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ger

《後綴》假掰文青誌,關注身為「第一讀者」的精神,獻給Matters的Web3航海日誌,一頁式文青......(Jeger是幻想自己是主編的人) Suffix Logbook(NFT): https://logbook.matters.news/logbook/?id=367 投稿專線:[email protected]

在「貓鑄幣酒吧」旁聽NFT藝術觀察(配酒、配菜)

草莓的鮪魚肚沙瓦+烤透抽乾


最近常混在貓鑄幣酒吧,以客人的對話為靈感寫作,據bartender阿喵說,酒吧是一群NFT藝術家合資開的,Boss們有點神秘,他只認得其中一位。


常常出現在貓鑄幣酒吧,開始被一雙眼睛盯上,穿著打扮像是油漆工人,悄悄坐到我的對側,訕訕問我:「你好像很喜歡我們酒吧?」會這樣問應該就是所謂的Boss(之一)吧,怎麼?發現我是常客想招待我什麼嗎?

「酒吧的會員憑證是NFT,持有者每個月可以免費喝一杯調酒、點一道下酒菜,還有閱讀一則(虛構)故事喔!」


他大概不曉得,這企劃外包到最後,正是我這個假掰主編寫的文案,沒送我一枚NFT就算了,現在還想跟我兜售!

怎麼賣?很貴嗎?

聽完我這樣一問,Boss臉色變得輕浮外加不屑,似乎看穿了我什麼。見他不置可否,我接著又問,要如何核對會員憑證?

「很簡單啊,使用錢包掃瞄動態QR code,確認是錢包的持有人,然後系統就可以自動檢查他是否持有NFT的會員。因為會員名單已經在區塊鏈上了,會自動更新。


這位 Boss講完隨即轉身離開,走到吧台和阿喵講幾句話就走了。

有夠沒禮貌!


經過吧台時,Boss順便和兩位客人寒暄了幾句,看來是NFT藝術圈的朋友。近幾個月,媒體大炒買賣NFT致富新聞,讓人躍躍欲試,可是呢,沒過多久就被這樣的新聞:「【幣圈大屠殺2】穩定幣全速失控 傳國內玩家被割韭菜大賠500萬」給取代,連平日完全沒關注加密貨幣的人,也不禁閒話幾句。


阿喵問其中一個客人,想點什麼?
@ssshihtung 其實喝的調酒不太多,總是Mojito到底。在一次日本駐村中意外喝到烏龍茶調酒,令人驚喜~馬上可以想到調酒是「烏龍ハイ」的變形:杏仁酒加烏龍茶~~下酒菜好難想,思考一下。只要能解嘴饞的都好。


阿喵問,芥末米果還是烤海苔?

對有選擇障礙的客人,一律直接提供二選一,喜歡喝酒的人,未必需要下酒菜。

而另一位還沒點,就高談闊論了起來。(阿喵識趣沒問,怕打斷客人)


@水耕香菜 ……越是可怕的東西就越要去研究了解,現在台灣的風氣很不健康,大部分就是道聽塗說,知道朋友賠了很多錢,就說NFT割韭菜,但朋友怎麼賠的也不知道,說不定他是被騙也不是自己操作的......

雖然NFT給了創作者們一個全新的舞台,產生了很多新的想像與靈感,當大家都以為創作有價的時候,我反而覺得許多人把「創作有價」混淆變成「廉價創作」。
當人人都可以鑄造NFT,會覺得隨便創作就可以賺錢,人們也只會關注成功的案例,相對的會想要投機取巧走捷徑,就不會認真對待自己的創作(仿盤、抄襲、偷取、或是拿現成有的作品直接發NFT)。

我不是要否定這樣的創作方法,而是大家把創作與平台市場生態看得太簡單了。
所謂的成功一定有其脈絡與原因,絕對不可能一蹴可幾。


@ssshihtung 或許是因為台灣的補助體系相對豐富,許多藝文展演都是免費的。但這些創作生產所以積累的成本,並不是免費的。總有人、機構、機制為支「付費」了。久而久之,藝文生產就應該是免費的這件事,會不會和他是「沒有成本」的理解,連結在一起了呢?

在很個人的層面,認識NFT讓我接觸到平時自己都容易忽略的面向,創作的有價。這裡的有價並非都是天價,也可以指朋友、團體、圈子間的相互支持、扶植。而NFT的生態,或許只是讓這個圈子更擴大了些。


在貓鑄幣酒吧最常遇到幣圈的人交流空投心得,不過因為Boss的關係,以NFT藝術為中心的策展和評論人逐漸形成生態。這兩位客人應該也是在貓鑄幣酒吧相遇而聊起天來的吧。


@ssshihtung 我認識的以太PFP(profile for picture)專案並不多,但也發覺這些專案的社群經營其實越來越辛苦。社群總希望專案團隊能做越多活動,增加功能或賦能。但當這些舉措無法反映在專案價格上的時候,社群再多的要求成為沒有盡頭的徒勞。

(被稱為“PFP”的NFT 是指頭像式的NFT,如知名的CryptoPunk、BAYC猴子等)


經典NFT頭像,例如:CryptoKitties

(CryptoKitties 迷戀貓可謂NFT的始祖甚至是起源。CryptoKitties於2017年11月28正式上線營運,是一款基於以太坊(Ethereum)上的智能合約遊戲。由溫哥華Axiom Zen的工作室Venture Studio製作完成。)


@水耕香菜 這就是迭代,也是進化的過程,我認為是好事。我手上的PFP都是台灣數位媒體公司,大宇(遊戲)、仙草(線上演唱)、如牧(vr),都經歷蠻大的社群危機。但一路走過來,我好像重獲新生,不再感到失望,而是願意支持等待。

對了,有個問題想請教你,Art basel是什麼樣的展覽?


