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JC

無厭無止,無忍無靜, 無明無醒,無間無有, 本相是苦,人間何趣? 這裡是個講述怪誕的地方。

逃牲道

如果您是上班的時候經過這裡,歡迎進來看看......

在社會上人一但犯錯,便難有重來的機會,

好不容易熬到踏出獄所,卻像是進入另一個牢籠,

異樣的眼光,罪惡的紀錄,一輩子的枷鎖。

換上防塵服,罩住身上的花花綠綠,

揮別過去的荒唐,格外珍惜目前平靜踏實的日子。

我在一家食品加工廠上大夜班。


屠宰好的豬一列列的吊在掛架上,靜待著下一輪的裂解,

一旁年紀較輕的夜班同事正圍著掛架上的豬打鬧,

嬉鬧聲中的身影,像極了曾經少不更事的我,

熄去手中的煙,帶上防塵帽,準備換班上工。


老陳年紀大我一輪,我們是大夜的老搭擋,

已經早早交接完,正在盤點今天要進出的數量。

「阿志,最近早班新來一個火辣的阿妹仔,你咁知?」

老陳宏亮的嗓音迴盪起低級的話題,大夜班總是這般開場。

其他大夜的同仁邊搭話邊往各自負責的區域移動,

我正將掛架上的豬,一落落的堆到工作台上,

夜班的同事也正陸續離開,隨著嬉鬧聲遠離,

偌大的廠區,剩下空調單調的聲音。


今天白天剛好有兼到工地臨時工,壓縮機規律的機械音,

喚起我體內的瞌睡蟲,止不住的睡意湧現,令人哈欠連連,

揉揉眼窩後,我加快動作以抵抗睡魔,心中盤算著,

休假要與阿琴約會的地點,忽然響起掛勾與掛架碰撞的聲音,

打斷了我的思緒,啪、啪、啪豬肉互相撞著,

「阿弟仔!下班趕緊回家,不要玩了啦!」我扯起喉嚨喊著。

聲響未曾停歇,這是有人穿梭在掛架區,且越發急促,

沒有多想,我繼續著手頭上的工作。


不知過了多久,隨著一批批的豬送上工作台,

我也逐漸靠進聲音來源,遠遠的我瞧見,

那同樣是大夜的同仁A,在不遠處來回穿梭著,

我瞧了瞧時間,他竟這樣走了快2小時,

叫了聲A,見他沒有回應,我走入掛架區,

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見A放聲大叫,拔腿就要跑,

我趕忙發拉住他,表明身分,「A!我阿志呀!」


「志哥!」A一臉驚恐望著我,氣喘吁吁,滿身大汗,

癱坐在地上,「呼~得救了...」A微微顫抖的說著,

A說他在附近拉貨的時候,有人往他耳朵吹氣,

他以為是阿弟仔他們在惡作劇,轉身要嬉鬧時,

發現身後沒人,便沿著所在的這排掛架搜索,

就在他放棄找人要回去工作時,他發現自己迷路了,

一排排的路沒盡頭的延伸,呼喊也沒人回應.....


A驚慌的說著,此時隔著還在搖晃的豬隻的間隙,

我驚見A身後幾排的掛架上,有雙腐朽的眼睛正盯向這裡,

就在豬隻被掏空的體腔內,攀附著一隻"小鬼",

殘破的身軀正倒掛著緩緩爬出......

不多作解釋,我立馬拖拽著A朝外邊狂奔。


見到老陳在前方入口不遠處,我揮揮手急喘喘的呼叫,

老陳應聲回頭,驚恐的望著我們,就這一瞬,

在他驚恐表情的後面,我見到有一隻小鬼伏在他身後的牆上,

正要往他耳朵吹氣,幾乎同一時間,老陳朝我這邊的方向奔來,

而A卻往我耳朵吹了一口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