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ifer話很多

書外的文學是生活 🙋網站 sites.google.com/view/jenniferword/

小說一定要啟動虛構裝置嗎?

(edited)
地下沙龍正式開張
家附近的咖啡廳

地下沙龍

地下文學先前在Google Meet閒聊過兩回,九月是第三回,在@安叄 成功的主持下,成了首次的地下沙龍:我們在線上討論七等生的《AB夫妻》與賀淑芳的《月臺與列車》,線下文字評價安叄的作品,清道夫

或許不久的將來,我們能在線上討論自己的作品,作品是作者的孩子,評價再溫柔,聽到了難免有情緒:為了精進作品,我們要成為更好的作者與評論者。

主持人引導大家討論彼此的寫作計劃時,丟出一個吸引人的問題:(小說)虛構程度高低,我認為寫作者要拿捏平衡比較困難。越貼近自己,感覺越赤裸,越赤裸,有時反而礙於前行。

討論倫理及美學問題時,委婉而中立是個好辦法,A方案有A問題,非A方案有B問題,所以視情況、個案而定。規避問題能不得罪人,卻可能失去精進寫作的機會,沒有立場與思想的作品,沒有靈魂。(不過在現場的我,那時沒有半點想法。)

然而,虛構的對面-真實是什麼?

柏拉圖說文學是自然現實的再現(Representation)與擬態(Mimicry),位階最低,19世紀的寫實主義(Realism)主張文學反映生活,自然主義(Naturalism)追求更客觀的反映手法,企圖去除「人」這個主觀因素。這一脈即使時代背景不同,針對現實的主張有所延續,至此,虛構與真實的分野明確,小說以虛構反映現世的真實,譬如《孤雛淚》。

20世紀,現代主義(Modernism)主張文學能追求真理(方便理解,概念上囊括形上學所言的本質),一反柏拉圖的論述,想要寫下內心裡的真實-真理,如果我們從現代主義中的意識流一派切入,這時虛構與真實產生碰撞,廣義的小說英文是Fiction,本義虛構,意識流一派用文字捕捉想法的流動,為求描寫內心真實,許多作者因此使用自傳性素材,譬如《追憶似水年華》、《燈塔行》。

而到了後現代(Post-modernism),兩次世界大戰後,大家問,真理真的存在嗎?以瓦解權力的方式,討論真理的合法性。納入真實與虛構的討論即是,概念上的真實真的存在嗎?一旦我們寫下來了不就成了虛構,我們肯定會對事件會有剪裁與詮釋,討論將會被捲入詮釋立場的次元:後現代的策略不適合這次的討論,或說,對於寫作沒有太多的幫助。

我會把真實定位在現代主義的脈絡下,源自自我經驗,無論著重外在或內在的真實,換言,只要事件曾經發生,剪裁、詮釋甚至包裝都可以接受。而在我淺薄的閱讀經驗中,不負責任的發現,以低度虛構的方式寫原生家庭,許多人回憶中最難面對的一塊,無論以小說或散文的形式,多是作者三、四十歲以後的事。

回歸寫作,回應主持人的提問,如果作者非得貼近自己,這涉及他如何面對回憶,他能動用小說的虛構裝置,他能在散文中以A、B、C代稱,避免他人面對不必要的傷害,但作者無法避免寫作過程的再回憶,無法避免評論者對他回憶的詮釋,自曝是對自我的凝視與回應。


期待於明年中發行的電子書

🌿我們是誰?

來自馬來西亞、中國、台灣的我們,在Matters相遇,受《後綴》假掰文青誌啟發,期待能透過彼此,寫出更自信的文學作品,出版與更多讀者見面。

🌿我們想要做什麼?

理想上,我們相信文學作品先於作者,作者先於團體。

實務上,我們藉由團體活動,精進創作,發展每個人獨到的審美,出版最自信的作品。

我們仍在實驗最合適的的團體模式,以舉薦或邀請的方式尋找同伴,我們不追求審美共識,不定位成寫作團體,不定位成出版社團,以最慢的方式,磨出最好的作品。

🌿年度自選

成員將自選作品,出版成電子書。

《2023 年度自選》預計於明年四月上架,目前累積2篇散文及5篇短篇小說,約5萬6千字,粗估進度50%。

🌿訂閱圍爐,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理念,歡迎訂閱此圍爐

我們期待每一季在圍爐內更新資金的使用狀況,如有疑問,請隨時於眾聊中詢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地下文學

Jennifer話很多

來自馬來西亞、中國、台灣的我們,在Matters相遇,受《後綴》假掰文青誌啟發,期待能透過彼此,寫出更自信的文學作品,出版與更多讀者見面。 ✨《2023 年度自選》預計明年4月上架

443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