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方

飲光度日 https://www.instagram.com/drink_thelight/ https://drinkthelight.blogspot.com/ 歡迎交流與各種合作 只會寫詩,其他都不太在行

承認

我叫阿楚,清楚的楚

我叫阿楚,清楚的楚,我必須要告訴你一件事,不管你是誰,我反正是必須說出來的,我必須承認,坦白或告解──反正我必須告訴誰,或者什麼,一些事情,但我又不想說得太多,我怕全說出來之後,我就什麼都沒有了,包括我的命。

首先是時間,時間很重要,我不想在這上面造假,但是我也不是很確定那件事發生時的時間,怎麼說呢,兩個月前,反正大概是那個時間,我聽到一個難聽的聲音,他說「他總是習慣性地以為這個世界非黑即白」那時候我心裡還想是誰啊,聲音沙啞又難聽,下一句話就又在我耳邊響起「喜歡仗勢欺人,待人刻薄又沒有同情心」那時我大聲的吼著,我想蓋過那個莫名其妙的聲音,然後他說:「動不動就喜歡大吼大叫」我真的是受不了了,我他媽的,就立刻去看了醫生,醫生說,我是精神壓力過大,我信了,我他媽的按時吃藥,遵守醫生給我的建議。

事情在一個多月內都運作正常,但今天,操他媽的,我的藥才剛吃下去,我就聽到了「因為一些巧合,或者意外,這或許是他人生中最聽話的時候,畢竟像他那麼神經質的人,最喜歡的就是崇拜權威」那個難聽的聲音又出現了,我立刻抓住我旁邊的路人,問他有沒有聽到,那個路人嚇壞了,簡直把我心裡的表情完全表演出來了,我想逃走,可是我能去哪裡,我不知道,那個聲音輕輕地說著:「現實就快要逼瘋他了,他不知道他能逃去哪裡,他懦弱,擅長表演,還留有一些天真,活了那麼久了,卻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甚麼樣的人。」

我是阿楚,清楚的楚,我發現我可能必須要承認一件事情,那個聲音是對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