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Jason

怡然的對話:於己與材料與信仰 對話聯想與學習

虛己以遊世

(edited)
情緒感受管控


上課時老師說對待情緒感受有三種人,或者說有三種不同境界的情緒管控。

(1)將情緒刻在岩石上,對感受刻骨銘心,難以忘懷,也因此多愁善感,容易觸景就升起舊有的情感,對感受情緒難以調伏。

(2)將情緒寫在沙灘上,這樣的感受情緒處理,時間是藥方,等待時間的浪來,沙灘的字便逐漸抹平淡去。浪去畫在沙灘的刻痕也就平整如昔。

(3)將情緒寫在水上,一劃一筆都結實的寫刻,卻在升起的當下即調伏,有疏通的管道但不留下痕跡。

一般人皆屬第一種處理方法,折磨自己多年,常常抱著舊傷,不放過自己,也難以原諒別人,也不自覺傷害別人。但有些多情種子或著善感者,以這種痛當成「活著的感覺」,彷彿無痛就像吸著空氣而不自覺。

但活著若要輕鬆自在,對情緒感受的處理,便要學著當個「畫水的人」,學習做到情緒即起即滅。至少也要當「畫沙者」,等待時間之浪沖洗,便可放下。原諒別人即是放過自己。這也就是情緒的修行。管理好情緒,才不會像戴著傷口到處晃盪的人,淋雨也痛、風吹更痛癢、碰到就別說有多生氣了。怨天怪人,卻忘了是自己戴著傷,到處都不安、不自在。與外境一接觸即是傷害痛苦。

以前有一些朋友帶著童年的傷、原生家庭的痛,外表和藹可親參加團體、當志工、甚至學著心理諮商也幫助人。初時都很好,一旦觸景傷情或者語言情境再現,便如同在舊傷口撒鹽一般暴走,旁人被嚇、自己也瞬間手足無措。若不透過不斷往內敲扣自我對話,境來時能學習覺察,傷口是不容易結痂的。

《莊子山木》一個人在乘船渡河的時候,前面一隻船正要撞過來。這個人喊了好幾聲沒有人回應,於是破口大罵前面開船的人不長眼。(說不定拿出棒球棒了?!)

結果發現撞上來的竟是一隻空船,於是剛才怒氣沖衝的人,一下子怒火就消失得無影無踪了。

我們生氣與不生氣,取決撞來的船上有沒有人!有時候,你生氣僅僅是因為對方“竟然這樣”、“竟然有這樣的人”,而非僅僅是船撞上對你造成的傷害。

可是這世界上偏有各種各樣的人,瘋子也愈來愈多。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也說:針對別人的行為動怒,就跟一塊橫在前進路上的石頭發脾氣同等的愚蠢

所以莊先生教我們:“不譴是非,以與世俗處。” “人能虛己以遊世,其孰能害之?”別把自己太當一回事,撞的是船不是針對”我”;被傷害的當下,學著看著生氣的火就像劃過水的剛剛已找不到痕,「微笑、放輕鬆」。有時想想為了「誰對不起誰」玩著輪迴不休的「你欠我」「我還債」,不累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