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ay_kemonofriends
margay_kemonofriends

膜乎用户长尾虎猫

【旧膜乎搬运】HeartsofIron(钢铁雄心)的前世今生

旧膜乎乳韭文化遗产,仅作为历史文件,不具有现实意义,在此搬运存档,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者:习羊羊与灰战狼


时境变迁,转眼间过了一年,期间发生了很多。之前繁琐的记录方式已经过时,只好全盘推倒,完全重制。内容没有减少,只有添加;唯一变动的是表达方式。


钢铁雄心,是游走于膜乎、品葱与2047的知名恐怖分子之一。他的袭击手段没有太大的变动。在论坛,他开小号挖坟,并寻找论坛一切可被利用的地方;在匿名版,他洗版。他将品葱系网站视为死敌。20年5月份,他开始袭击膜乎。6月份,开始袭击品葱。11月份,袭击港湾。他更为自己的恐怖袭击自豪。20年9月份,首次创造“姨杀队”名称;10月底,在2047创建姨杀队基地。他声称姨杀队人员众多,潜伏小号上千,如果组织起来,可以暂时瘫痪品葱首页。他是反分裂的大中华主义者,视刘仲敬为比共产党更大的威胁。


钢铁雄心的称呼来源于其第一个[膜乎号](https://mohu.rocks/question/item_id-39279)(UID:6753),名称叫“HeartsofIron”,即钢铁雄心游戏的英文名。原账号已经被注销,现存的同名账号并非其本人,而是用来侮辱他的。钢铁雄心的别名还包括“摸金校尉”、“HOI”、以及“钢熊”。HeartsofIron头像是钢铁雄心游戏中非洲地区的夜间地图:

https://i.imgur.com/mL9EXwf.jpg



钢铁雄心20年7月10日前所创的所有小号见此:

[【Bio Hazard】精神疾病+心理疾病+爱支病三重患者邪恶蠢粉蛆HeartsofIron/刘秀虎与他的小号们(附早期檄文)](https://mohu.rocks/article/2113)(永久停更)

钢铁雄心大部分的疯癫发言见此:

[【典藏版】HeartsofIron发言搬运](url=https://mohu.rocks/article/3553)




**2020年**


当时的膜乎与现在有诸多不同。域名并非现在的mohu.rocks而是mohu.pincong.rocks。处理用户时的标记,“观察”、“封禁”、“替换发言”、“隐藏发言”,还未改成现在的“低端人口”、“活摘”、“电视认罪”、和“人间蒸发”。之前的管理员系统是声望制,400声望以上就是可以封人、下沉帖子的初管,1600声望以上就是可以作前台编辑的超管,而不是现在的常委、委员制。现任站长Okamisan还未继任,在位的站长是有事找大哥。诸多膜乎用户也改过名。


对于用户标记,本文将使用前者,即观察云云。膜乎的日期显示会在一定范围内随机浮动,可能往前几小时,或者往后几小时,所以实际考察中,同一天的发言可能会有不同的发布日期。另外,站长的管理操作可以不被记录,所以查管理记录不一定查得到。


一切始于4月23日。当天,钢铁雄心注册了他的第一个膜乎号HeartsofIron。这时候的他,发言正常,发帖正常,有正常讨论的欲望——只不过发言没什么节目效果罢了。他谈的几个话题:P社、b站、冲塔、乳包,都在膜乎的接受范围内。彼时的钢铁雄心,跟正常用户没有什么区别。


5月初,他开始偶尔挖坟。人少的膜乎没有习惯法,缺少管控挖坟的统一标准。经商议,管理员先后@钢铁雄心,警告了他几次,顺便下沉了坟贴,叫他下次别挖。


膜乎和品葱使用的wecenter架构在挖坟这点上与贴吧相似,首页自动按最新回复排列,一个回复就能顶起万年坟贴。


没想到他屡教不改,今天挖三个,明天挖两个,后天又挖几个。5月16日,他因挖坟被维尼笑蛤蛤标记观察,观察理由明确注明:“过时老帖不要一直挖了”。但他仍然屡教不改,甚至还另创了两个小号用来轻度挖坟。注意,此时钢铁雄心的第一号没被封禁,只是被观察。


因为挖坟而被观察,有几个选择:要么重新开始,再创个号,以后不再挖坟;要么去别的论坛,不再回膜乎;要么请求解除观察,看管理的态度。钢铁雄心选择了第三种。


5月21日,钢铁雄心注册第二个膜乎号,“P社四萌有五个”,请求解除原号的观察。如果单纯是提要求,那还可以商量,不过他非得加上这么后半句:“不解丰就开小号疯狂挖坟”。这么一威胁,直接激怒了有事找大哥,使其暴怒之下喊出:“肏你妈,还敢威胁你管理员爷爷,你号没了”,一手就封禁了这个小号。他的大号也随后被其他管理封禁。


