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方
容方

我是一個復讀機,希望至少是看起來比較認真的那種。 https://linktr.ee/jarieme

我是誰-1

我是誰?我想做的是什麼?

我是誰?我是一個廚師。或者說,餐飲服務業的從業人員,我上班時需要處理的事情並不多,使用公司提供的器具煮飯、將食材照公司規定擺放在提供給客人的碗盤之中,並將它送到客人的桌上。與其說我是廚師,不如說我只是一個工具人,在我工作的時候,需要思考和顧慮的事情並不多,我所需要做的,僅僅是將食物放好,送出去而已。

我是一個工具人。我不需要思考菜單,不用顧慮食材的季節性和他們彼此的搭配,不必在乎成本,我最多需要預測今天上門的客人有多少,會消耗多少飯──但那其實非常的固定,如果你轉換店面的話,需要的只是將計算的公式稍作調整即可,即使今天的客人和昨天以及明天的都不一樣,但每天的營業額事實上並沒有多少落差,彷彿店面和宇宙達成了某種約定。這是我在接觸餐飲業後才發現的事情。諸如此類的事情還有,某個區域的某些食品特別熱賣,甚至在某些時刻只賣出一種商品,彷彿來這間店的客人都約定好了似的。

這份工作對我而言僅僅是一份工作,談不上喜歡或者討厭,應徵它的原因是離家近,還有薪資在餐飲業內不差。我不確定自己在別人的標準中是怎麼樣的人,我只是盡我所能地做到自認為的最好。
我不能準確的判斷自己的能力在他人的標準下是什麼模樣,因為我認為這只是一份工作,我很少和別人打交道,我只做我認為自己該做的事情,並且,我希望自己是可以進步的,於是我花時間為所有的工作流程寫了一個自己的版本,以此為本來求問比我更早進來公司的人,我是否有哪些需要改進的地方,我得到的答案是我還不夠細心,動作不夠快。我真的很感激這樣的反饋,因為這能讓我進步。我的進步當然只是為了更好的薪水和福利,還有我應當負的更多責任。

嚴格說來,我認為餐飲業完全不是一份好工作,上班時間極長,只要有上班,你至少會在店內待上九個小時以上,在供餐時有極多的小事需要同時照顧到,餐期時的頻繁點單和客製化的特殊點單,在這種自顧不暇時,其他位置的同仁若因故未到,甚至會有一個人做兩三個人份的工作量的情況發生,而且這並不是偶爾發生的。重複勞作,悶熱環境,頻繁走動,雜亂點單,暴躁的同事和幹部,各式各樣奇怪的客人,在這裡工作你需要可以分心,或者說任務切換,因為一次要注意的事情太多了,每一天可能發生的事情也太多了。

我很難說我討厭這份工作,因為裡面有很多優秀的人,比我年輕的,或者比我年長的,我在他們的身上學到許多事情,明白了很多道理,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發現,是關於執行力的,在我工作的地方,曾經有一個兼職人員是某間公司的老闆,他兼職的地方數不勝數,他和大多數員工的差別,是他的行動,在一般員工找理由搪塞之前,他已經行動了,甚至已經完成了。這讓我察覺到,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其實是每個人都辦得到的事情,這就是差異。我不會認為這個地方需要我,因為只要在這個流動率極高的地方待得夠久,你就會發現,每個人都是可以被取代的。在你脫離工具人這個範疇之前,你都是可以被取代的。

我是誰?我想做的是什麼?我確定自己想當一個以寫作維生的人,那意味著什麼呢?在我足夠成名之前,我都難以擺脫這個身分,這個讓我得以維生的工作,即便我的物質需求不高,但我的家人並不會同意我果斷抽身,而這個困境在我的身上存在已久,我不斷地問自己,寫作是我自認為擅長的事情,但我真的能夠創造一點價值嗎?我的確是一個有用的人嗎?我沒有任何詆毀自己或瞧不起自己的意思,只是就事論事。這是一個奇怪的迴圈,我必須要有夠多的人認可,才能心安理得地去做自己覺得不需要別人認可的,自己所熱愛並且擅長的事情,因為要有夠多的人同意我是有價值的,我才能以此兌現我創作的價值,在那之前不論我認為自己有多少價值,我都是沒有價值的。

當然,我只認為時機未到,我將可以做到,並且我正清楚的知道,我正在做一件只有自己能夠辦到的事情,即便那不是什麼難事,也就是認識自己。花極多的時間和自己獨處,認識到自己對各項人事物的情緒與感情,思考自己的未來,並在往後的人生中,一步一步的做好那些,只有我能做到的事情。這是一個餐飲業人員的深夜自問,我很清楚,這篇文章對我而言,是無價之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