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離鄉背井的遊子心情

看著天色從魚肚白漸變到陽光微微露出厚重的雲層,儘管再多言語,最終還是要下車搬下行李相互道別。這一別,下回又不知是幾個月後了。

起了個大早,天都未亮就驅車前往尼先生家裡,心裡都還在念想什麼時候要跟難得返台的他相約咖啡館重溫過去一起探店的時光,想不到他已經準備啟程返蓉。

大清早的高速公路,能見到的多是物流配送以及趁清早趕路的一些零星小車,除此之外只有路上反光石像是天上的星星一般,但排列整齊的閃爍著,提醒你路該往何處去。

下交流道,給尼先生發了信息,很快接到他後到旁邊便利商店買了兩杯熱呼呼的咖啡,車子就穿梭在小巷弄裡前往機場。一路上說著這趟難得返台的經歷,集中檢疫所的環境以及出乎意料的三餐加宵夜,以及最重要的家人團聚時光。

尼先生說著此趟與一對子女的相處,從上次因為疫情間隔18個月才又見到的陌生感,到這次回來的真正感覺血脈與親情那種濃到化不開的羈絆,在外打拼多年的彼此自然深有感觸卻不輕易流露,卻隱隱感受到這個話題下他濃濃的不捨與感動。

話題越講越往心裡柔軟的方向過去,於是話風一轉聊起尼先生在成都的事業發展。看著這幾年的苦盡甘來,每每總以為發現新的方向與勝利方程式,但很快又因為市場突變或是疫情無情的干擾,在很短的猝不及防情況下又一下子把利潤耗盡。於是不斷的起起浮浮,有時順遂有時煎熬,但總還是有了些許成績。

要說最大的成就,應該就是見識與這幾年積累下來的篩選後依然堅守的核心團隊群。

聽著尼先生眉飛色舞的說著今年又計劃捲起袖子大幹一場般的宏圖,創業無論是哪個領域,自然都是如此不易與點滴在心頭,但冷暖自知。與他在機場上下客處開著雙黃燈又多聊了18分鐘,看著天色從魚肚白漸變到陽光微微露出厚重的雲層,儘管再多言語,最終還是要下車搬下行李相互道別。這一別,下回又不知是幾個月後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