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小心應答的服務工程師

有時候覺得這樣好像少了點什麼溫暖之類的,卻也是這商業社會逐步發展之下似乎必然的結果吧?

幫屋子裡的網路趁著優惠時申請了升級,想不到這一申請就是三個月,直到近日才輪到自己屋子的施工安裝。

說是「施工」,其實一點都沒有施工感覺,電信工程師帶著一台筆記型電腦來到屋子裡,簡單確認過申請之後,就把電腦接上數據機,一陣設定,估計也就五到十分鐘的時間,就結束了。沒有設備更換,沒有敲敲打打,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唯一有進行的就是到電腦面前看看網路的測速速率有沒有達到申請的標準,同時還說了一下為什麼只能達到95%左右的速度無法看到滿速,基本上都是許多感覺得出來屬於「防禦性」的話術,簡單來說都是因為太多不可理喻的客戶導致提供服務者在第一線需要與客戶真實接觸的人員,都被訓練(或是要求)要用超級安全的方式與客戶對應。

於是聽起來略嫌囉嗦,卻知道對方不得不這麼說。工程師感覺到自己也多話了一些,有點靦腆不好意思,最後只能自嘲說了都是「按照公司規定」。

於是彼此只能略微尷尬的隨便聊聊其他話題,講多了與業務相關的事情,會讓工程師又變成背誦規則的機器應答機。

有時候覺得這樣好像少了點什麼溫暖之類的,卻也是這商業社會逐步發展之下似乎必然的結果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