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ger

《後綴》假掰文青誌,關注身為「第一讀者」的精神,獻給Matters的Web3航海日誌,一頁式文青......(Jeger是幻想自己是主編的人) Suffix Logbook(NFT): https://logbook.matters.news/logbook/?id=367 投稿專線:[email protected]

專訪《无法做爱的日子》裡那位「豬」

 (編輯過)
一篇掛在熱門區就掉不下來的哀悼JB文


隔离期间最痛苦的时候,我是无法勃起的。这让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猪圈里的猪 .....

專訪的契機是讀者敲碗,採訪《无法做爱的日子》的作者@DreamOver ,對方爽快答應後,幾乎是以秒回的氣勢答覆我的初訪 (第一部份),大概是還被封鎖在家無事可做?

人家答得爽朗,我反而不是太開心(我有編輯病),於是就壞心與幾位讀者合謀,為難他一些問題,還提醒對方,涉及隱私可以虛答或拒答,不料,他仍然認真(直球)回覆(第二部分)。

最後,我個人挑了10句(段)金句,回顧這篇引起市民們共鳴的文章(第三部分)。之所以會感同身受,因為文章在追問荒誕之源,為何我們變成了饞吃飼料、定期上報檢驗結果的豬。

不,人畢竟不是豬,人比豬幸運(或不幸)的是:人會喪失性慾,在某種荒誕的情境底下。(或許豬也是如此喔)

隔离期间最痛苦的时候,我是无法勃起的。这让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猪圈里的猪,每天吃饲料,检疫是否合格,别的什么都做不了。原本我和猪的区别只是没有被阉掉,现在既然无法勃起,那和挨了一刀也没什么区别。把猪给煽了,是为了吃起来更好吃;把肉腌一下,也是为了吃起来更好吃。所以鲁迅笔下人吃人的时代还是结束了,现在是人吃猪的时代,只不过是把人先变成猪,良心就没那么痛,可见时代还是在进步。




你的Matters主頁上表明自己是攝影師,可是文字的表現很有穿透力以及獨特的幽默感,請問你的文章主要是發表在哪?還是只有在Matters?


我的主要工作是摄影和影视相关的一些工作,包括短片和纪录片的制作和后期。写文章只是我的自我整理和抒发一些情绪吧,你看我也就没写几篇。

之前写东西主要发在豆瓣和微信公众号,发了之后会去Matters备份一下,毕竟国内的环境,不知道什么时候文章会消失。


这次的《无法做爱的日子》更曲折一些,因为不管在豆瓣还是公众号,发出来之后一小时内都被和谐了。之后又试了几个平台,也没有撑过半天。最后是靠发PDF在网盘才勉强可以让别人看到。在这种绝望之后去matters发文就像是得到了莫大的安慰,一切都很顺利自然,表达理应是这样自然的。


這篇文章很長,其實也應該再加上其他兩篇文章一起看,你覺得你的怨念發洩完了嗎?還有下一篇什麼的日子嗎?


怨念算是发泄完了吧,也可能没完,因为还是要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写文章主要还是对自己思考的整理和记录。通过各种渠道,包括matters上很多作者的文章,大家都应该了解到了上海人民这段时期受到的非人待遇。在这种长期的压抑中,我只能依靠不断的思考,去抵抗无力感的侵蚀。当你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他们在害怕什么,即使你无法改变,也就不会那么恐惧。Never look away是电影《无主之作》里男主姨妈被抓走前告诫他的,我觉得非常受用。不管发生什么,不要移开目光,直视他们的所作所为。而不断地思考,提供了这种直视他们的勇气。


至于幽默,是试着去消解掉那些非常直接的残忍和恐惧。这点是和王小波学的,我非常喜欢小波。我觉得他提供了一种看待苦难的视角,以及在苦难里如何获得自我的反抗和实现。这种反抗是有别于拿起武器揭竿而起的反抗,确切来说,是对非人性的反抗,是让自己在苦难里依然保持人该有的生存和精神空间,这种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反抗。这可能是现如今更受用的东西。


下一篇,可能是减肥的日子,哈哈哈我也不确定,毕竟我也不是专职写作,还是靠生活感悟的堆积,哪天堆出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就发出来了。


這篇文章持續上熱門已經超過一週,引起熱烈關注,這在你意料中嗎?你女朋友對這件事(無法做愛的日子)有什麼回應嗎?