如果是一般人,事情本该到此就告一段落了。但钢铁雄心不一样,他非得实现自己立下的目标不可。众所周知的大规模挖坟,就此开始了。在接下来的72小时内,钢铁雄心注册了120多个膜乎小号,跟管理打起了游击战。


同一天,恶习像弹簧贴出大字报:


【[乱膜分子HeartsofIron,停止你逆世界潮流、扰乱膜乎秩序、拉低全体钢丝形象的PTSD67岁小学生行为!](url=https://mohu.rocks/article/2113)】


钢铁雄心被大字报骂得狗血喷头。自此,钢铁雄心视恶习像弹簧为头号敌人,不断用各种手段骚扰他。一天后,恶习像弹簧注册了个小号“HeartsofIron司马”。


这里有个小插曲。因为钢铁雄心的小号一直被替换发言(替换成“我妈死了”),他注册了好几个诸如“管理员都是我妈”的小号,觉得只要认管理员作妈就能让膜乎的替换发言自咒己身,然而这不过是精神胜利而已。


钢铁雄心的起名风格非常专一,从早期一直到现在没有过大的变化。特征如下:

一、修改的单字或词的普遍名称,或者普遍名称的组合,没有原创性可言。(例:时光老人江泽民、赵契持、林彪、蛤主席、野兽先辈XX说)

二、高仿其他膜乎/品葱用户。(恶刁蟓弹簧、日露为霜、冇事找大哥)

三、论坛功能类名称。(神秘用户、已注销、备用匿名用户)

四、挖坟相关名称。(张起灵、盗墓笔记、洛阳铲、挖坟机)

五、膜乎或品葱相关,以及辱骂管理员。(老膜乎、膜乎死了、膜乎鹳狸猿通共、品葱蛤银特别区、头像是一个傻逼)

六、自己得瑟。(膜钢铁雄心大帝、超管钢铁雄心)

七、反美。(自由病毒死三十万)


自9月份发明“姨杀队”、10月份以姨杀队组织部正式入驻2047、11月份葱岛改革后,钢铁雄心又多了三种新起名风格:

八、辱骂刘仲敬以及姨学,以及宣传姨杀队。(姨杀队在膜乎、你姨死了、活摘刈屙痍睾丸)

九、宣传2047。(pinc0ng_org、真品葱2047点name)

十、抗议葱岛改革。(葱岛114大屠杀、勿忘十一三)


5月20日,膜乎从品葱独立,域名改变,但站点所有权仍归品葱站长。钢铁雄心小号中的“膜乎独立”是指此。


5月23日,在创了整整两天的小号后,钢铁雄心的第一号“HeartsofIron”被有事找大哥从后台注销,不再占用此ID。一旦注销,账号就不可能被恢复了。这号的文章和问题仍然被保留,发帖人成为“[已注销]”,但全部回复都已经不见踪影,消失在互联网的洪流中。HeartsofIron标签下有几篇已注销账号发的帖子,大多都是钢铁雄心的,比如:



[想找一些危险的贴吧(以名称为主),可以提供一下吗?](https://mohu.rocks/question/9211)

[B站版念诗之王的平论搬运](https://mohu.rocks/article/1958)

[膜乎有P社玩家吗?(都来报到一下)](https://mohu.rocks/question/9209)

[SS在敵境前進](https://mohu.rocks/article/2067)

[江胡说可以直球冲塔](https://mohu.rocks/question/8835)

[有没有可能在哔哩哔哩开挂,被丰后仍可发言、取消發言禁词(需要鹳狸猿主动删除)](https://mohu.rocks/question/8859)

[钢铁雄心4里AI和谈时不会吃维尔纽斯,算BUG吗](https://mohu.rocks/question/9154)




同天,在有事找大哥的[操作](https://mohu.rocks/article/item_id-12550)下,“HeartsofIron司马”改名为HeartsofIron,也就成了现存的这个号。


5月24日,除了继续挖坟之外,钢铁雄心开始[滥用](url=https://mohu.rocks/article/2113)问题的邀请功能。当时,0声望就能邀请别人答题。于是钢铁雄心疯狂邀请恶习像弹簧回答问题,意图挤爆通知栏,达到骚扰的目的。与发言不同,邀请不会在个人主页处留下记录。钢铁雄心特意精准骚扰,只同时邀请一两个管理,以至于不知情的其他管理还解封了他的号。很快,站长堵上了漏洞——新号不再能使用邀请功能。


在挖坟的同时,钢铁雄心也开始集中给粉红的帖子[点赞](https://mohu.rocks/question/9745),硬生生将负十几赞的粉红发言给顶到了正十几赞。


最早用来整合钢铁雄心相关帖子的标签是“HeartsofIron PTSD”。这个标签后来被站长删了,原因是英文语法错误。往后启用的整合标签一直是“HeartsofIron”。


