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方

飲光度日 https://www.instagram.com/drink_thelight/ https://drinkthelight.blogspot.com/ 歡迎交流!

旨意

「沒道理要站著。」

「沒道理要站著。」這樣的念頭一在他的腦海中響起,他就再也找不到站起來走動的理由了。因為站行的意義已經完全的消失,而附近所有的人類也非常同意他。這像是一種集體催眠,或一種集體的荒廢活動。荒廢意志,肉體,信念,以及自我和群體。沒道理要站著,他們一開始爬行的時候,在那周圍曾經短暫的陷入恐慌,但很快事情就翻轉了,他們轉而一起質疑那些仍然站著的人,不知道為什麼,身在異常之中,正常的,就不正常了。他們沒有思考太多,他們奉行著「旨意」。


第一個開始爬行的,聽見那旨意的人,不可抑止的感覺自己在幼時就有不被眾人理解的,原始的偉大,他知道自己的使命是崇高而不可抗拒的。他想要那些仍在行走的、固執己見的人明白什麼是正義,不是透過各種輿論攻擊,依靠權力或身分去行使,而是讓他們親身感覺那「生命之源」去感覺「旨意」的偉大,他知道自己已經給予世界一個嶄新的和平模式,一個不會被打破的平衡,一種過濾悲哀和苦痛的信念。一個完整自我與整體的新方法。


「那個神一般的想法拯救了我(們)的疲憊。」參加活動的人們集體躺在地上,在各種媒體上宣揚理念,這本該被制止的荒唐行為不斷的被擴大、翻譯、傳播。但沒過多久,幾乎「所有」的人類都覺得自己正在進行一種心靈和肉體上的「進化」,而全世界的政府彷彿也接收到了那「旨意」,沒有任何人反對,全世界就通過了一個提案──此後,萬物生而爬行,時刻感受故鄉以及異國的生命之源──這種玄之又玄的理念,順暢的經過宗教、幫會以及各種團體的推廣。沒有人質疑這條荒謬的規則,世界就這樣,被一個想法說服了。每個人、每個生物都逐漸陷入了這場和平的夢。沒有人抗爭,沒有人議論,大家都覺得自己是這個偉大創舉的最重要的一部分。


這種意志輕而易舉的征服了這個星球,每個人都覺得這是合理的,是一種常識,人本來就是這樣行動的。他們甚至開始質疑過去的人類為什麼不使用這種方式,行走是多麼落後而且原始的,野蠻的行為啊,爬行的人們感覺自己生對了時代,他們在進化,他們成為了新人類。他們爬在地上,累了就捲縮起來,有如蟲屍。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世界因為這個突然降臨的旨意,迎來了一個最和平,最沒有紛爭的時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