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X

我是MAT-X

20180726,弦子好友发文作证

关于被朱军侵害的女生(下文称弦子)的陈述,我觉得我不应该保持沉默。因为我是事情发生后第一个知道此事的人。

具体的日期我不记得了,但是那一晚以及随后两天发生的所有狗屁倒灶的事情我都历历在目。弦子从朱军的化妆间走出来后就坐在了我的身边,她当时有些惊慌和不安,和平时可爱又礼貌的她全然是两个人。我发现了她有些不对劲,问她是否不舒服,当她告诉我朱军猥亵她的时候我十分震惊,三观都有些崩塌。虽然平时和朱军接触不多,但我们一直认为朱军是一个正直且容易流泪的柔情铁汉,所以我们对朱军平时都十分尊重,称呼他为 “朱哥” 我完全不敢想象也不敢相信“朱哥” 会是那样的人,于是反复不断的问弦子,她是否确定朱军对她有侵犯的动作,她回答的很坚定。当朱军从化妆间走入录播厅的时候,侧目扫了我们一眼,那个警告的眼神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朱军将这件事抛诸脑后立刻投入录制和嘉宾谈笑风生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像吃了翔一样恶心。

当我听弦子说完她的在化妆间的经历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什么是鳄鱼的眼泪。以下是我回忆起的弦子的陈述:

弦子走进朱军的化妆间想要采访他,当只有两人的时候,朱军拿起弦子的相机把玩起来。简单吹嘘自己权力多大之后,朱军开始问弦子今后的打算,弦子说想要考研。朱军问考哪里的研究生,弦子回答北京电影学院。朱军此时来劲了,说自己和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是好朋友,可以帮她跟张会军关说一下。弦子礼貌地感谢了朱军并拒绝了他的好意。可能是她平常对人很礼貌说话有些嗲,让朱军对她产生误会,便开始对她侵犯。她的反抗并没有让朱军感到害怕,拯救她的是采访嘉宾突然来到化妆间。

我听到这些让她不要声张,从长计议,便投入到工作中去了。等到录制结束,大家才发现弦子消失了,电话也打不通。我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由于担心她想不开,便顺着央视回学校的路步行找了两个多小时,大概从夜里十一点找到凌晨一点。终于我打通了Z老师的电话,Z老师告诉我她和弦子在警局很安全。我对Z老师报警的做法表示不理解,担心朱军因此会因此迫害弦子。但Z老师劈头盖脸将我痛骂一顿,认为白教了我三年。现在想想,Z老师是对的,作为一个男生我低估了这种事情对女生心灵的伤害,我对当时我的懦弱表示忏悔。Z老师让我转告不明情况的其他实习女生,弦子很安全,并坚守这个秘密。我坚守秘密直到毕业,一直都没有澄清的机会。几年来,各种谣言像病毒一样传播,我希望我详细的陈述能让很多不明真相的朋友知道这件事的真实面貌,不要再继续伤害受害者。

和Z老师通话之后M老师给我打了一个很长的电话,这个长电话主要是在问我弦子在哪,她想见到被害人。由于M老师是央视的导演和朱军关系密切,并且我对z老师有承诺,所以我并没有告诉M老师弦子的位置。

这个电话的主要内容如下:

1,这件事已经惊动了央视的高级领导,好像是副台长,我记不太清楚了。央视领导要她立刻平息这件事情。

2, M老师想要见到弦子问清楚情况。

3,让我劝慰弦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第二天,M老师来给我们上课,课上拉着我出去,在没人的楼道进行了一场谈话,这场谈话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基本内容如下:

1,首先是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套近乎,非要把师生关系拉扯成为姐弟关系,以姐姐的身份让我劝弦子放弃追究。(因为我是第一位知情者并且和弦子关系很好)

2,说明了自己的不容易,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发酵,自己会丢掉央视和学校两方面的工作,大致原因是违规带实习生进入央视实习,出事之后央视会和她切割,并告诉我她给朱军打了几十个电话,朱军并不理她。同时他又担心自己身为老师没有保护好学生,学校会追究她的责任。

3,同时M老师也唱了高调,称如果我们有确凿的证据,她愿意承担起作为老师的责任,辞掉在央视的工作,一起指证朱军的恶行。

4,弦子彻底不理她,她让我转告受害者,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并觉得可以商量一些赔偿,是什么赔偿她并没有明说。

5,可能仿佛也许说了一些威胁的话语,如果这件事继续纠缠下去不但不能告倒朱军,以朱军的权力和影响力完全可以让弦子在圈内混不下去。是不是威胁我不做评论。

6,可能仿佛也许对我的利诱,首先夸奖我是明事理的好学生,专业也很好。然后给了一些我未来的可能性,具体什么我就不说了,但是她跟会说话,是不是利诱我不评论。总之她希望我去劝弦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由于弦子和Z老师根本不理她,她唯一能找的人就是我。

7,我同M老师所有的谈话,凡是涉及到朱军姓名,她都要求我使用代称 - 那个人。那个人的名字有什么可怕的我至今都不知道。

这个场面的描述全都是真实的,但我认为每个人都是利己的,她这样做无可厚非。希望我的描述不要让M老师觉得难堪,不是针对M老师,而是希望全部地展现出我所看到的事实。令人遗憾的是那时候存留我和M老师极富戏剧性通话录音的手机弄丢了,我手中的证据从此遗失。

不管读者信不信,我从未打算接受利诱,不是出于高尚,而是根本不信。但是我还是在事发几天后见到弦子并按照M老师的要求劝弦子放弃抗争,因为我担心她的安全。最后由于有人出面找到弦子的父母,弦子放弃了抗争,但拒绝了侵害方开出的一切条件。

我希望大家不要指责弦子体制内的父母,这件事受伤害最大的应该就是视弦子如掌上明珠的他们了。她也和我说过她的许多家事,我不方便透露她的隐私,但她的父母绝对爱他超过一般的父母。她父母内心遭受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她的父母绝对不是懦弱的人,而是面对权力铁幕无力反抗的可怜人。

事情已经过去四年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Z老师在电话里骂我的话语:我真的看错你了!我真的白教你了,你以后不要说是我的学生!我丢不起这个人!

当时她挂掉电话的那一刹那我觉得她是个傻逼,现在想想我才是傻逼!我毕业到现在都因为我的懦弱不敢见Z老师。我想现在我有勇气了!

文字来自图片转换

图片来自:https://m.weibo.cn/status/4266164592366938?wm=3333_2001&from=1089393010&sourcetype=weixin&featurecode=newtitle&sudaref=login.sina.com.cn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中国MeToo:20180726-朱军-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