根据现今的管理记录,钢铁雄心的挖坟一直持续到5月31日,往后离奇出现了6天的静默期。在此之前,小号出现的频率呈递减状态。6月6日,挖坟继续。


一旦小号数量过多,且特征单一,管理就会容易错杀,将特征类似的新用户也给封掉。例如丸介齿七,刚注册就被封了,在另一用户发帖担保后才重新解封。


在挖坟的过程中,钢铁雄心也不时通过包括但不限于简介、文章、回复等方式发表自己对挖坟的看法。他认为自己挖坟是正义之举,并称是“[膜乎先宣战的](https://mohu.rocks/article/item_id-25484)”。他还怀念老膜乎,先是通过诸如“三月四号消失了”的用户名表示对老膜乎建站时期的怀念,后来又发展成类似“伪膜乎”等对新膜乎的辱骂。在挖坟的过程中,钢铁雄心还与早已化为数据的老膜乎账号对话,好像他们仍然是活人一样。


老膜乎(mohu.club)于18年3月3日由新蛤社建站,于同年11月8日关站,但在github上留有备份。新膜乎(mohu.pincong.rocks)是品葱站长用备份数据重建的。新膜乎于19年3月15日复活,20年5月20日改域名为mohu.rocks。新膜乎仍留有老膜乎的账号和一切数据,但用户必须向站长提出取回请求,才能重新激活老账号。因为长达4个月后才被复活,老用户大量流失,所以大部分老账号都没有被取回。


老品葱(pin-cong.com)于17年建站,于18年10月30日关站。老品葱关站后,部分用户迁徙到了老膜乎。11月8日,在老膜乎被关闭的12小时前,新品葱建站,老膜乎用户迁徙到新品葱。这些变故解释了新品葱早期的用户构成。


新膜乎的用户群体和意识形态与老膜乎差异巨大。新膜乎的乳包浓度比老膜乎高很多,膜蛤浓度比老膜乎淡很多。新膜乎用户比起老膜乎更加反贼。在老膜乎,“六四学生受西方指使煽动颜色革命”是可以被接受的说法,镇压也是七分过三分功;而新膜乎用户则会强烈指责坦克压人的暴行,以及木樨地的屠杀,对中共没有任何一点好感。


钢铁雄心怀念老膜乎,怀念的就是其更偏粉红的意识形态。新膜乎支持屠支和分裂的比较多,还亲西方,这些他受不了。他后来怀念老品葱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新品葱姨学家太多,而姨学家普遍支持核平以及分裂,这点对他这个大中华主义者来说不可容忍。


钢铁雄心就这样继续挖着坟,创建着各种一眼就能识别出的小号,回答早就没有时效性的问题,与早已不存在的老膜乎用户互动。他还以停止挖坟为筹码,索取其它高声望账号的使用权,包括但不限于匿名用户和江蛤蟆是坠吼的。这是他“边打边谈判”小号的[简介](https://mohu.rocks/article/item_id-25457):


「本人是反贼,因为大号被丰所以挖坟抗议,如果解丰大号,或者把人生经验大于1000的号送给我(已停用帐号江蛤蟆是坠吼的是个不错的选择)就不再继续挖坟,否则将继续挖坟,还有可能倾向五毛」


看到这番发言,恶习像弹簧提议给钢铁雄心一个有8964声望、但实际上什么权限都没有的假账号,在他上号后就替换发言,好好气一气他。这条提议最后没被能被有事找大哥采纳。


膜乎管理员早先给过钢铁雄心好脸色。处理挖坟时,那都是先警告,屡教不改后再观察,甚至在他发出挖坟威胁的那一刻前一直都给他改正的机会。当时膜乎用户的共识是:只要钢铁雄心不再挖坟,就可以解除他第一号的观察,让他回归正常,坟贴可以全部下沉,就当没发生。然而他的挖坟威胁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自此之后,他失去了任何改正的余地。


即使被大规模挖坟骚扰,膜乎也一直在尝试说服他停止挖坟。恶习像弹簧多次发帖要钢铁雄心回归现实,Joshua给钢铁雄心[指明](https://mohu.rocks/article/2135)自行建站的出路。然而钢铁雄心没有接受膜乎友好的要求。


膜乎管理在此期间也不断讨论应该如何处理挖坟问题。新用户挖坟,该不该惩罚?怎么界定标准,挖多少个坟观察?观察多少天?这些问题一直都没有具体的答案,只能按照单案的具体情况,以及管理员的个人标准定。对于同一个用户,一个管理可能观察三天,另一个管理可能直接封禁。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考虑,钢铁雄心带给膜乎的也不全是负面影响。钢铁雄心不仅试出了膜乎的各种前端漏洞,还丰富了膜乎的文化。文豪们纷纷以钢铁雄心为题,撰写各种各样的高雅故事,还有的从其小号用户名获得灵感,提出令人发酵的问题。


