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一個項目的生命週期

一個小小的項目生死週期,作為多數無法存活超過10年的團隊而言,算是再正常不過的樣貌了。但其中許多值得一再探討的經驗,身在其中才能體會箇中滋味。

多年前的一次合作項目,由幾位都在行業裡打滾多年的老手共同組成創始核心成員,鎖定著一個領域,在一個聚集在餐酒館的夜晚喧鬧嘻嘩中將未來的商業模式以及各自負責的範疇都給簡單劃分好了之後,就落鎚啟動了。

所有人都知道一開始不容易,負責出資者前期也是給滿了信任授權,很快的資金到位,開始招兵買馬組建第一代團隊,並針對原本設定的目標發動一輪又一輪的推展攻勢。省略許多中間過程的繁瑣細節,頭一年到了總結之時,對內而言第一代的團隊青黃不接來來去去,但也算是淘汰篩選留下了一批可以認真作戰且可以給足信任的基本班底,對外而言儘管幾個案子有賺有賠,但最終總結起來可能連房租薪資都不夠支付,好在是在行業裡也算留下了一些漂亮的紀錄,算是第一年打了不錯的基礎。

跟出資股東報告,同樣也是得到很高授權與信任,甚至主動又加入不少未來可能可以發展的資源介紹以及團隊未來的好建議。

進到第二年,有了過去一年的成績作為背書,核心成員轉介的資源也越來越能有效被轉化為新項目實施計劃落地,團隊也加入一些新血,新團隊成員因為有既有一代成員的帶領之下,並不需要創始團隊核心用盡心力帶領就可以逐漸適應並帶來貢獻。這一年來來去去的幾個項目都做得有聲有色,項目過程中自然有很多衝突矛盾,但也因為有著基礎信任在,都可以被相互理解持續推進。

到了年終所有團隊都洋溢著興奮與歡笑,尾牙宴請一位重要客戶主管共同參與,還帶來當年熱門手機作為加碼贈品,所有人賓主盡歡,做了一年美好的收尾。

進入第三年,心大了之後也更有野心挑戰更難的項目。同時也因為前幾年即使是剛起步自然有很多投入,在整體帳目看起來還距離損益兩平有著距離,於是更貪婪的同時接手數個項目併行,期待能更加速資金流動的健康正常化。身為前線負責項目與團隊領導者自然對更多的項目同步推進有點吃力,不過卻依然讓第一線人員盡力逼迫自己的極限到更高境界,也是一一完成項目。

不過此時創始團隊出現了雜音,由於前幾年並未在一線實地作戰,對於整個團隊的管理制度與風格都是從旁看到什麼給什麼建議,但此時卻突然將自己投入一線團隊中,於所有人共同在項目上實際處理事務。如果合理自然團隊也會受到激勵,但偏偏是用著過去的經驗在不斷下著不合時宜的指定給第一線的項目執行者。一開始團隊給予尊重盡量配合完成,但隨著越來越多不合理的要求出現,團隊自然也出現的反彈的意見。

這位創始者此時摒棄了溝通的基本原則,開始用強硬的方式「要求」,並且在遇到挫折就更是變本加厲,同時還大量引進所謂的「自己人」,也就是過去跟其共同在其他領域工作的非相關領域從業者。於是一群外行在團隊中自然讓團隊分成了兩個陣營。即時領導的核心希望兩邊不分彼此,但談何容易?

看著情勢發展越來越荒腔走板,自然對於此事業一開始的熱情與激情都逐漸消退,唯一就是各個項目都還在緊張推進中,將項目一個又一個的完成後,誰知疫情悄無聲息的出現,很快的就將團隊無限期中斷,最終疫情過了一兩年後,人去樓空。

這是一個小小的項目生死週期,作為多數無法存活超過10年的團隊而言,算是再正常不過的樣貌了。但其中許多值得一再探討的經驗,身在其中才能體會箇中滋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