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JC

無厭無止,無忍無靜, 無明無醒,無間無有, 本相是苦,人間何趣? 這裡是個講述怪誕的地方。

幫幫忙

如果您是上班的時候經過這裡,歡迎進來看看......


對於從小有靈異體質的人來說,我是屬於那種訊號接受特別強的類型,對於來自異界的"朋友"早已見怪不怪,對我來說困擾不在於"見到"而是"聽到",總有些"朋友"有著訴說不盡的冤屈,我一介凡胎肉身,實在是愛莫能助,何苦在慢慢長夜糾纏擾人呢。

這次換的這份工作清幽許多,已經許久沒有來自異界的干擾。於是我決定在這個月搬進去公司宿舍,也好省下租金,反正母胎單身的臭宅了無牽掛,何處都能成為家。

畢竟"乾淨"的居住環境可遇不可求,上下班的路上,難免偶爾會遇到,要是不小心被纏上,那可是又要叫苦連天。

某日夏夜的炎熱打斷了我的好眠,宿舍空調不知道什麼時候壞了,牆上的時鐘停留在夜半三點,「噢....拜託....」我手捧著臉無力的呻吟起來,受不了屋內的熱氣,索性到公用冰箱裡拿瓶涼的吧。

迷濛間我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披頭散髮形同枯槁.....,或許是長時間沒有遇見了,我竟然忘了要避開目光假裝看不到,直勾勾的呆望著,心中納悶著,「這裡不是很"乾淨"嗎.....怎麼又遇到了?」 等我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對方發覺我看得見祂,步履蹣跚的向我的方向移動,

「幫...幫幫我...」氣若游絲的聲音緩緩飄來。

「祢才幫幫忙吧!」滿腹憋屈的我無奈的抱怨,閃過對方,拿了冰箱裡的東西快步轉身離去。至此之後,夜半就時不時的就會傳來幫幫忙的聲音,讓我又重新翻找出了耳罩,回到了過往的日子。不知過了多久,某日當我不經意想到此事時,發現已經好久沒有出現這個聲音了,心想總算熬到聲音消失了。

當時正在前往公共浴室洗澡了路上,說來也巧 ,我又撞見了"祂",只不過這次祂是以躺著的姿勢出現的,我沒有多想,如遇劫匪般快速跑開,索性澡也不洗了,當一回真正意義上的"臭宅"。

接連幾天"祂"都維持的同樣的姿勢,動也不動守在原地,我心想這樣也不是難不成在宿舍的日子都不用洗澡了?「幹!真是個難纏鬼!」原本犯嘀咕的我越想愈發一股怒火,氣不打一處去,不知哪來的勇氣,我打算前去攤牌。

路上我越想越不對,有生以來我好似沒見過鬼以躺姿出現的,不覺間也已來到"祂"的跟前,近距離的關係,我撇見"祂"胸前的員工證,「公司的同仁?」我納悶著,彎下身查看,散亂的黑髮下隱約看的見鐘秀琴三個字,「秀琴...好熟悉的名字!」我不自覺摸了摸下巴。

「啊!是跟我同期進公司的業務部助理!」我輕聲驚呼到,她來公司一陣子後就沒再出現了,當時大家都認為是新鮮人不黯人情世故,不辭而別另謀高就去了。「怎麼會...」雖然是不同部門,但由於同為新人,那一陣子相處的還滿融洽的。

不可置信的我蹲下身想再確認清楚員工證上面的名字,下意識的撥開亂髮,拿起員工證,鐘秀琴三個字清楚的映入眼簾,就這一瞬間,刺鼻的腐臭味與眩暈感同時襲來,這裡是一具腐屍,她死了,之前跟我求救的是人不是鬼......。

如遭電擊般的我狂亂的竄起,拔腿奔向員工宿舍尋找鄰近的同仁求援,「阿光!阿光!幫幫我!」我向迎面而來的同仁急呼,詭異的是對方如若未聞般逕自前行,直至穿越我的身體揚長而去。

接連怪事令我脊背發寒,冷汗潺潺直流,慌亂下我追上阿光,拍向他肩膀,沒想也是如同抓空氣般穿了過去...,這下我可徹底的慌了,瘋狂嘶吼想引起周圍同仁注意,卻是徒勞無功,慌亂過後我力空氣盡的跌坐下來,喘息間才發現,鍾秀琴的鬼魂站在不遠處,一臉詭異的表情死盯著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