@ssshihtung 哈,好。這我也要稍微想一下。身處藝術圈子,大家都知道Art Basel藝術博覽會。但也不是每個人都熟悉或能參與其中,例如我。(笑)


這個時候水耕香菜突然說:「怎麼辦,好想吃烤透抽乾喔!」

阿喵俐落回應:有喔!想喝什麼呢?

哈哈,我也很少喝,通常是點每家店提供的特別酒單,但我會想點冰塊多的,還是點個水果沙瓦好了。

阿喵在心中勾勒這位女客人活潑開朗的形象,伏特加、手工草莓糖漿、草莓汁、蘇打水稀釋、剖半草莓與冰塊伴舞。

訣竅是在草莓剖面塗上適量美乃滋,草莓加上美乃滋,在嘴中咀嚼時,會模擬出鮪魚大肚肉的味道。取名「草莓的鮪魚肚沙瓦」,一杯為了搭配烤透抽乾的特調沙瓦。


男客人談吐溫吞綿長,被問什麼都說要想一下(同時露出擠眼貼圖般的羞赧表情),接著話一出口又是一個短篇。


@ssshihtung 他是屬於藝術市場、商業畫廊以及頂級藝術家和藏家的盛會。不僅需要審核畫廊資格和展出內容,參展的門檻和花費也很高,一個展位可能是百萬?我不是很確定細節。也因此每個畫廊都會拿出他們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們)和最完整作品策劃。

相較於藝術雙年展,通常是學術、城市文化與觀光的匯聚;如Art Basel這樣的博覽會則是體現藝術市場、金融體系。但在博覽會中也會有很棒的系列論壇;而雙年展沒有市場經濟及畫廊、基金會的支持也是辦不起來的。只是著重的部分、切入角度或整體氛圍會不太一樣。

去年tezos就有參加邁阿密Art Basel喔
,那時很多厲害的藝術家參展(Mario Klingemann, aka Quasimondo, Helena Sarin, Kevin Abosch, Matt Deslauriers… 等),也有辦論壇活動,感覺就超有趣的。

Tezos能持續參與即將展開的香港Art Basel真的很令人開心,不僅feature更多亞洲的藝術家,更讓人興奮的是阿亂@IOivm、經堯@jinyaolin 、林哥@yiwen_lin三位台灣藝術家都有參展。

從去年的NFT及生成藝術浪潮以來,其一直背負算不算藝術,能否登大雅之堂的各方質疑。接連tezos參加2021Art Basel邁阿密,ArtBlocks在威尼斯雙年展期間策劃生成藝術展館:Decentral Art Pavilion,以及即將參與2022Art Basel香港。我不確定這是否就讓NFT更「藝術」了,以及這樣的認同是否重要。

但以阿亂作為NFT及生成藝術的旗手來看,可以想像他長舒一口氣喊:我們做到了(又或者我們終於不用一直解釋了)!


背景音樂阿喵放的是溫蒂漫步的《spring spring》,一張今晚聽不膩的音樂專輯。


喂~阿喵,你們Boss(之一)剛和我說完話後,又跟你說了什麼?

他說,那個假掰主編什麼鬼的,可以用芥末米果招待他,吃到拉肚子都沒關係呦。

人真好欸,那酒呢?

沒提到酒。
不過聽說今年年終分紅會送員工NFT……

你再送我?

我再便宜(一點)賣你......

你們人都超好的欸!(好在哪?)



延伸閱讀:

【孫怡專欄】「巴塞爾、邁阿密、香港Art Basel有何不同?」世界級藝博原來這樣看

為何一個虛擬頭像賣過億?盤點10大最高身價NFT作品、5大經典NFT頭像、7大亞洲爆紅NFT項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後綴》假掰文青誌

Jeger

以「第一讀者」精神互動的圍爐 主要推廣「成為你的第一讀者」理念,鼓勵市民去採訪另一位感興趣的市民,並寫成採訪稿。 希望在此圍爐,營造彼此鼓勵創作的氛圍,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保持創作的活力與玩興,一個發想、提案、討論作品、共同創作可能的平台。 「圍爐眾聊」在discord ,請直接加我: 《後綴》假掰文青誌#0538 Email :[email protected]

047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文字記錄】Web3實驗者 AMA:會員憑證系統在 Web3 的可能性

貓鑄幣酒吧(catmint bar ):伏特加、檸檬、鹽口杯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