6月14日,钢铁雄心盗用普京的小号“任正非”,用于挑衅以及挖坟。当时的膜乎流行了一小段时间共享账号,普京公布了任正非的密码,才被钢铁雄心滥用。


从6月20日,也就是挖坟开始的整整一个月起,钢铁雄心开始盯上姨学和品葱。他开始高仿品葱前排用户的名称。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会在品葱变本加厉地挖坟,并用各种手段躲过观察期,成为正式用户。


品葱10月份才加入“新注册用户”这个用户组,在此之前,新号一律被观察。从19年起,品葱就一直实行着“新用户观察”制:新号一律被标记观察,直到有足够的互动,以至于能让管理员相信不是脚本号,才能成为正式用户。新注册用户成为正式用户的流程跟这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名称。


钢铁雄心的发言很好辨认,但并非每个品葱管理都见过他。他的某些小号潜伏了数个月,直到被他用来捣乱,才遭到封禁。例如“葱塔”这个号,他20年8月份注册,21年3月份用来宣传2047。更有例如“拜北京”,20年12月注册,成为正式用户,21年1月[发文自曝](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8090)为2047卧底,文章下面一大列小号给自己捧场。


6月26日,钢铁雄心到改版前的葱岛洗版,刷屏二十余条。当时的葱岛还可以用来代传图片至imgur,背景色也是米黄而非中性紫。


在6月到8月间,有多个自干五到膜乎发长文挑事,号称理性讨论,却无非是质疑民主、挺中共的经济、赞扬毛泽东、反对反华分子以及分裂分子、以及反对西方。部分管理认为那些也是钢铁雄心的小号,但那些自干五的发言风格和钢铁雄心的有很大不同。


据恶习像弹簧统计,直到7月10日,钢铁雄心共在膜乎注册小号388个、品葱22个。


7月13日,派乐迪(parody,戏仿)小号“钢铁雄心”被注册,用于辱钢铁雄心。为防止被误封,此号特意将“注意:本账号是Parody,请手下留情”写在简介上。钢铁雄心见此,也将同样的简介写在挖坟小号上,试图“免疫”封禁,却被某用户匿名[揭穿](https://mohu.rocks/question/10840]。


8月4日,钢铁雄心注册“膜乎消灭伪品葱”,一如既往被膜乎管理员快速消灭。这是他第一次使用“伪膜乎”、“伪品葱”句式,以后会用得越来越频繁。


8月16日,817蛤诞前夕,钢铁雄心注册“回到2049”,开始第一轮渗透测试。b站up主“回到2049”经常在视频中偷偷膜蛤。在创号当天,钢铁雄心就重发了曾经用第一号发过的内容(b站念诗之王评论备份),被习羊羊与灰战狼看穿后删帖。因为没有挖坟,该小号存活3个月,直到11月22日因为赞踩记录(乱踩富平衣逼)被坐实为小号,才遭到封禁。


钢铁雄心的回复中,大都是不过脑子的短评(比如“乳了”、“长者比习包子高到不知道哪里去”),再就是梁家河借阅室(mohu.rocks/kb)内容的魔改。


替换发言时,替换来的就是梁家河借阅室的内容,一般为“我妈死了”再加上一些短巧的、以性交、排泄物为题的乳包段子,用于惩罚、羞辱入侵膜乎的粉红、战狼以及小号海。钢铁雄心将段子中的“习近平”改为“伪膜乎”或者膜乎管理ID,试图借此羞辱管理。


越是活跃的管理,越容易被钢铁雄心造高仿小号。谁封他,他就模仿谁的用户名建小号。因为恶习像弹簧封了他大堆小号,又拉了他小号海的[清单](https://mohu.rocks/article/2113),还直接指着他大骂,他就把恶习像弹簧当成了他的头号敌人,找寻一切可能的时机骚扰。


钢铁雄心继续挖着坟,创号频率也逐渐降低,但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他将挖坟重心渐渐转移到了品葱。


钢铁雄心也没少在葱岛洗版。在6月26日的小型洗版后,他成了葱岛的常驻民之一。也是在这里,他受到了反姨皇汉的影响,为以后建立姨杀队埋下了种子。


葱岛(h.pincong.rocks)本来是用来代传图片的工具,原名葱2,可以用来传不大于1MB的图片到imgur。因为imgur禁止tor上传图片,而葱2可以从tor代传,所以它很有效地帮助了品葱/膜乎用户提高匿名性。它的排版一直没变过,一直在用匿名版的架构,只不过没人把它当匿名版用,没人在里面聊天,只是把它当图片的中转站。使用它并不需要登录。


