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ger

《後綴》假掰文青誌,關注身為「第一讀者」的精神,獻給Matters的Web3航海日誌,一頁式文青......(Jeger是幻想自己是主編的人) Suffix Logbook(NFT): https://logbook.matters.news/logbook/?id=367 投稿專線:[email protected]

我的雷作為啥沒人吐槽

新市民來Matters密集發文超過一個月了,我卻都沒發現。

這個標籤

我想加入讚賞公民3.0但不足5000LikeCoin

設定之後,陸續有市民投稿,幾乎都是我沒看過的作者,可能我都只看預設的「熱門區」和「追蹤區」,最新文章區常懶得去點。

例如,這位新來的市民@Arielsakura ,已經在Matters密集發文超過一個月了,我卻都沒發現。


我花了兩年領悟的心得:「我编故事的方法就是用一句话或几句话概括完主线,然后再往里面塞东西。」ㄧArielsakura


你的科幻想像是如何建構而來的?

从小到大的话,其实对于硬核科幻没有太大兴趣,要说与它相关的话,可能就是我挺喜欢看高达(台译应该是钢弹)的,可也只是比较喜欢看人物剧情听音乐的程度。

但其实怎么说呢......很多灵感我都是基于一个文学性的内核,认为它“适合”科幻要素,再去构思后者的。

不过我挺喜欢想象日系机器人或者外星人这些的hhh也仅止于此了可能。

(hhh是大陆的一种流行语类似于哈哈哈或者www)


還好你有幫我台譯一下,不然,我一直在想法國名導高達的科幻元素是什麼?


哈哈哈哈果然是两岸不同嘛!我打完后也想到了。


我本來預期你會提到《怪博士與機器娃娃》(日語:Dr.スランプ)?

这个在大陆叫《阿拉蕾》嘛,我很喜欢看鸟山明的龙珠,但阿拉蕾就是有稍微听说过的程度,没有很系统看过。


【后记】《我的干物女友》:从2019到2022:「这是我卖出去的第一部作品」是指有獲得稿費?


是的,三年前吧,那时候五章卖了250人民币(1000新台币?)左右,但那个平台很早以前就没有再运作了。也是2019年,太可惜了。

其实《我的干物女友》也算是很伪科幻的作品,说它是科幻的话大概会被一些大家破口大骂小姑娘懂什么的那种。但我觉得它的背景很好表达了我本来想说的事情。


《我的干物女友》有趣的地方是前面故事只是一對情侶的日常,很純愛到對我而言有點無聊,快要看不下去時,來個轉折,讓讀者會用全新的視角,重新理解剛才所閱讀到的故事。正當期待會有什麼發生的時候,最後還是像個泡沫都沒有了。
剛問你是如何養成這些科幻知識的,我以為你會列出一些電影阿、動漫、遊戲啊,但後來想想也我這樣問也蠻蠢的,那就好像問坐在咖啡店的年輕人,你是怎麼養成沒事就泡在咖啡店裡的,但可能從他老娘的娘談戀愛時,咖啡店就已經是日常要素了。


被建構累積而來科幻常識,成為讀者們共同的世界觀,但是在〈莎夏(2)〉,出現這樣的句子:
「為了應對生育率以及未來人口的下降,這個項目一直在秘密進行中——目的是經由生產適量的仿生人,緩解社會上的配偶及生育問題。」


這很像是從維基百科上剪下來的定義式說明,你如何去處理一些從文獻上讀來的知識,避免停留在收集材料的階段?


处理知识的话,我一般会换个叙述方式!但确实上面那句话挺维基的🤣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到底要怎么做,因为我大部分收集的材料都是比较软的(从文学作品里),偶尔会看新闻或者科普来填设定的时候,注意一下用词的替换就行了。这些往往也不是内容主体,我觉得能说得通就行了。


2022年1月:我讀過的書〉是短書評關於:
《克拉拉与太阳》石黑一雄、《猴子.罗汉池》袁哲生、《无性别的神》央珍、《星云组曲》张系国、《写在身体上》珍妮特.温特森
你有受過文學評論方面的訓練?對創作的影響?


