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圓法師

關於如何看待自己的價值?

小時候在無名點點名上,一欄問我未來要成為什麼人? 我寫,有工作的人。說來好笑,畢業後我的工作時間大概也只有同儕的一半吧? 而現在的我也還在因為調整藥物而不建議工作,這樣的我,先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我要如何正向看待自己?

一陣莫名的焦慮,看各種好笑的動畫都無法撼動我僵硬死咬的下顎,所有有興趣的事物,在此時此刻都變得讓人沒有動力去了解或執行。我想,現在正是時候來寫點東西了。

其實,我很害怕、很想哭,我沒有跟任何人說。

或許是文化氛圍使然,沒有人會問我還好嗎?我的內心還好嗎?在這個過程中一定很害怕吧?

甚至我把我的害怕說出來,卻被不以為然對待。


為什麼這樣對我?

為什麼?

我做錯了什麼?只因為我現在沒有產能嗎?


這個環境習慣用價錢、有沒有用,來衡量,比如我有什麼樣的職位,月薪多少K,但認真說這樣不是不可以,只是就是EXCEL一樣,篩選了這幾個欄位,那麼可能還有其他資訊,就不會被看見,比如理想的自己是長什麼樣子?自己的現況是如何?我要的生活、心靈品質是什麼?

從醫院走回家的路上,我不禁想著,如果不用「有沒有用」功利的方式看待自己的價值,那麼還可以怎麼看待呢?

看著樹,我想也只有人會去定義它是否有意義,只有人能有意識,也才可能想到有沒有價值。

所以我們不會看到兔媽媽對小兔子說「死兔崽子!你這樣活著太沒有意義了」自己想完不禁笑了出來。

那究竟我可以怎麼看待自己?在這個沒有工作產能的日子,如果硬要用功利角度看,我是死路一條,整個廢物、前途一片慘澹。如果硬是要這樣看,大概藥也調不好,甚至可能因為壓力大病況不穩定。

換個角度來說,現在的狀態就是要讓自己健康穩定,如此我才能實現理想自我,而我的理想自我很大一個,其中包含對他人與社會的貢獻。

之前在鼎愛的課程中學到「存在先於本質」,我想,有這樣理想的我存在著,雖然目前還沒有能力實現,但可以肯定的是,我有這樣的心,這不是每個人都有的。而現在的我,雖然一直受到近人的質疑,我想這或許也是一種考驗,如此孤獨沒有人懂,我是否還是要成為一個柔軟的人、可以撫慰人心的人。

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質疑我的人,可能帶有很多種心思,不同起源的擔心、一種比較的、用世俗時辰表來看我的,不管如何他們也蠻可憐的,只會用這樣的方式表達與看待,此等表達,如太陽與北風,只會讓我越感焦慮不安與孤寂;而這樣的看待方式,也代表其實許多更美好的事情或價值,是被排除在外的。

雖然病況讓我焦躁不安,沒有人可以懂甚至曲解我,都讓我感到孤寂,但是我能看得懂這些美好價值與可能,讓我感到富足,更是充滿勇氣,要自己加油!要把這些美好帶給更多的人,希望我自己幸福之外,也可以帶給他人幸福。


這麼可愛的自己,又怎麼忍心扼殺與結束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