一切照常,直到7月20日。这一天,膜乎某用户匿名发文,称葱2现在的用法是暴殄天物,用作匿名版才对。


葱2从此一天不得安宁,来自互联网各处的人马,包括钢铁雄心,纷纷涌进葱2洗版。人人都能贴大字报,人人都可能上榜——品葱和膜乎的头部用户被批了个遍。还有些用户把葱岛当成发言备份库,把膜乎和品葱的发言连带截图全给搬了过去。其它匿名版如k岛开始与葱2互相乱搬发言和文章。短短几天后,葱2就被设了一系列敏感词,图片上传功能也被关闭。


在起初贴大字报的热度过后,葱2改名成了葱岛,成了反姨先锋区。有人从品葱截取一段姨学家的回答,反姨斗士会立刻前来骂发言者,以及发言者背后的刘仲敬。“诸夏”、“姨学”在葱岛成了被人人唾弃的词汇,刘仲敬的思想也被批成了屎,最活跃的姨学家killreddragon更是成了第一唾骂对象。


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配合上自己的大中华主义立场,钢铁雄心坚定了自己的反姨信念。他开始改编品葱知识库(pincong.rocks/kb),将“共产党”换成“品葱”,“中国”换成“诸夏”,将“习近平”换成品葱管理员的名称等;他也以同样的方式改编膜乎梁家河借阅室,将“我妈死了”改成“你姨死了”,将“习近平”改成“刘仲敬”等,然后把改编完成的派乐迪版本发到葱岛,用来“启蒙”他人。经过一番[url=https://mohu.rocks/article/item_id-27545]选择[/url],他命名改编版的品葱知识库为“钢葱知识库”。


品葱知识库装着品葱中回答的精华,但其本身只有管理员才能查看、编辑。替换发言时,替换来的就是品葱知识库的内容。这跟梁家河借阅室的功能一样。品葱有许多五毛号被替换发言。通过这类号,钢铁雄心找到了品葱知识库的内容。


葛亦民也活跃于葱岛,他的《神经》被大篇大篇地复制了过去。葛花们,也就是葛亦民的粉丝们,一边不断大呼“葛神至大”,一边跟着骂刘仲敬。钢铁雄心遂将其改编成“阿姨至大”,这句话后来也成了他经常复制粘贴的名言之一。他还因为说出“膜钢铁雄心,辱葛亦民”之类的话跟部分葛花发生了冲突,自此也开始辱葛亦民。


9月份,钢铁雄心制造出由膜乎精品文《习灭之刃》片段改编来的《姨灭之刃》。


改编完成后不久,钢铁雄心在葱岛建立“姨杀队”,称目标是“剿灭姨匪”。姨杀队名称取自鬼灭之刃的鬼杀队。自此,钢铁雄心开始自说自话,装出不同的角色来,还用用户名边的各种括号给自己营造出一种“重要用户”的感觉。他发明出了两个角色:“姨杀队:钢铁雄心”和“姨杀队:富钢义勇”,自说自话,还发明其它一次性角色,以此来展示姨杀队的壮大。“十二姨匪”则是品葱的最高管理和小编。


在成立姨杀队之后,钢铁雄心在品葱坟贴中到处复制这篇姨灭之刃,边挖坟边宣传姨杀队。


复制姨灭之刃的小号一经发现就会被隐藏发言,按理说并不会污染版面。然而品葱站长在20年11月左右注销了一大批被封的小号,包括许多复制过姨灭之刃的,却没隐藏这些小号的回复。wecenter系统中,如果在注销时选择保留发言,被注销的账号会显示所有曾经的发言,包括主帖和回复,即使被注销前处于隐藏发言的状态。这么一来,品葱的许多老帖中残留着姨灭之刃,严重污染版面。


钢铁雄心还特别卖力地在品葱宣传2047以及pincong.org,2047的副域名。


9月26-27日,2047站长thphd将老品葱守则作为2047的删封标准,用admin账号发布“对葱宣传手册”,29日注册pincong.org域名。钢铁雄心认定2047为老品葱的正统继承,自此开始不择手段地宣传“真品葱继承”,号召姨杀队打击“伪品葱”。他被封掉的小号中,有一大批在用户名中包含2047或pincong.org的形近字(二_零_四_七论坛、pinc0ngorg)。


2047站长对此知情,甚至暗中支持这种宣传,称只要钢铁雄心不闹2047,就只是狗咬狗,没太多管的必要。因此,有声音认为thphd就是现在一直在活动的钢铁雄心,套着钢铁雄心的名宣传2047,而最早挖坟的那个早就不在了。