引起关注是意料之外的,起初只是来备份的。

你看了文章也知道,我多少有些精神分裂,所以每次收到赞的我都在怀疑,这篇长的要死的文章真的是我写的吗?

还是要谢谢Matters的各位,让我感受到了文字依然可以进行有力量的传播。


我还没有女朋友。现实里我多少是有点木讷的人,不太会起话题。我的预想是一些女性朋友看过我写的文章,就会来问我性方面的事情。性这种话题聊着聊着很容易擦枪走火发生些什么。现在快要解封了,不知道这些事情会不会发生。


關於王小波,能再多談有點他對你的影響?比方說哪本著作或文章,如何影響了你。


最大的影响是,让我一直把追求智慧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不至于被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给消磨掉个人意志。


王小波的作品都挺好看的,我觉得可以当成小黄书去读,不要有任何负担。读到后面自然就会明白很多事情。年轻的时候很喜欢《青铜时代》,被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折服。后来喜欢《黄金时代》,觉得人生理应如此生猛。

王小波全集:白銀時代(珍藏版)

现在特别喜欢《白银时代》,因为开始真正思考人与社会的关系。最喜欢的篇章是一个中篇《2010》,看了你就会明白的。人生理想之一就是把《2010》拍成电影。


你提到2018年德國電影《無主之作》,還有哪個部分令你印象深刻或是影響到你?


《无主之作》是我个人非常推荐的电影,讲述了一个艺术家年轻时从东德到西德各方面的转变。除了never look away之外,还有就是男主最终找到自己艺术表现方式的那段,那个在头上抹黄油的老师对于艺术的理解。


讀者們特別好奇你的思想根源,除了王小波之外,還有特別關注的作家、藝術家或哲學家嗎?


其实我认真追过的作家就韩寒和王小波,而且都是年少时期。其他都是想到啥看啥。我觉得每个在文学艺术哲学影像方面有所成就的人都能带来不少的收获。什么都了解一些,感兴趣了再去深入了解就好。比如写这次文章的时候就去深入了解了一下福柯的作品。


最重要的思想源泉是对生活的思考吧。看过听过读过哪些东西其实没那么重要,要是太执着看了什么书反而会削弱对生活的敏锐感知力。


你本身從事紀錄片製作相關工作,會考慮拍攝紀錄片,透過影像表達自己的觀點嗎?


肯定会。只是拍东西不像写文章,有纸有笔有个手机都能写。拍东西要钱,很多钱,而且在国内拍完了不给放,就白白耗费了太多东西。等时机合适了肯定会去拍的。


那可以請你推薦三部「思考人生問題」的紀錄片或電影嗎?

《无主之地》、《颐和园》、《画廊外的天赋》

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 (2010) - IMDb




一位市民「@裸子 」提出以下問題:

Q:文中,你提到「假装高潮这件事不再是女生的特权」,並在後文以社會集體(假裝)高潮來做反差,其實是挺好的對比;但作為異性戀女性讀者,我看到這個句子時其實有點不舒服。
使用「特權」這個字眼,似乎指涉女性可以從假裝高潮中得到好處,但事實卻是如此嗎? 猜測作者應該是異性戀男性,你覺得自己從異男的角度來寫作這篇文章時,自己是否 (下意識的) 也站在權力的那一邊了呢?


Take easy. 这句话只是单纯在讽刺假装高潮这件事,是在嘲讽造成这种局面的男性,而不是在强调女性通过假装高潮获得好处。很多男的完事之后都要问女生刚才爽不爽,“爽不爽你不知道吗,难道刚刚在我身体里的那玩意儿不是你的是别人的?”。假装高潮这事的荒唐之处是在于男性太过脆弱,只能靠这些“反馈”来获得信心。你仔细想想为什么男权社会处处要为难女性,要压制女性,是因为他们很强吗?不,是因为他们,太,弱,了,他们的能力,心理,学识,完全配不上他们拥有的权力。在这种情况下,要维护他们既有的权力和利益要怎么办,这就和文中居委会和业主的问题是一样的——通过矮化女性,为女性处处设限,建立道德牢笼,使她们忘记自己原本可以更强大,可以拥有更多。


仔细观察生活你会发现,那些真正强大的人反而平易近人,因为他们无所畏惧。而那些始终都想要建立强势地位的人,其实是因为他不行。


文中写了,我对性的排斥,其实是出于对于权力的排斥。所以显然我是站在权力的另一边。



Q:為什麼文章標題會想要下「無法做愛的日子」呢?有為了吸引人點進來的考量嗎?或者,這與你在評論區所引用的「Everything in life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 」這一句有關呢?你對這一句話的解讀又是什麼呢?


