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ger
Jeger

《後綴》假掰文青誌,關注身為「第一讀者」的精神,獻給Matters的一頁式文青......(Jeger是幻想自己是主編的人) 收藏《後綴》Writing NFT: https://liker.land/zh-Hant/like1etwj3ek0mfnwdz3rt3nhvguuuu6scpvzen6pg2 聯絡:[email protected]

《蝴蝶蘿蔔白》 序:僞私小說

(edited)
不得不說謊的口吻


寫作者找到一個發聲形象或姿態,授權它們活著,並且確保它們在文字展開的領域裡,也就是在虛構的形式下,得以暢所欲言。


快 ● 問 ● 快● 答


這本小說寫完了嗎?

還沒。以下是原本的設定


● 內容主題是什麼?

Me告訴我,那些關於「渴愛」與「罪疚」的回憶故事。這兩條線分別是:

(1)渴求愛、寂寞、衝動、討好友誼、格格不入、親情想像 →第一、 二章

(2)愧疚、沒能力去愛 、誤傷、自責、自私、怪罪 →第三、 四章

● Me不就是你嗎?所以是私小說?

Me是我早年離世的孿生兄弟,我轉述Me在回憶中的故事。→〈Me〉

「以現實經驗為基礎的虛構敘事」,凝視「自我的心理狀態」,如果私小說是這樣定義的話,這是一部私小說。


● 所以這是一本與自我對話的小說?

我同意阿。

不過幾乎都是我靜靜聽Me說,我只是偶爾插話。和他說最多的一段話是在〈Me〉,我想提醒他,不要去對記憶進行核對,不用管事實為何,怎麼想就直接講,也不用掛慮我的眼神(我對你白眼不會讓你看見)。

● 書名有點怪?

因為〈蝴蝶一白蘿蔔〉這篇,是小說的起源,是關於Me對父親的追憶,而透過一隻用白蘿蔔雕成的、虛構的「白色蝴蝶」傳達的,更多是父親的心意,就是要後來才會懂的那種。(哪種?您不妨讀看看)


是斷章取義的回憶接龍,也是白日異夢,或是關鍵字般的先知辭典。

● 上面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曾參加過一個團體的破冰遊戲,其實就是記憶接龍,大家圍成一圈,每個人輪流說出一個詞,沒有限定規則、隨便自由聯想的詞,只是下一個人要把之前所有的人講過的詞全複誦一遍之後,才能說出自己想要說的詞。隨著說過的人愈多,詞就累積得愈長,最後無法完全複誦出來的人就輸了。( 為什麼這樣能破冰,試過就知道,很好笑 )

這些短篇故事是一、二個月之內,一口氣寫出來的,彷彿一篇接著一篇,就像是脫口而出的回憶接龍,所以每個故事的命名都是兩個詞的組合,兩個看起來無關的詞在故事中產生關聯,像骨牌般推動前進。虛實交替,混淆真實與想像,有時像是白天看見的異象,甚至從遙遠的地方,向我傳遞尚未看穿的訊息。

度日不過是一串記憶骨牌,以為骨牌快走完時,它卻逆行奔跑了起來,哪知它會往哪裡撞去?

不同於前面關於渴愛或罪疚的追憶,似乎是感傷的生命經驗,〈後青春的電擊〉是最後一篇,也是個轉折,在講人厭世時,還能拉自己一把,使人得以倖存下來的,那些積極活下來的回憶,這個部分有機會再開一個專題來發展。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