9月29日,钢铁雄心注册2047第一号“品葱”(UID:5366)。


面对钢铁雄心的小号海,品葱站长当然没有干愣着。他早已提前把2047.name和pincong.org设成了敏感词,直接替换成“(钓鱼网站已屏蔽)”,带括号。


8月份左右,愛吃蔥油餅的瑤瑤在个人水楼内宣传刚建站没多久的2047,想要拉人过去。品葱站长当然不乐意,就此将2047.name和terminusnemheqvy.onion(2047的最初版洋葱地址)设为敏感词,先是“untrusted website”,后是“untrusted fake 2049bbs”,最后才改成了现在通用的“(钓鱼网站已屏蔽)”。


后来,在钢铁雄心进攻港湾、发布简介中带有2047链接的港湾账号的主页链接后,也将这些“代理钓鱼链接”设成了敏感词。


但pincong.org这个敏感词有一点问题。品葱有三个置顶帖,其中一个用来挂钓鱼网站的链接,警告用户不要前往。可是,一旦将pincong.org设为敏感词,它就没法在置顶贴中显示,也会跟着被替换,就起不到警告的效果。弄来弄去,品葱站长最后决定不设它的敏感词,只要依赖“来一个封一个”的策略就够了。


10月31日,钢铁雄心宣布在2047创建姨杀队基地。


11月3日,葱岛改革,从长达近四个月的无政府状态转为有政府。品葱站长直接删除了9月14日到当天的全部发言,又提前招募了数十名葱岛管理员,开始清扫葱岛中所有的有害信息。葱岛又一次短暂成为了大字报的风水宝地,骂谁都可以,不过唾骂品葱用户的一律删光。敏感词规则严了很多:改革前,敏感词会被替换成***;改革后,一旦检测到哪怕一个敏感词,发言都会被整体替换。这使得测试敏感词难了许多。为了防刷屏,发言的标准也高了许多。改革前,葱岛可以直接发言;改革后,如果未登录品葱号,必须先填好hcaptcha才行。发言长度也有更严的限制。


膜乎的观葱者网同天发布娱乐性质的记叙文,将葱岛改革对比六四,将品葱比作解放军,称葱岛发生血腥镇压。事实证明此文煽动性极强。钢铁雄心和kill_ccp在下方匿名留言,表示将死斗品葱,发出“勿忘一一四”的呼喊,遂前往葱岛洗版刷屏。kill_ccp最后被揪出,品葱账号被封。钢铁雄心则在刷版后注册一系列怀念葱岛小号,用户名多是“葱岛114大屠杀”、“勿忘十一三”其类。


还是11月3日。钢铁雄心洗版港湾(bay.pincong.rocks),创建大量小号,在2047炫耀、庆祝,称“俺们姨杀队已经占领港湾”。钢铁雄心在葱岛注册了“姨杀队”、“钢铁雄心”等号,毫不掩饰自己的占领,甚至互相点赞,将前者刷到了1000声望,刷上了榜首。他还疯狂点踩,把正常发言的用户都给踩成了负赞,用户页赞数和威望数成了一片负,少的负十几,多的负几百,发言最多的Tashkent被踩到垫底。


港湾是品葱在20年5月为基督徒开设的宗教专区,但也对其它宗教开放。开设初期,港湾管理信心满满,认为能在一个月内集齐3000用户,担心的都是“人多了后怎么管理”的问题,毫未考虑“怎么提高知名度”。结果,港湾直到关站也没能凑齐200用户,如果减去钢铁雄心的小号,连100都不到。就是这样一个不知名的小站,被钢铁雄心盯上了。


在11月3日到12日之间,钢铁雄心创建了92个小号大规模洗版。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小号的收赞记录非常混乱:上面是成堆的赞,往里翻是成堆的踩,再往里翻又是成堆的赞,循环往复。这个特征似乎指向另一个解释——港湾有两拨人刷屏,其中一拨故意模仿成钢铁雄心。这又可以延伸出一种新叙事——现在的钢铁雄心并非最开始的那位,现在的不过是冒用钢铁雄心的名声捣乱而已。


11月12日,港湾封掉了所有捣乱的小号,之后关闭注册。几个月后,禁止看帖。现今的港湾成了什么也不能干的鬼站。


钢铁雄心的港湾小号仅仅是被封禁,所以头像和简介仍被保留。被封禁前,钢铁雄心在其“姨杀队”的简介里添上了2047.name和pincong.org两串链接。日后在品葱开小号挖坟,为了规避敏感词,他直接发这个账号的主页(也就是上文提到的“代理钓鱼链接”),以至于品葱站长把这个主页的链接也加入敏感词。后来,在港湾,简介中提到2047的账号主页统统无法被访问,显示1020错误。


港湾没法挖了,钢铁雄心就继续在膜乎和品葱挖坟,时不时去葱岛刷屏。


钢铁雄心还钻验证码的空子,让自己成为辅助功能用户,这样就不用做hcaptcha验证码。验证完了,他就,据他自己所说,能“于法轮功vpn的掩护下”在葱岛高速刷屏。但钢铁雄心也说这东西对tor无效,称“要刷品葱小号还得手动注册”。