起初,这文章这是发在我的朋友圈和豆瓣,我也只是想熟悉的朋友看一下就很满意了。放Matters是为了备份,两年前发过的两篇其实也没太多人读,没太在意浏览量,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为什么会起这个标题呢。首先我有起名很困难症,之前写文章习惯用xxx的日子,就继续用了。至于做爱嘛,我觉得文章里既然表达了不要以性为羞耻的观念,那应该有一种一以贯之的态度,标题也应该大大方方的。至于别人要怎么理解,博眼球,赚流量,还是发牢骚,我不在乎。发在朋友圈我都不在乎朋友亲人同事怎么看我了,更不用说网友了。


还有就是,这是一个被关在家两个月的人写的东西,菜买不到,饭吃不饱,活不活的下去都是问题,还会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么?两年前另一个吹哨人艾芬说,“早知道有今天,老子到处去说”。我写这篇东西,也是这个心情。


Everything in life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 这句出自《纸牌屋》,源头应该是福柯说的。我的理解是,性本身是一种权力,是原始的与生俱来的,是独立存在于世的。很多人说用性去反抗权力,这样的理解有些浮于表面。我认为性根本不屑于反抗人世间的权力,它是只要人活着就能存在的东西。但正因如此,它注定要被现代文明的权力所打压。我觉可以用一个希腊神话故事来解释这种关系,就是俄狄浦斯的故事。你可以把性本身代表的权力想象成父亲,人类意志想象成母亲,他俩一结合,生下了俄狄浦斯——人类社会的权力,也就是说,人类社会的权力是对性的模仿,即支配与被支配。然后俄狄浦斯干了什么呢,弑父娶母。所以人类社会的权力自始至终想干的事情,就是取代父亲(性),取得对母亲(人类意志)的支配。个人的胡乱理解,也别纠结谁是父亲谁是母亲,只是个例子...


Q:你的首頁自介是「不正經的攝影師」,為什麼不正經呢?可否跟我們介紹一下你的攝影作品呢?
(這是你的作品嗎?)

https://www.pinterest.com/fengq1010/


不正经的意思其实是半吊子,就是我确实是摄影,但是也没有拍的很好。而且经常做点别的事情,写剧本,做剪辑,做后期,还画分镜头,做特效...就非常不正经。


这个不是我的作品,只是很早以前自己在广告公司做设计时候找的一些参考,个别的board里可以看出我对女性身体确实非常感兴趣。


我没有什么特别拿得出手的作品,做摄影其实也是半路转行做的,还在慢慢摸索吧,以后想多拍点自己满意的作品。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性是美好的,所以我就很难欣赏美好的性。我们提到性,却总是去聊道德,确切地说,性总是和不道德联系起来。



Q:華人社會經常「把性與不道德」做聯想,請問你心目中的理想社會,會是怎樣看待「性」的呢?在你心目中美好的性是什麼樣子的,可具體描述,哈哈。


我觉得理想社会的性就像文中说的,当成非常自然的事情就好了。不回避,也不会太当回事。我没去过德国,所以不敢打包票说那里就是理想的样子,但从我的了解来看比较接近,一个让女性当了这么多年总理的地方,一个有天体浴场的地方,怎么着都挺理想的,至少是向着理想在发展。


我心目中美好的性...就是完事了大家都能好好睡一觉,睡醒了还想...


其实就是文中说的,达到连结的目的就很美好了,既感受到强烈的自己,又感受到强烈的对方。所以不是什么不可企及的事情。


以下的問題,其實分不清是問題還是分享(還是喃喃自語),也分不清是一個讀者還是一團讀者,你看看有沒有觸動你什麼感覺?或沒有也可以跳過。


問你對成人影片的看法好了,引言是有人覺得"性"就是去做的,不是用來看的,看A片顯得很荒謬和離題,或者說看A片本身是一件和自身如何性實踐無關的事情,看了或許只是帶著某種偏誤的觀摩,或許只是擷取、參考作法,未必能作有意義的性討論。--這樣這個觀點清楚嗎?


