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方
容方

一個作家,偶爾寫詩,希望我的文章對你有幫助 https://www.instagram.com/drink_thelight/ https://drinkthelight.blogspot.com/ https://vocus.cc/user/@Drinkthelight

寫作的初衷-4

我寫作的初衷是什麼呢?

我寫作的初衷是什麼呢?我持續地問自己,給出答案,然後又否定。我曾經時刻活在負面情緒之中,對於自己恆久不滅的病痛感覺到恨,除了專注在自己身上的痛苦之外,我做不成任何一件有用的事,我其實仍然無法想像,如果有其他的人能夠同理我該是怎樣的感受──存於我腦中的神經痛,在睡著之前、睡夢中,直到醒來都不間斷的感知到痛苦,我覺得那就像是,有一隻有四隻腳的蛇,希望其他沒有長腳的蛇,能夠好好的理解長出四隻腳是什麼情況。

我憑空得到了這樣一個無用的感知器,除了痛和容易分心之外,也很容易感覺到疲勞和倦怠,當然,此刻的我倒是享受了這段漫長痛苦帶來的隱性的便利,一個非常私人,獨特的主題,我人生神聖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寫作的初衷確實和這段經歷有關,那麼,還有更多嗎?我的作品因此而充滿了負面情緒,那是從前的我對世界發出的求救訊號,自覺隱晦而且膚淺,直到我聽到了一句話,我反覆地說過,在很多地方,或者是對自己說:「你能和你自己和平相處嗎?」

這句話給了我人生第二次震撼以及覺醒。我可以嗎?聽到這句話的同時,其實我知道自己的答案,絕對是不可以。闡述自身持續感受的痛苦並不是什麼很好的經驗,但因為我有這樣的經歷,我明白,即使是面無表情的人,他的身體或者內心也可能正在遭受極大的痛苦。這種理解使我寫出我自己很滿意的作品:

倖存

我走路,在風大的夜裡
在悶極了的日子中,走著
揣摩往事,憋著未來
我遲遲不敢宣布──在那麼多
悲傷的物種之中我是個幸運的人──我還活著但是
我的靈魂片刻不停四處張望,渴望,欲望的
想找到一個和我相似的人,
我想說,我也想聽見:
「我認識你,在那麼多悲傷的物種之中你和我一樣
你也是倖存的那一個。」

我寫作的初衷是什麼?一開始是需要抒發自己的情感,因為難以形容的痛苦而過分壓抑的自我恰好的遇到一種,適合我自己的方式,所以我就開始寫了,而且越寫越自滿,直到我參加的所有投稿都完全落空,我才知道自己原來並沒有多少本事。

後來我持續地寫,是因為我想尋求認同,或者不認同,我想得到別人的意見,卻不知道怎麼開始。而且我又是一個恐懼社交的人──在那同時我理解了寫好文章,有好作品的人,不會永遠等於一個好人,或者一個適合交往的人,我就是那種不適合交往的人(雖然還沒有所謂的代表作品)。主題有些偏離了,總之,我寫是為了更加認識自己,知道自己的痛苦,並且接受它的存在。重點就在於接受。

我把這些思考分享出來,是因為我想假設一件事情,如果有任何人,即便只有一個,能從我寫的這些事情裡面,得到感悟,或者想真正的去思考一些問題,那麼我的人生也算是為別人創造了一些價值,多了一些意義。

只要我還活著,我就會持續地寫下去,如今我寫作的目的,是希望能夠做出提醒,我們應該要學會認識自己,問問自己什麼是自己的使命,學著感謝今天發生的事,還有學著和自己和平相處,這會是我未來持續進行的主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