从11月起,钢铁雄心开始在恶俗狗维基活动。他在品葱和膜乎条目下大篇复制“钢葱知识库”的内容,称“伪膜乎”、“伪品葱”,顺便宣传pincong.org,受狗维编辑赏识。编辑认为自己找到了个宝,觉得钢铁雄心是知识水平足够、了解大量内幕的反葱反膜反恶俗人士,也因为编辑觉得钢葱知识库内容翔实、逻辑思维精密,最后没过多久就被钢铁雄心忽悠瘸了。很快,恶俗狗维基就把“姨杀队攻打姨葱,用户竟挖坟相助”挂在了膜乎和品葱的维基主板上,当成正史,当成对膜乎和品葱威风的大杀器。


12月间,他在膜乎的挖坟有所收敛,但品葱的坟他一直在挖,而且有变本加厉的趋势。根据膜乎管理记录,他12月份的小号海比起前几月显著减少。



**2021年**


1-3月,钢铁雄心的主战场转移到了品葱。他在品葱继续宣传2047、宣传姨杀队、继续挖坟,不断高仿管理员的用户名和头像,主要骚扰恶习像弹簧、一只鹿兒和killreddragon。钢铁雄心多次使用“一直撸儿”、“吸红屌”等对管理员的野蛮称呼。他偶尔也回膜乎继续捣乱,“伪膜乎”、“伪品葱”成了他的常用词。有的时候,钢铁雄心会用起早几个月注册的潜伏小号。


钢铁雄心的高仿号经常被原主封掉。他高仿killreddragon的小号有一大半都被killreddragon本人亲自封掉,封完之后标记:“恐怖支豚”或者“支那贱畜”。似乎钢铁雄心比较介意被叫支那人,以至于他后来特意多次表示自己是蒙古人,而不是支那人。


钢铁雄心还不断高仿刘仲敬,创建类似“刘仲敬在品葱”、“刘阿姨official”小号,并模仿姨学家发言。很多时候,他故意走极端,刚注册就喊着要屠支,很容易辨认。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钢铁雄心发明出了“大姨屎”、“姨斯兰国”、“DAYISH”这样的称号,并广泛利用在膜乎和品葱上。他称品葱为“大姨屎烂国”,称膜乎为“姨死烂国mohu省”。


2月18日,钢铁雄心注册膜乎号“肏哭刘仲敬”,开始第二轮渗透测试。这个账号比“回到2049”更加活跃,互动频繁,但发言风格一点没变,只是回答比之前长了一点。他的简介恶搞一只鹿儿、懦夫斯基和刘仲敬,用的还是之前那套改单字的方法(例:从懦夫斯基改成糯腐饲鸡)。


肏哭刘仲敬从4月初才开始正式活动。他不时恶搞下品葱(虽然仍是没什么节目效果),在无关问题下提到2047,打擦边球,达到宣传2047的目的。6月25日才被查出真身、替换发言。在被封禁前,有两件事值得被关注。


第一件就是这个号的赞踩。钢铁雄心,自开始挖坟的那一刻,就喜欢给18年的老帖点赞。不管是20年5月的小号海,还是上面提到的回到2049,都是这样。这个号同样给18年的老帖和老回复点了大量的赞。


赞说完,说说踩。肏哭刘仲敬在5月23、28日左右乱踩献忠和浪树人,借口是他们支黑反华。他遭到了点踩回击,自己又踩回去。5月28日,肏哭刘仲敬被彭丽媛标记观察,称“乱点踩差不多得了”。经过三天改正期后,观察才被解除。


第二件事就是网警盗号。5月30日,肏哭刘仲敬突然在主页发了大量无意义帖子,大幅度污染首页,当场被铁木真标记观察、伏拉夫封禁、彭丽媛替换发言、天降伟人吸精瓶隐藏发言。这么一处理,本来应该到头了,潜伏好久的小号也除掉了,皆大欢喜。


没想到,肏哭刘仲敬开了个小号,声称那些内容是网警发的,自己被网警盗号。这个说法还真说服了彭丽媛,因为两三天前,肏哭刘仲敬曾多次在小池塘(膜乎聊天版)表示担心,说怀疑自己被网警盯上了。彭丽媛解封了肏哭刘仲敬,叫他自己登录上去清扫帖子。他也很积极地把那些无意义帖子都给删了。献忠等用户当场指出事情的疑点,最明显的是:为什么网警盗号后没有改密码?肏哭刘仲敬没有当场给出答案,其他用户暂时也没有继续追究。


