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病房形形色色之獨行俠

大叔回到他自己的病床位置,護理師跟他有說有笑的,看起來麻醉後的恢復也頗順利。沒多久就聽到大叔自己下床去洗手間盥洗的聲音。看起來是順利又成功的一台刀。

連續拿了手機編了兩天文章,實在慢到不可思議,可是在病房中還要一邊對抗著身體的不舒適以及外界的嘈雜。與平日習慣的作息更是大所不同,晚上會有晚安鐘聲,第一晚還想說敲來做什麼,隔天就懂了。不按時就寢,隔天一大早馬上就是無止盡的各種醫療作業程序,想好好睡都沒辦法。

病房的第二日,又來了一位新朋友,推測是位大叔。大叔獨自一人進到病房,隔天就要進開刀房手術。護理師多次進來跟他確認這幾天是否都沒有人陪護,大叔聽起來頗為淡定,就說只有他自己一位。(這樣孓然一生似乎也頗有一種瀟灑的帥氣~)護理師耐心的跟他說明了接下來要去什麼地方進行術前檢查,要先到幾樓再到另一樓層其他檢查室,一環接一環可是沒有簡單的感覺。

沒過多久大叔就砰砰砰的出門去進行一連串的檢查了。好一陣子後才又一個人漂泊的回到病床,先聽到窸窸窣窣的整理聲音後,沒多久就傳來睡覺的聲響。期間陸續起來幾次去洗手間,護理師也幾次過去確認身體狀況,一切就這樣理所當然似的推進著。

隔天早上,護理師進去問早,做了最終的術前確認,準備送去開刀前還來問大叔是否需要先上洗手間,大叔做完所有準備後,護理師請他回到床上,大叔還說要推著去喔?最終就一群人風塵僕僕的出發開刀,一走就是幾個小時去了。

在附近的自己想這個社會上越來越多不婚不生者,其實這樣的場景應該會越來越多才是,如果遇到真的需要醫療手術之類的情況,該如何是好?大叔或許是因為手術相對簡單,所以就一個人輕輕鬆鬆地來去自如,但如果像是另一位爺爺那種需要真的貼身看護者,那就完全不是這一回事了。

下午大叔回到他自己的病床位置,護理師跟他有說有笑的,看起來麻醉後的恢復也頗順利。沒多久就聽到大叔自己下床去洗手間盥洗的聲音。看起來是順利又成功的一台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