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溼漉漉的告別式

人死生有命,悲歡離合也一直都是人生的常態,每逢此類事件時,卻也總特別發人感念。

大雨天氣下,前往參加之前長輩家長的告別式。

特別為了參加一早的公祭起了個大早,就是想要閃過早高峰期間的交通擁塞,結果沒料到天氣因素讓路況更是惡化。花了比平常多了一倍的時間才下交流道,想不到停車場因為大量的車潮也一位難求,光光在現場等待就又花了個20分鐘,眼看離表定的儀式時間越來越近,不禁心理也是有種緊張的難受感。

一邊看著車窗外的大雨,一邊想著過去的那段十幾年前一起在異地孤軍奮戰的日子。職場的大前輩用過去的各種人脈資源與一身本領,帶著動物哥與自己一起建立了一個完全不屬於過去有經驗的新領域。又在人生地不熟的新城市,許多甘苦只有真正在現場現地的彼此才知道。所幸努力都算有所回報,建立起來的事業儘管最終收場結束,但也算是在當地建立起了一定的知名度與影響力。

發展到後期大前輩放心的把這邊的事業領域都交付給我們,又重新回到台灣另起爐灶,再次挑戰新的另一個領域。前輩的職場就是一路的開疆拓土,創造許多的輝煌成績。但上帝是公平的,人還是要服老,隨著年紀漸長後,盡管管理的事業版圖越來越廣,卻也逐漸力不從心。這幾年儘管已經沒有在一起發展,但還是三不五時找時間會一起與前輩碰碰面,喝杯茶吃頓飯,回憶回憶過去的時光,也聽聽他的近況。

此次的親人離去,其實事前早有癥狀,加上其長輩已是耆壽長者,能離開塵世的紛擾前往天堂,未嘗不是有福報之事。利用等待停車位,以及後來在廳堂外等候進場致意的一些零碎等待空檔,回想了這些過去的往事。雖然已經頗久遠,卻在這寒冷且溼漉漉的環境中倍感傷心與有所被觸動。人死生有命,悲歡離合也一直都是人生的常態,每逢此類事件時,卻也總特別發人感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