一个滑梯的时候,身体被轻质球挤压的不熟悉的触感,以及从吊索上不小心坠落那个瞬间,未曾预期的失败被五颜六色的球包装一下,就变得比较容易接受了一点。

她也是我的泡泡池。

她是理想的恋爱对象,情绪稳定,热情而耐心,目光追随我从过去到现在的一举一动,在我思虑太多的时候提醒我,也许还有另一种不必钻牛角尖的可能,也许宇宙还有另一个形状。她总是问我,这件事或者那件事带给你的感受是什么呢,我就开始说很多“我觉得”,她听完总是说,我“觉得”后面都是thinking,或者是事实,不是feeling。我绞尽脑汁,反反复复重新讲故事,才发现我描述feeling的语言有多么匮乏,简直到捉襟见肘的程度。或许并不是I don't have feelings for her——It‘s just I don't have feelings in my vocabulary。

她出现得太及时了,甚至让我觉得是上帝特意给我安排了这样一个泡泡池,让差点从和女友的关系裂缝中摔下来的我不至于再粉身碎骨一次,让我觉得总还是要对人对爱抱有希望。我太难拒绝她,像地心引力把我拖到泡泡池,可我知道那段时间我只期盼着另一段关系的修复和自己的修复——那个小孩想要缓缓精神,好再次爬上滑梯去。我深知她们不一样,但这又不可避免让我觉得悲哀,不由得想如果是我就会放弃我,何苦趟我这趟浑水呢。有段时间她总是反复问我为什么喜欢她,我说了很多理由,我说她是我见过最有爱人的能力的人,我希望她也能得到像她给出别人的爱一样的爱,即使不知道我能不能像她做得一样好,也希望能努力靠近一点,让她得到多一点。后来我发现她只是想问为什么自己对我是独一无二的。独一无二并不在我的爱情里啊,况且,每个人都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我想。但这似乎总是无法回答她的问题。于是我只好说,自我证明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多偶制又开始展现它残忍的一面,我像是刽子手,忠实地定期敲碎许多独一无二的浪漫美梦。

-她似乎给了你很多压力啊。我的咨询师和我说。

-可是,我不这样觉得。

-你已经不只一次和我说,你不想伤害她,似乎你总是想要保护她,从你自己这里。

泡泡池怎么能跳起来伤人呢。

我知道她有别的恋爱对象,我也偶尔见见别人。我们说好对对方公开去其他人家里的计划以及感情,只是我渐渐觉得力不从心,似乎这些情感的调整渐渐让两人都背负起超出对一个约会对象该付的责任。我仍旧为她的新恋情感到开心,只是一度难免悄悄对比,自知自己给不了的东西带给她的快乐大概比我能给的快乐多上许多,那种快乐就像是另一个人不由自主地带上她的口癖一样刺痛我。我仍旧喜欢抱着她,尽管抱着她的时候我也很难觉得放松,肌肤相亲的时刻我总在拷问自己能否接受自己总是需要与另一个人类的亲密,有的时候这种需求是指向性的,而有的时候它与对象无关。我也很难向她坦诚我对其他人的感情,我从来没有对谁如此这般对我的感情感到难以启齿。我似乎仍很快乐,只是在她面前我变得格外言不由衷,而我又拒绝撒谎。我知道她的其他对象只想要一对一的关系,于是说,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走了就走吧,决定权在你手里,你不会伤害到我的。她说我知道啊,你可太快乐了。这是反讽吗,还是在埋怨自己对我来说无足轻重呢,我想。我说你也很快乐,我希望你一直这么快乐。她突然见到我手上野攀时受的伤,眼里闪过心疼,摸着我的手反复问了很久这里那里还疼吗。我心里又触动了一下。上次我这样为了别人的伤口心疼是什么时候呢,我曾经为她这样心疼过吗?

最后那天我们一起喝酒,就和我们第一次一起喝酒时一样,说说笑笑,喝着喝着她就把头靠过来,只是我更熟悉地揽过她,亲了亲她的额头。起身时才发现,我们全然没留意到自己早就成了最后一桌客人,难怪服务员过来催了两次。本来说好送她回家,结果又是被她送进了地铁站。我想起第一天我们一起喝完酒,她被我送进地铁站又自己跑了出来,发现我走了,发短信来抱怨说,怎么你的车来得这么快,我还想和你多磨蹭一会儿呢。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