书评的话主要还是因为我是文学系的吧,虽然没吃过猪肉但看过猪跑,看多了论文还有一些杂谈分析,也就自己照葫芦画瓢了。对于创作的影响的话,是我会自己去吸收作品里一些对我来说有用的东西,然后用在自己的作品里。

比如说约翰欧文(约翰艾文)的书,《独居的一年》,他讲故事的方式给我影响很大。也可以说是看了他的書,我才明白要怎么从本质上塑造两个不同的人物。

约翰会写在这个观点上「A认为怎么怎么样,但B不会这么认为/B会怎么做」,这通常在他的文章里只是一笔带过的事情,但很容易就让读者看到两个人物的不同。看多了他的这种手法,自己也就会写了。


你說過:「所有创作的终点都是元素与体裁的融合。」這句話可以多講一些嗎?


就是我一直觉得,就像现在的音乐会有嘻哈和乡村的融合一样,其实创作也一样的。在现在各种体裁与主题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你不能单纯只写一篇“奇幻”或“悬疑”小說,因为很多路都被前人走完了。

就好像郭强生的《断代》,在写同志的同时,还混合了悬疑以及灵异。我认为这就是一种融合。也是现代创作所需要的,或者说,所需要探索的新道路。


你花了兩年領悟的心得:「我编故事的方法就是用一句话或几句话概括完主线,然后再往里面塞东西。」


是真的啊,我以前写原创作品总是缺乏动力。因为感觉写了也没人看/不为收益写的话没意思。但这么久的钻研以来,已经逐渐做到了“先把故事讲完再想其他的”。于是就在2022年逐渐为自己的作品添砖加瓦。

写同人当然很爽,我也很喜欢写,但得到的热度全是一时的,持久不了。真有文学追求的话我认为还是要写点自己的东西。

不过其实无论同人还是原创,本质都是要做好写出雷作的准备。毕竟没有谁一出手就是神仙写文,神仙作品。名家都不一定,有的文章你发出去下一秒就后悔了,有的可能就是用尴尬在书写的。


我剛會提到《怪博士與機器娃娃》,是因為你的小說作品《莎夏》一開場人物關係的敘述,而且這篇小說比你的前作《我的干物女友》複雜很多,可以請你簡單介紹示這篇科幻小說的設定(世界觀)嗎?


(廣告時間請用力寫,故事大網之類的)


在22世纪,人类已经完成了宇宙开拓计划,由“地球人”变成了“蓝星人”,被他们占领/开发的行星被统一称为“蓝星系”。而主角莎夏就是在其中一颗行星上被制造出来的。

到了22世纪,其实一个星球已经变得和国家差不多。而这些星球共同的母星,类似于首都的,就是地球。

莎夏所在的星球由于生育率下降,科技部的部长提出开发仿生人以缓解生育需求,她集结的是一支以大学者(官方认证的科学家)伊娜为首的团队。而科技部长反对的便是由她的对头提出的“归家”法案(提倡所有女性从工作中回归家庭)
伊娜是蓝星人(母)与恩提利亚人(父)的混血,恩提利亚星尚未开放外交,只派遣特使到各个星球进行秘密探访。而伊娜的父亲能看见未来,他在离开的时候将飞船留给伊娜的母亲。跟她说等女儿长大后一起回到恩提利亚星去。飞船能自动导航到恩提利亚星,可只有恩提利亚的东西才能将它启动。

伊娜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她遗传了父亲的预知能力,但不会像父亲一样看到全部,能看到的很有限。她看见了仿生人计划流产的未来(由于权力内斗),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把莎夏造了出来。

莎夏,是唯一一个成功的仿生人,具有人类意识,智慧与生育能力。

科技部长在被弄下来后依旧集结她那派的人,希望通过媒体一类的来发声,揭发自己遭受的迫害,反对“归家”法案。结果这个组织在发声前就被倒打一耙,扣成“恐怖组织”赶尽杀绝了。

伊娜在大体做好莎夏之后将她托付给了老友理查德,随后自杀了。而理查德隐居了起来,花了十五年的时间将莎夏以及飞船完全做好。

十五年后,地球与其他星球在打仗,形势越来越险峻了。市面上依旧流通着仿生人,但都是没有自我意识的,类似于充气娃娃一样的残次品。莎夏在某天亲眼见到后,很震撼,回家后对理查德说这些。
而理查德将一切真相告诉了她(包括后院仓库里其实就有飞向恩提利亚的飞船)。
蓝星军战败了,地球方不得不签订条约(类似于割地赔款),将几颗蓝星系行星交出去。