我觉得是这样,要分起源和目的去看这两件事。如果起源是性冲动,那这两者就是一件事。如果起源是想要与人的连结,那就是两件事。从目的来看,如果目的是获得性快感,这两者就是一件事。如果目的是更高级的性体验,那就是两件事。porn art有它存在的必要性,不能否认这点。但如果是要在纯粹的性体验中与他人建立很好的连结或者感悟,那显然不能用看A片代替。这是有关系但有区别的两者,没有必要厚此薄彼,也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合适的对象去完成看起来更高级的事情。


(朋友的經驗是)高潮是極逼近死亡的一件事,劉曉楓複敘過奇士勞斯基《雙面薇若妮卡》的故事,說到大導處理那一幕,在巴黎的薇若妮卡正和木偶師在床上(可能各自平行的精神時空裡)性的高潮,似乎正迎面撞上,在波蘭正在下葬的薇若妮卡......因而所以性高潮觸動一個個體相當的深處,甚至逼近死亡,甚至情緒的極度,有些人可能痛哭,有些人可能暴怒,看要怎麼問你問題?http://www.rocidea.com/one?id=7928


我觉得试着去描绘性体验是一件很有勇气的事情,但文字有它的局限性,特别是在性面前。这种逼近死亡的描述很好,很有临场感,但不是唯一的答案,甚至不是接近正确的答案。性对于每个人都可以有答案,去体验去寻找就好了,不必在这种体验上寻找共识。我认为性的伟大之处正是在于不可描述,语言是苍白的,这是我的理解。文中也说了,语言到达不了的地方,权力也到达不了。权力正是不断用语言去规训被支配者的,所以可以理解为语言是权力支配的延伸。性不能被语言所描述,所以才成了权力无法企及的世外桃源。(这是福柯的观点)


要深刻就要問得很私人ㄟ......說說你的炮友標準之類的,泡友會不會重複約還是喜歡一夜情,炮友和女朋友的差別在哪,有沒有同時有女友和泡友,解構你的道德層面,不要在性上面糾纏。阿可是你不是沒有女朋友嗎?本來就是過著「無性生活」,與疫情或極權何干?


这就真的很深入了哈哈哈哈。从我现阶段的理解来看,我试着去弱化所有的关系。不管是炮友也好,恋爱也好,婚姻也好,开放式关系也好,都是试图在用关系来界定两人之间的连结。也就是说,我们试图用不同的定义去规定这种连结的模式,给它一个行为规范,ok,你们是男女朋友,那你们应该如何如何,不该如何如何。而从彼此的角度看,也会因为去界定关系的属性,来指导自己的行为。比如我们明明是炮友,你为何要我去做女朋友才做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在我看来是本末倒置。我觉得连结本身是远大于关系的,所以应该去弱化关系的存在。我们应该更在意连结本身,也就是用来连结的性和爱的部分,而不是整天想我们因为是这种关系,所以应该要如何如何。现代社会的很多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就出在这里,他们已经习惯去用关系来绑架对方的行为,而关系的本质却忘得一干二净。


以我为例,如果我现在喜欢一个女生,那我就试着去发生连结。连结了之后,彼此都觉得可以不用那么紧密,那可能就慢慢发展成了类似炮友的关系。如果连结之后,如胶似漆,都觉得可以成为支持彼此的存在,那就更像是男女朋友。这种状态也是可以变化的。而不是说,我们先确立关系,是男女朋友,那就应该怎么做,炮友就应该怎么做。


至于更隐私的部分,我确实是单身了很多年,但不代表我没有性生活哈哈哈。我在试图实践上面说的这些东西,所以我并不在意关系要怎么定义,我只是想更好地与他人发生连结。你可以说我有炮友,或者有暧昧对象,或者有女朋友,都可以,我无所谓。但彼此知情是必须要做到的,这就是道德层面的事情。




《无法做爱的日子》這篇文章寫出了好多金句,而有一些是我看不太透的,我們一併來回顧一下,也請你再談一談寫出這些話時的心情。


我先做一个总述:有很多看不透的原因是在于,你可能没有在这个地方生活,所以你可能理解不了一个从小在这种环境里长大被熏陶出来的一些东西。我把这种情况称为A,以下就用A来代替回答。另外,我觉得保持一定的神秘感也挺好,不用全都看的特别明白。


1.做爱的时候最好不要思考,因为思考会让血液流向大脑,我已经三十多岁,早就被社会蹂躏过了,多少有些气血不足。血液流向大脑,需要血液的地方就会供血不足,场面就会有些尴尬。


这只是一些不光彩的事实称述...