时间来到6月25日。肏哭刘仲敬突然被替换发言。一位管理匿名说“通过统计学”推断出这是钢铁雄心,给出的实锤证据是无端增加的几个类似“pincong.org/u/1”的标签。根据他给出的[url=https://web.archive.org/web/20210626142402/https://www.mohu.rocks/topic/channel-hot]快照[/url],这些标签是6月25日新建的。而根据标签管理记录,这些标签是肏哭刘仲敬添加的。


除此之外,即使网警盗号说成立,盗号后没改密码仍是最大的疑点。如果网警盗号说不成立,那么肏哭刘仲敬就是在撒谎,就从来没被盗号过,也就是说那些倒在首页的无意义垃圾贴都是他亲自发的。


凭这两点,已经远远满足封号的标准了。看到又一个钢铁雄心的小号被揪出来,膜乎用户们很是高兴。


6月20日,钢铁雄心再次开始大规模挖坟。为防捣乱,膜乎对用户名设置了诸多保留字,包括“姨”、“杀”以及其所有的形近字,以及“膜乎”等,所以钢铁雄心尝试用各种方法规避保留字,包括但不限于将“膜”拆分成“月莫”、用“yi”指代“姨”等。他还趁机宣传2047,用户名包括各种“2047”以及“pincong.org”的变体。


21年上半年,膜乎遭遇一系列机器人小号袭击。这些小号专门复制特定几篇批判美帝国主义、纽约时报、大纪元、闫丽梦、郭文贵、班农等刊物或人的文章,把它们发到首页,有时候还是机翻英文版,翻译程度烂到把新冠译成“new crown”。同时涌来的还有零星的五毛。6月12日,白露为霜发文怒骂干扰膜乎秩序的小号,反响非常好。6月20日,在挖坟的同时,钢铁雄心不断给此文章以及下面的评论刷赞,以至于此文章在三周内猛升到了100赞。


钢铁雄心不止挖坟,还专门污染首页,疯狂在问题讨论处以及文章中粘贴姨灭之刃和姨斯兰国简介,或者“姨杀队万岁”这样的口号。虽然有注册频率限制,他还是在三周内注册了近100个小号。


7月初,膜乎新添两个敏感词:“2047”替换为“释放编程随想”,“HOI”替换为“净网志愿者协会”。


钢铁雄心从未真正停止捣乱过。自21年4月起,他在品葱和膜乎的捣乱痕迹大幅减少,但仍注册零星几个小号挖坟喷人。


他在2047辱姨辱葱,随性回复几个正经讨论,还创了一堆小号给自己的帖子点赞、捧场,一个人在那得瑟。


在4月29日,也就是蒹葭苍苍一周年纪念日,他口出狂言,准备联合其他姨杀队队员花一年的时间创近8000小号,用来在两周年纪念日大规模挖坟、“橄榄姨韭”。


他视刘仲敬为死敌,视西方为敌人,在茶餐厅(2047聊天版)不停炫耀自己挖坟的光辉战绩。


他还尝试说服天神九頭鳥和虫文门也加入姨杀队,说服葛花A等用户跟他一起去葱岛洗版。


其他用户对钢铁雄心没什么好感,但2047站长thphd允许他继续炫耀、宣传,认为只要不在2047捣乱就没有管的必要。站外,许多用户对thphd的做法口诛笔伐,称他“养了个贱畜,早晚会被反噬”。


钢铁雄心还去过其它匿名版捣乱。4月,他跑到k岛(kukuku.uk),宣传他的姨杀队,要大家跟着他一起“橄榄伪品葱”,还用“姨斯兰国”等为主题改编了更多钢葱知识库,复制粘贴到k岛。k岛用户对其有诸多不满。


甚至阿姨学词典(auntology.fandom.com)中也有钢铁雄心的身影。不知哪个用户创建了“姨杀队”条目,里面只有五个字:“姨匪的敌人”。


钢铁雄心称自己在膜乎、品葱和港湾先后手动注册了一千多个小号,比起支字头,19年初在品葱用脚本刷了400个小号的恐怖分子,更加厉害,更配得“恐怖分子”的头衔。他对自己的挖坟和骚扰沾沾自喜,甚至到处拉人加入他的姨杀队,一起去打倒他眼里的伪膜乎和伪品葱。实际上,钢铁雄心所谓“不断壮大”的姨杀队到底有没有一个以上的成员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只看文风,他所谓的姨杀队成员全部是他自己搞出来的小号。


这就是钢铁雄心的前世今生。就因为膜乎管理员标记的一个观察,他开始了到现在为止长达十四个月的恐怖袭击,不断创建小号挖坟、捣乱。他从捣乱中找到了乐子,建立了根本没人的姨杀队,仿佛找到了某种“橄榄品葱”、“打倒诸夏”的使命感,沉迷于自己的宏大叙事之中。钢铁雄心现在挖坟的目标也早已不是抗议封号,而是打击刘仲敬和反华分子,或者宣传“品葱正统”,仿佛创建几个小号就能左右舆论一样。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