理查德被召回去进行逃脱舰的开发,但他明白这完全没有用。他的弟子朱利安也这么认为。同时他一直都认为理查德有瞒着自己什么。于是他便利用莎夏的信任让她将一切告诉自己。

在知道后,朱利安近乎崩溃。意图将二人赶尽杀绝,自己一个人登上飞船逃去恩提利亚。

在危难关头,理查德将伊娜给他做的假手摘下来,让莎夏用它来启动飞船,飞去恩提利亚星。

多年后,莎夏才从伊娜与理查德留给自己的知识中明白,伊娜明知仿生人计划失败,却还是将自己制造出来的原因。


我要故事大綱,他卻給我簡短版的故事內容,這當然也很重要,想像文學編輯每個月可能要審個上百部餘篇小說,附上快速瀏覽的版本,有助於編輯更快進入故事情境。
不過,故事大綱還是不可缺,內容須有清楚的時空設定、關鍵人物的作用、彼此關係、輪廓骨架、動機目的,就像是在提案或報告時,用ppt呈現清晰的概覽。
這個部分,對創作者而言通常很痛苦,因為創作者會覺得全部都重要,而無法點出最核心、最不可或缺之處。可是,透過這樣的練習,創作者確實可以更了解自己的作品。(為何明明是創作者自己寫的作品,卻又不夠了解呢?因為當局者迷吧)


倒在路边的麻雀 Arielsakura攝

作為第一讀者,我只能分享,若我在書的封面讀到這樣的文字,會吸引我注意:

在星際戰爭的掠奪下,地球前途未卜之際,繼承了人類所有文明的,竟然是一位沒有生命的仿生人:莎夏,在一個名為「恩提利亚」的星球,文明將重新起源......

然後,真的看完會發現,這只是前傳,因為最後有個伏筆,住在「恩提利亚」星球上的外星人小孩,居然稱莎夏為老師。「仿人類文明」的莎夏,與外星文明「恩提利亚」,是如何競爭、融合、演化的,會讓我敲碗想看《莎夏》後傳。




我讀到其中一個段落:

莎夏捡起对方掉在地上的U盘,叫住对方,男人满脸通红地回头,将U盘随便收到西装外套胸前的口袋里,对莎夏说了声“谢谢”。
望着对方的远去,莎夏若有所思地说:
“好像从没见过女生这么匆忙耶。”
“嗯,因为‘归家’法案吧。”
作者註:‘归家’法案:这个“男”与“女”其实就是我在《莎夏》里想表达的之一,“归家法案”本质上就是回归中国古代的“女子无才便是德”。属于一种开倒车。

但当然我并无意讽刺政治一类的,只是这种情况在现实里也在发生。


這幾句連在一起讓我以為,不是在講「男人」嗎,怎麼是用「女生」呢?

这句话可能是有歧义了?我的意思是莎夏看到男人匆忙的背影→从而想到好像自己没看过女人那么匆忙过🤣可能是一种逻辑上的不同吧。


沒人幫忙看文章,你就無法確定只有我會誤讀,還是其他人也會誤讀?

这个也是我需要注意的问题...要是以后有机会签约的话还挺希望编辑能帮忙看看或改一改的😢


但如果你的作品吐槽點太多的話,編輯會直接去看其他更完整的作品。
為了避免「沒有必要的歧義」,最小的更動原則下,我會這樣改:
莎夏捡起对方掉在地上的U盘,叫住对方,男人满脸通红地回头,将U盘随便收到西装外套胸前的口袋里,对莎夏说了声“谢谢”。

望着对方的远去,莎夏若有所思地说:
“从没见过(哪個)女生,(會像這男人一樣)这么匆忙耶。”

“嗯,因为‘归家’法案吧。”

我最近在看的书 Arielsakura攝


之前在大陸念大學時,你遇到的教授如何帶寫作課呢?


我大学是日语系(外語學院)的啦,如果说创作课的话,大学院并没有开设,但教授每个学期会就一种文学主题开专门课程。让我们读材料,写感想,或者我们自己上去讲。这就是一个很好磨练上面所说的分析与评论能力的机会。也是提高创作力的机会。

如果说是教学指导的话,没有,我写文基本上都是靠自己摸野路子的。最大的指导可能就是来自书里。跟前面说的一样,我会照葫芦画瓢。


當初大學沒考慮念中文系?


当初因为想为大学后去国外留学做准备,加上自己也对日本文化感兴趣。而且实在不想学数学了,所以就选了日语系。


所以念日文系時沒人指導寫作,也沒人幫你看文章?然後,你也沒參加寫作社團?


是啊,基本上就是自己有兴趣的事情,我这边的文学系最主要还是靠自主吧,如果你只是想要学历好找工作的话教授也不会怎么样。但如果你想混文学圈的话可能还是需要下功夫的。教授应该挺鼓励的吧,我也在往这个方面努力。


目前最喜歡的日本文學作家?