2.这些年间,我喜欢过一些女孩,有的成了女朋友,有些没有;有些发生过关系,有些也没有,但是无一例外,我喜欢她们的原因和性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想起来,这也是问题之一。


只是想说,在这种环境里长大,如果想和别人发展严肃的关系,不会一开始就想到性。以及A。


3.几乎所有的激情部分全是带有强迫甚至虐待,我就看的特别来劲,后面剪头发的部分我也是真的心碎。这片最后看得碟都刮花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怀疑自己是变态。我什么都没干就成了变态,因此非常沮丧。


这里有点像是法律上的一个问题,思想构不构成犯罪。在道德上就是,只有思想没有行为,构不构成变态?


4.回顾我为数不多的恋爱经历,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情况发生,比如我越爱眼前的这个人,就越是无法和她做爱,这显然违背了我的天性和这方面的天赋。


单纯的事实描述。在非常年少时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恋爱没多久对方提了要求,我却完全没往这方面想,导致了一些奇怪的后果。以及A。



5.这样的情况大家都心里有数,因为它不止在科学领域,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是这样:单拎出来看,确实是发展的,确实是进步的,确实有光明的未来——但要是合在一起,合成我们当下的生活,却是一潭死水,大家都不怎么开心,拼命工作没有出路,没人愿意生孩子,偶尔还会像现在这样,旦夕之间倒退几十年。这说明有些东西,它高高在上,高于我们生活所依赖的科学,法律,道德,伦理,高于我们从小到大所学习的文明与理性,高于所有的一切,但它究竟是什么,长什么样子,又没有人知道。这样一来,也只有神明能说得通了。我们现在所在的这片土地,也是像迪士尼乐园那样在建设,只有在圈起来的这块地方里,神明相关的事才合情合理。所以这些年所谓的发展,无非是把这块地方圈的更结实。迪士尼乐园虽然卖了门票,还是可以自由出入,我们所在的这个乐园不卖门票,也无处可逃。

对于神明,你也只能祈祷。不是祈祷神明救你于苦难,而是祈祷他和你最好是一边的,不然对于神明而言,你也只是那些被杀掉的羊,杀掉的牛,杀掉的小孩。


试着去寻找生活中各种荒诞的源头。这种荒诞下,是多少人命和血肉堆积起来的,其实是非常沉重的。



6.比如在封控最严重的时候,我在楼道群里问楼组长:我现在能下楼倒垃圾吗?这一刻我有种异样的感觉。事后回想起来,这像极了某种SM游戏,做什么都要请示至高无上的主人,越是倒垃圾这样的小事,越有性的意味。在这样反复的请示中,我会疯狂地爱上我的楼组长,我会找出所有能请示的事情,乐此不疲。但我没有。我们楼组长是一位70多岁的奶奶,要是楼组长是位妙龄女子,我每次呼吸都想请示,并且不惜憋死自己。这说明我被扭转的不够彻底,还挑挑拣拣的,像个一时起意的渣男。


关于性倒错的一些实例,想说这件事听起来很奇怪,其实离我们没那么远。特别是在一个处处喜欢高压的地方。


7.这样一来他们就成功制造了这么一批民众,就是上面再这么折腾,下面都以一种忍辱负重的姿态去面对,却从来不想,我为何要接受这些折磨。甚至在长期的折磨中,他们会爱上这种折磨,把这种折磨当成正义,当成崇高理想的必经之路,去仇恨不用受折磨的同类,消灭所有不想受折磨的声音。他们在这种折磨里自我实现,在这种折磨里自我感动,在这种折磨里自我高潮。性高潮短瞬即逝,精神高潮效力持久,只要你不停地致敬,不停地歌颂,不停地播新闻,不停地造神弑神,不停地拍战狼12345,他们就会一直亢奋下去。


