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方

@jarieme

一月

暫時還不能確定自己的心意只看著天色漸晚城中的美好景緻茫茫然的感應著生活的遲疑的空曠與寧靜──靜默的河流輕舉著船暫時還沒有可靠的風向告訴我一切的答案更冷的時節裡,一些花草更確定的生長但是一月,我夢見那片荒蕪的樹林許多過往的人群,匍匐在地清醒之後卻只有草率的痕跡飢餓的烏鴉無比安靜在下一座山頭靜靜的看著聽著我唸出怎樣嘶啞的歌

十二月

把彆扭的心意寫成一首不著調的歌一邊顫抖著靈魂一邊唱十二月,命運的海岸線可以是一條恰好的走廊比較好的人輪番走過只有剛好的人會留下來時間指引著鳥群去他們該去的方向十二月,我的心思是靜謐的一片樹葉所有的脈絡都在低聲的祝福願所有迷茫與清醒的人終將安穩懷抱著自己心甘情願的答案

十一月

十一月,多夢的夜晚雲的邊緣沾染了一些火焰有鳥群悄聲飄過我是遠方沉眠的山歌在恰當的時刻醒過來幽靈的腳印是一種嶄新的舞蹈十一月,石頭顯得有些潮濕風來了冬日的花隱隱發芽十一月,密集的霧中透露著清楚與燦爛順著河走在崎嶇的日子邊緣成為一朵透明而且飛行的水花

立冬

他們說冬天已經來了今天,我浸泡在虛無的海洋裡我確定自己看見波浪之間有一些模糊的概念正在滋長他們說冬天已經來了我蹲坐在無名的海岸迎接北風透明的碎玻璃流淌在我身上那些傷痕像是你看著我的模樣他們悄聲說著冬天已經來了我的心眷養過霧你曾裸足自那裡穿過你帶走了部分的我,毫髮無傷與你一同生活,...

20231101

時間沒有立場,沒有觀點,它就伴隨著事件一路向前,我不確定它是否在重複,但它遲早會貫穿我的一生,我的死因可能在我尚未出生前就已注定,甚至在我的祖輩出生之前就是確定了的。於是我的悲歡,都是註定的,時間有如神明,它悄聲編排著一切,然後旁觀,它就是想要看見我的掙扎,我的無助,我的迷茫,同...

十月

十月,是日落的時候我停駐在小巷看著陌生的花它冷淡,無味而且好看遠處傳來野狗的叫嚷我的靈魂沒來由的動搖著悲傷十月,是別離的季節來去匆匆的人與車對於陌生的我看也不看我與世界之間被透明的鴻溝切碎我不敢走也不願意離開十月,我是城市新生的地縛靈假想有那樣一個人溫柔的為我點起一炷香

20231027

日記

真話

我只要這樣庸俗的活著沒有道理不說原因反正本來我就沒有決定要來到這裡

死活

他還活著,但在他愛的人心中,他很早以前就已經死了,如今的他只是一個悲哀的魁儡,滿面愁容,雙肩微垂,彷彿無時無刻都在承擔著虛無中衍生出來的痛苦,沒有人會想跟這樣的人交往。他身軀肥大,自認為是一個作家,但他的作品永遠都與現實脫節,他根本不明白觀眾真正想要看的是什麼,他所認知的作品,在外人看來不過盡是一些粗糙濫製的仿造品。

死心

死心

都是我的錯

都是我的錯

九月

我的慾望在那裡意料之外的整齊

八月

我不知道該如何向你告別所以就先這樣和你約定

七月的風不停

向我的心襲捲

確實

我確實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人

七月

窗外的時間與我一樣想要

下刀

下刀時要注意的是,要以刀的中心點當切入點,那是刀子最鋒利的地方,先以中心點向前延伸,然後向後果斷拉開

六月

某事正要發生

留下一句:「他覺得這個世界瘋了。他覺得自己也是。

我是誰-4

我是一個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