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yim

@jeanyim

🍊吃法很多、存在感卻不高的小柑橘,了解一下?

這是一種能做飲料、能做蘸醬、能做蛋糕、能做年桔、能做籬笆的植物,瞭解一下?

四季橘:「土番小金鈴」的亞太版圖

詩人沈光文曾在台灣寫詩,將四季橘(桔仔)描繪為「土番小金鈴」。但是,四季橘可不會因漢人文士的俯視而自慚形穢。它繼續在熱帶、亞熱帶的陽光下,肆意地開枝散葉。而且,它以自身果實的顏色與風味,充分利用了來到身邊的各族人類,幫它播種、移植、拓展版圖。

南方冰飲界的謎樣小柑橘

青桔仔茶、酸柑冰和金桔檸檬,是四季橘在港台星馬開拓的冰飲版圖。這塊區域本就是柑橘屬植物的大本營;歷史上的閩粵移民,在星馬融合出更豐富的吃法;近幾十年的赴台僑生,又進一步糅合了南方華語對這款冰飲小柑橘的認識。

爪哇麵:嚐到季候風的交會

小小的一碟爪哇麵,可以嚐到華南移民帶來的黃麵、豆腐、油條,歐洲殖民者帶來的美洲馬鈴薯、蕃薯和辣椒,從非洲東部跨越印度洋而來的羅望子、原產亞洲東南部的亞參果和四季橘,還有疑似意粉的歐風吃法。因為馬六甲海峽正是季候風交會的地方。

關於星馬「福建麵」這個謎團⋯⋯

作為一枚在福建長大的吃貨,我在去到星馬之前,其實並沒有聽說過「福建麵」這種東西。福建當然有炒麵,但是,相信我,比起其他錯置的地名食物搭配,星馬的「福建麵」,絕對是一筆更加糊塗的糊塗帳!!

燒烤魔鬼魚

【四季橘系列】之 【燒烤魔鬼魚】

從胡餅到羅惹:福州光餅的來處與去處

福州光餅相傳與明將戚繼光有關,但其實它的源頭,恐怕是比明朝至少再早1500年的「胡餅」。而胡餅的後裔,則以「印度人蘸咖哩的naan」和「詩巫人蘸羅惹的光餅」這兩種型態,在馬來西亞相遇了。

榕城散記(之二)蝦油與芹菜的味覺記憶

福州的蝦油其實就是別處所稱的魚露,是魚類完全發酵分解之後得到的琥珀色透明液體,口味鹹鮮帶甜。芹菜則必須用土產的細芹菜,只用菜莖,取其濃烈香氣,西芹則味道太淡,不堪用。芹菜的這種用法,與芫荽近似,在福州菜裡使用得非常普遍。

榕城散記(之一)慶城菜市場今昔

我離開太久,連東街口行人天橋都拆掉十幾年了,所以,視覺上我已經不認得這座城市;但又因為這種疏離,反而讓我完全換到另一個視角,來審視這個我長大的地方。重新認路,是第一步。

一碟亮橘色的五百年

因此,一盤Pancit Palabok,就已經把五百年來的閩粵華人、南島土著、西班牙殖民者和美洲殖民地糅合在一起,裝進盤子,成了世界各地的菲律賓移民,都會在Jollibee品嚐、回味的鄉愁滋味。

滋滋作響的Sisig

香脆的鐵板Sisig,用來搭配蒜香四溢的米飯,簡直天作之合,脂肪與碳水化合物共舞,能讓你整個人都沈浸在罪惡的氣息裡⋯⋯

鈷料向東走:青花與泉州蒲氏

一個阿拉伯家族,何以成為稱雄閩粵沿海的儒商,兼海上武裝勢力?後來,他們為何又湮滅在淼淼波濤之中?蒲壽庚家族的故事,橫跨五六百年,恰好見證了中原王朝從開放到封閉的過程,並且見證了青花陶瓷貿易的起起伏伏。

🌇馬尼拉灣的夕陽

歷史想像徹底敗給了現實🫠

青花與鈷藍的薩馬拉之約

藍色呈色劑的故事,還沒有寫完。之前寫了澳門的瓷板路牌和青金石的顏色與故事,接下來三篇,都與阿拔斯王朝的鈷藍釉料有關。這一篇,從薩馬拉轉塔說起⋯⋯

青金石:寶石、顏色與故事

從澳門瓷板路牌上的藍色出發,我順著Azulejo的各種線索,一路追溯到青金石和各種藍色呈色劑的發展歷史。青金石與群青色素的這層關係,將我的兩件童年美好回憶連在了一起,這種跨越時空的連結,總會讓我著迷。

澳門的瓷板路牌:只像青花瓷嗎?

這種成為澳門旅遊代言的藍白色瓷板,遠遠不止是幾百年前海上瓷器貿易的遺跡。它的裝飾風格來自一千多年前的阿拉伯,而審美詣趣,則深植於六千年來的「近東-地中海」文明源頭。

藏在故事脈絡裡的澳門

澳門故事的脈絡褪色得太快:十七世紀以後,葡萄牙的衰敗令這個港口逐漸黯淡,很快失落了曾經擁有的多元華彩。晚近幾十年,當博彩業帶來的繁華一起,還有誰人記得,這裡是《牡丹亭記》中柳夢梅「祭寶」的「香山嶴」呢?明人湯顯祖曾被貶到嶺南為官,應屬最早對大航海時代的跨國貿易有所耳聞目睹的文人之一。因此,在他筆下,欽差苗舜賓在「香山嶴」為朝廷搜集番鬼的珍寶,很可能便是以香山縣內有葡萄牙人居住的澳門作為原型。

有沒有人想學客家山歌呢?

為3-18歲孩子舉辦的工作坊,但我覺得大人有興趣的可能更多😂

武漢之疫:最悲傷是看著悲劇重演

2020年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市政府宣布,將於當日上午10點封城。我在香港,早上一睡醒,就開始看到大量關於「武漢人趁封城『窗口期』連夜逃離」的消息。一瞬間,17年前SARS疫情在北京爆發、各大學準備封校時,那種恐懼,突然就從記憶深處翻湧上來。

林婕和我的香港

大約攝於1989或1990年,可能是春遊合影1988年秋季。我在福州,剛上小學一年級。有一堂課上,老師問,誰願意告訴大家,你長大之後想做什麼?有人想當老師,有人想當醫生,有人想當科學家。一個穿著大紅色毛衣、馬尾辮上扎著大紅色薄紗頭花的小個子女生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