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 talk
JK talk

既然煩惱無盡,那就以化解眾人煩惱為大願吧!在一個偶然的機遇裡,發現自己特長,能夠洞悉每個人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然後透過對話幫助人們放下心中的煩惱。深信沒有煩惱才是真正的快樂。希望透過文字與故事的傳達與更多朋友們一起發現生命中的解答。

那年月光下的相遇

(edited)
「這不就是人家說的曇花嗎?」老張自言自語了起來。忍不住想一窺曇花的美,老張停駐了腳步,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花蕊的深處看去,鼻子同時貪婪的嗅吸起那股獨特的氛芳。

老張已年過七十,獨自一個人生活。老伴二十多年前就過世了,子女各自在國外生活。有好幾次兒子跟女兒都提出想把他接去一起住,但都被老張拒絕了,理由就是自己身體還硬朗,不想給子女造成麻煩。但真實原因只是老張離不開這讓他充滿回憶的地方。

老張居住在眷村改建後的老公寓裡,週圍的鄰居們多半與他的生活處境相似,平日生活也能互相有所照應,也因此子女們沒有再積極的請求他搬出來跟自己住。

老張平日為人熱心,經常地會自行擔負起社區安全巡邏的工作,每天臨睡時間前,老張就會拿著手電筒 ,穿上明亮色系的外套,開始繞著整個社區走上一圈。有幾次碰巧遇上鄰居爐火忘了關、門口有物品遺落的狀況,也都因為老張的幫忙而沒有發生意外。因此,社區裡的居民幾乎對老張都十分熟悉,老張自己也深得其樂。

這晚是一年一度的中秋節。子女們紛紛從國外視訊通話與老張請安,老張看了畫面裡孩子、孫子們個個熱情的向他問安,雖然還是一個人過節,但也覺得開心。吃過晚餐後,他開始每日社區巡邏的活動。今年的中秋節月光皎潔,涼風輕輕扇人,走在社區路上好不舒服。老張邊走邊想著,自己再過段時間就要滿八十歲了,能過上這樣的日子已經很滿足了。只是,心裡對老伴的思念至今仍方興未艾,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仍懷念著那段與妻子一同散步的日子。

今年的中秋節有種特別的感覺,老張的心裡莫名昇起某種奇妙的感受。走著走著,突然看到前方不遠處有朵白色的花突然探出頭來。那個花苞似乎剛打開沒多久。老張尋著那股暗沉濃郁的香氣,走著緩慢的腳步,來到這花的面前。「這不就是人家說的曇花嗎?」老張自言自語了起來。忍不住想一窺曇花的美,老張停駐了腳步,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花蕊的深處看去,鼻子同時貪婪的嗅吸起那股獨特的氛芳。「阿張、阿張,你杵在那裡做什麼?進來坐啊。」老張恍忽中聽見一種熟悉的聲音。「這難道是.....。」老張想起這個是妻子的聲音,只有他的妻子會叫他阿張。老張跟著眼前妻子的身影,進入一個白色的屋子,雖然是全白的牆面,但光線卻顯的柔和,給人一種舒適溫暖的感覺。老張隨著妻子的邀請,緩慢地坐了下來,奇妙的是那表面光滑的椅子,竟然柔軟適中,坐起來特別舒服。而不知從那裡吹來透涼的風,也是讓人感到十分清爽。

老張看著妻子的面容,還是如同以往一樣美麗動人。老張忍不住地熱淚盈框,正想要說些什麼,卻再也無法襟持地擁抱了眼前的妻子。此時此刻他只想與妻子緊緊相擁,再也不想失去片刻的相聚。老張對著妻子說了好多好多的話,把這幾年孩子們、孫子們的事都拿出來講,彷彿迫不及待地想把妻子沒參與到的所有事都一次說完。直到外面的天色漸漸微亮時。妻子站起來,用很溫柔語氣告訴他:「阿張,請聽我說,你該回去了,你還不能留在這裡,你時間還沒到,還有很多很有趣的人生要去體驗,你得趕快離開吧。」老張一臉茫然不知如何回應,只是聽到好像有人在叫他......。

「老張、老張,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醒一醒。」只見老張慢慢張開眼睛,看著週圍同樣是一片白色的牆面,可是光線卻顯得有些刺眼。原來鄰居看到老張突然昏倒在社區圍籬旁邊,緊急把他送醫院急救。

一週後,老張的子女、孫子們紛紛從國外趕回來,急忙著想要帶老張去做各種醫療檢查,卻都被老張一一拒絕了。只有老張自己知道,他身體還行,還有好些日子可活。最重要的是,他沒有忘記那天在月光下的相遇。他知道有天他將與妻子再次見面。子女、孫子們見老張如此堅持,也只好利用回來的這段期間陪伴老張到處走走,給了老張一段家人團聚的快樂時光。

後記,寫下這短篇小說,其實是感受到社區裡有許多老人家,他們的子女多半不在身邊,但他們不論是自己一人或是夫妻,似乎也都能過上簡單快樂的生活。以此為構想,加上了我對曇花的那種奇異的想像而生成這篇文章。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