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鼓小河豚

浪荡儿

死亡就是去另一個自己想去的地方。

“北歐是我的死亡終站。”

因為疫情,在家很久了。往前是自己不願考慮那麼多,只有一股向前衝的勁兒。這大概率是青春期荷爾蒙的緣故.......在今年,這股勁漸漸失去後坐力,我開始意識到自己離理想的未來越來越遠,也漸漸艱難地睜開眼睛面對正視一些不得不接受的事實。

比如不知何時我會面對長輩的死亡。

外婆和爺爺的態度完全是大相徑庭的,這使我驚奇。死亡被分成兩面,外婆那一面是郁郁蔥蔥的綠色,不過是去了另一個地方;爺爺那一面是深不可測的黑色,正如他現在所處的世界,看不見,聽不見,憤怒、麻木。

外婆已經告訴母親自己的各種密碼與傾向的遺產分配,她們母女兩對於離開世界後的事宜展開了愉快的討論。大到葬禮的舉行,小到墓地位置的選擇;她想要被安葬在明亮的地方,想要在高處,她會請一位先生去看看風水...認真的樣子好像要置辦另一處舒適、安全、乾淨的新居。當母親提出,等天氣轉好,帶上她一起去看看的建議時,外婆高興得就像第二天要去郊遊。

於是我對死亡的認知從黑與白變成了:森林、樹木、綠蔭;靜謐、美麗、安靜。

回想外婆說的話,我對死亡的恐懼與憂慮一掃而光。

死亡是不過是去另一個自己想去的地方,死亡可以不聲嘶力竭,可以不悲痛欲絕,甚至可以是平靜的事。甚至可以是先做好萬全準備的事,我們不能選擇自己如何生...但面對死亡,我們擁有為數不多的、奢侈的、選擇的自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