对于近些年所见所闻的一些描述而已。以及A。


8.不光男女都要学习假装高潮,这种整个社会层面的长期压迫,导致的也是整个社会层面的性倒错。比如现在低欲望社会的倾向,是因为大家过的都是被人摁在地上的生活,为了适应这种生活,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地变成了M。M和M之间要怎么做爱嘛,久而久之自然就低欲望了。S和M的匹配取代了正常的性别匹配,但大家都是M哪里去找S?这或许就是渣男渣女这么有市场的原因,他们可以很好的扮演给人制造伤害的S。很多人总是一副受了伤很痛苦的样子,可就是不愿离开伤害他们的人。因为他们内心其实是渴望伤害的,伤害和痛苦反而让他们感受到安全,感受到自我的存在。

我已经三十多岁,快要步入中年,为了让自己不显得油腻,给自己三条忠告:1别老想着教育别人,2别吹牛逼,3少说黄段子。但我几乎一整篇都在扯荤段子,不是因为我太油腻,只是用性来解释权力,既生动又形象,换句话说,性本身就象征着权力。我突然有点明白了,也许这就是我别扭的原因。因为我既不想被人摁在地上,也不想把别人摁在地上。我对性的排斥,根源上是对权力的排斥。

性只能以权力的方式去展现吗,这是我现在的疑问。


试着解释低欲望社会。


以及我对性排斥的本质。


9.在我把年少回忆陆续回顾完的时候,我大概是想明白了。不管是性还是爱,他们背后的本质是一个人想要连结另一个人的冲动。性负责肉体连结,爱负责精神连结,两者本质上就是一件事,也就不存在统一的问题。性连结不了的,就都用爱去连结。正是这种与人连结的本能,把整个人类编织起来,组成了社会,最终成为了文明。

实在是简单不过的道理,我却花了三十年才弄明白,可见我脑子里到底被灌输了多少垃圾。


试着去阐述我理解的性和爱的统一。


10.所以,当有人问,在这种情况下怎么缓解焦虑,我的答案还是一样——做爱是最好的办法。原因其实再简单不过,就是在做爱中提醒自己还是个人。在这种被人摁在地上摁得快没人形的时候,这确实是一件需要提醒的事情。

性爱在发生的那一刻振聋发聩,声不可闻,义不可言,色不可辨,一切都是不可名状。语言到达不了的地方,权力也到达不了,那里是我们唯一可以喘息的地方。

等我缓过劲来,可以正常勃起了,我也想明白一些事情。我努力学习,不停思考,其实是要在脑子里再造一个JB,用这个JB去延续旺盛的生命力。我有点私心,想让我脑子里的JB伟岸一些,这是我仍就在不停努力的原因。随着我年纪越来越大,天生的那个JB早晚会力不从心,脑子里的JB我希望它越来越雄伟,这是我可以改变的事情。

脑子里的JB,没人可以阉割。


在隔离生活里,人是会对自己是不是人这个问题产生疑问的,因为很显然我们没有被当做人对待。而当这种感觉不是瞬发的,而是以一种漫长的毫无尽头的方式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是真的很需要做些什么提醒自己,我还是个人,我还保有人性。这时候性就像是一剂强心针。

至于脑子里长JB这件事,就是一种比喻......




❑ 後記:

再次感謝@DreamOver 接受採訪。🙏

邀請一位讀者@喬安納 回饋本篇的受訪者:

心有戚戚焉。《无法做爱的日子》這篇文章寫出了我內心的許多感受,難以具象的那些被作者指了出來。不禁想起了憂鬱症的成因之一,便是(被操的)無力感,本該讓人憤怒的,卻跳過了憤怒的階段,直接到了悲傷的情緒。祝福作者能保持那些憤怒,憤怒會比悲傷憂鬱容易生存下去。

就把JB這個陽具的暱稱,理解為生命驅力,然而,恐怕就是腦中的JB首先被閹割了,於是身體的JB也就喪失了慾望。那怎麼辦呢?

每天都在厭世,每天起床就無病呻吟,就當作分期付款,以免一下就將自己給滅了!除了再自己創造一個JB也無他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後綴》假掰文青誌

Jeger

以「第一讀者」精神互動的圍爐 主要推廣「成為你的第一讀者」理念,鼓勵市民去採訪另一位感興趣的市民,並寫成採訪稿。 希望在此圍爐,營造彼此鼓勵創作的氛圍,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保持創作的活力與玩興,一個發想、提案、討論作品、共同創作可能的平台。 「圍爐眾聊」在discord ,請直接加我: 《後綴》假掰文青誌#0538 Email :[email protected]

047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无法做爱的日子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