江国香织!

虽然现在日系看得不多了,但她文章中的那种荒凉与寂静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影响。那种日常下暗潮汹涌的感觉真的令我很着迷。我特别喜欢她那本《流理台下的骨头》


你除了在Matters,還有在其他平台發表小說嗎?你覺得目前最適合發表小說的華人平台?目前matters試用的感想?


这个的话,我以前有在Lofter写同人,当然大陆的创作平台基本就是戴着镣铐跳舞的。其他平台的话我也还在观望及摸索状态。

因为主要还是想让自己的作品多一些曝光,所以我觉得matters这方面还不错(不谈收益的话)。

matters让我想到几年前还没有限这限那的lofter,什么都能写,也什么都能说。就是收益系统再简单点就好了🤣毕竟我没有那个脑子去研究加密货币。


那台灣的方格子或鏡文學呢?你有用日文寫的文字創作嗎?


我也有在镜文学发文🤣但基本没什么人看,方格子的话也还在考虑。

以前用日文翻译过自己的同人小说,结果是被尬到orz(翻譯錯誤百出)。


你平常寫完文章會請誰幫你看嗎?

我有时候会给网上的朋友看,但基本也是自己检查后就发出来的了。🤣

街景 Arielsakura攝
但是若沒人幫忙看文章,例如《莎夏》那篇,我覺得段落嵌合得不是很緊密,感覺有些細節沒交代清楚,雖然敘事技巧是流暢、有層次感的,但是,若萬一出現破綻,或模糊不清、不夠聚焦,故事力道強度就弱了。


说的也是😢我觉得如果集结成册的话很多网上连载的都需要改。这个还是要注意的。

感谢指出!


方便說是目前在日本是念哪間大學嗎?專業科目?


现在是神户大学文學系研究所一年級。

其实我之前念大学時的前两年,都挺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要干什么,到第三年(2018年)一个契机才让我重新拿起笔重新看起书来的,就是写同人。


神户大学文學系研究所,有分組嗎?


有的,文学系其实是人文科学系,下面有中国文学专攻,韩国文学专攻(这两个因为都是小的专攻所以合在一起)还有英美文学,日本文学。

我是中国文学专攻的。

第一年是类似于研究生(旁听生)的概念🤣,今年四月才算真的一年级生。我可以把自己修过的课程写出来,例如:

有中国近代文学赏析
中国现代文学演习(发表课)
中国古典文学演习
中国古典文学赏析。


研究所兩年的課程設計,都沒有文學創作課?


没有诶,基本都是各种文学作品赏析,还是要自己写论文看书

是这样的!其实也差不多是入学后才开始接触到一些类似于训练的东西(虽然可能还是在自己摸索的多),但自我感觉写出的东西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


那中国现代文学演习(发表课)是指?發表課不是學生發表作品的意思?

指的是学生在看了文学材料后将它介绍给其他学生。练习文本分析能力。


如果你是在大陸念中文系,系上應該會有文學創作方面的訓練,但你目前念的是文學評論居多。
那麼在寫作方面,你希望自己之後能獲得什麼樣的資源,能夠幫助你完成更成熟小說?


我希望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有编辑一类的来帮我看看😢自己写来玩的话当然没什么,但如果真的想出版一类的还是需要修改很多的。

以前拍到的彩虹 Arielsakura攝




延伸閱讀:

聯合文學有個專欄:

寫給新手作家的沒用指南


去看看對你有沒有用吧!

關於這篇訪稿,我好像通篇都在追問人家,到底有沒有文學創作的訓練,現在年輕人還在獨自摸索,用土法煉鋼創作嗎?好像在暗示你,去念個文學創作研究所,就可以當作家?

這篇文章可以作為回應:

你以為當作家跟研究所畢業一樣簡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後綴》假掰文青誌

Jeger

以「第一讀者」精神互動的圍爐 主要推廣「成為你的第一讀者」理念,鼓勵市民去採訪另一位感興趣的市民,並寫成採訪稿。 希望在此圍爐,營造彼此鼓勵創作的氛圍,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保持創作的活力與玩興,一個發想、提案、討論作品、共同創作可能的平台。 「圍爐眾聊」在discord ,請直接加我: 《後綴》假掰文青誌#0538 Email :[email protected]

047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寫給:想加入讚賞公民3.0但不足5000LikeCoin的市民

【后记】《莎夏》:文科生眼中的科幻是赛博朋克吗?

【连载】我的干物女友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