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tin Chen

大學中文系講師|第7屆金馬亞洲電影觀察團成員 電影|戲劇|文學|音樂重度痴迷者。 經營臉書與IG粉絲專頁「映画案內所」。 https://linktr.ee/arstinchen

散文|南方之海(中篇)

這是一則因夢而生的故事,寫來想念我的阿嬷,和記下那個玄幻奧妙的經歷。

二、 應無所住

回鄉的前一晚,我早早便入睡,但不知何故總是輾轉難以入睡,我在床上不停地躁動,不多時,汗水便浸濕了我的衣褥。但我必須休息,就在我半夢半醒之際,寂惺間,彷彿有ㄧ名女子緩緩向我走來。我正想開口問她,但她伸手向我示意,只給了一抹淺淺的微笑便轉身走遠。離去時,遍地生蓮,明亮的光線乍洩,刺眼地將我喚醒。已經是清晨,尚未被陽光蒸熟的朝露,將光線折射進窗,燙醒了夢中的我。我緩緩睜開雙眼,那女子的身影彷彿還未離去,她似乎仍然牽念著摩訶迦葉當時在靈鷲山上那輕輕的一笑。


我起身,坐在床邊。腦海中盡是浮現著《金剛經》的偈言。


口中靜靜地默唸著:如露亦如電。


在回鄉的火車上,我一直在回想,那個近似真實卻又如夢的情景,模糊的身影在最近幾天裡反覆的出現,又消散,又出現......

歷經五個多小時的車程,火車終於抵達我的家鄉,屏東。車站的出口,是母親笑盈盈地向我揮手,準備要接我回家,享用她精心準備的晚餐。一路上,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母親分享昨晚的那場夢。結果,只換來母親簡短的回應:「應該是觀世音菩薩顯靈。」我聽了母親的回答,雖然沒有深深的相信,但卻讓我若有所思。


或許,真的只是一場夢,如夢幻泡影。


因為這兩個夢,令我安心許多,如果那模糊的身影,都如同我所想的是阿嬷。至少我能知道阿嬷並沒有受到苦難的考驗。想著阿嬷,讓我記起一則小故事。從前,有一個不識字的年輕柴夫,因為聽聞一段經文,而皈依佛門。有一次,寺裡的住持決定要傳授衣缽,因此宣告寺內的所有僧人,將幾年來習佛的心得抒發。其中,住持的座下大弟子,呼聲最高,因此他在牆上題了一偈:「身如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眾人見偈,皆覺得驚奇,然而住持看了一眼只是言道:仍在門外,不入門中。隔天,牆上又多題了一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住持見了不願多言,在夜半裡喚這個不識字的小和尚入室,授其衣缽。小和尚就是後來的禪宗六祖—慧能法師。

我永遠記得阿嬷時常叮囑我的話:「壞的事情,睡一晚就會忘記。」可能這是鄉下人樂天知命的開朗性格,因此阿嬷才懂得這般道理。從前人也沒有機會念書,道理,都是從生活中經驗來的。阿嬷她並不識字,但我總是覺得這句話有更深層的意義。後來,我因緣際會拜讀了《六祖壇經》,讀到慧能祖師在大徹大悟的瞬間。隱約之間,阿嬷的那句老話又再度浮現,這不正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麼?而那個不識字的小和尚和阿嬷的形影彷彿重疊,使我仍舊看不清楚阿嬷的模樣,只能繼續描繪她的輪廓。

至於那個淺淺的微笑,雖然在阿嬷的身後,但祂卻以巨大的溫暖覆蓋著整個空間,光耀而智慧的明亮,令人感到舒適。我的身子頓時感受到輕靈,像是在母親的羊水中悠游著,不需要學習,只需要純粹地呼吸。對於菩薩的牽念,和對阿嬷的懷念是同樣的。祂的神情和姿態,好似彼此在千百年前便已結緣。「為此,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為了今生的相遇,詩人發下大願,願化作一棵樹,在路旁綻放與凋零。我相信,這個夢中的奇遇,在前世,我必也求了不下百年。因此我知道,我必定在某一處見過祂。

而那如幻似真的夢,仍然在夜裡交錯盤旋。如鷹般的尋找適當的時機,飛撲而下直搗我腦海中黑暗的角落。我似乎需要尋找出口,一個將夢解開的出口。             

回鄉後的隔日,夢便驅使我早起,梳洗後,我便準備前往南海寺,對於去南海寺的執著則是直覺所驅使的。我騎著機車迎著風,在風裡,夢中的情節反覆播放著,一直到南海寺門口,我才稍稍回過神來。因為,寺外一片的寧靜,將機車的引擎聲襯托的如此吵雜。我在門口徘徊了許久,些略緊張和期待的情緒,使我有點恐懼。只是,看著身旁零星幾位善男信女泰然自若的走進寺裡,我的心便也逐漸地舒展開來。

南海寺,坐落在屏東高中旁隱密幽靜的巷弄內,和台北龍山寺一樣,遺世而獨立。唯一不同的是,它並不會總是湧進千萬香客的朝拜,因此,似乎更適合出家人修行。據說,南海寺是普陀山觀音菩薩在台灣的渡化道場,落成時,是由星雲大師主持大殿開光的。走進南海寺,映入眼簾的是一尊金身的觀音菩薩,祂偌大的身影正俯看著眾生。祂傾聽著眾生的心願、觀照著眾生的苦難。我忽然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如一粒沙,我只能誠心地向菩薩鞠躬禮拜。

曾經,有一個人舀起一斛水到佛陀面前。

「祢看見了什麼?」那人問。

「我看見了大千世界。」佛陀回答。


佛陀是如此充滿著大智慧的,祂在一斛水中,看見了生命的流轉,看盡了大千世界中的形色。而人,不過是水中看不見的小小細胞,大千世界裡易逝的小小沙粒又有何狂妄自大的本事呢?

一個親切和藹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是南海寺的女尼。她問我是否要焚香供燈,我點了點頭予以回應。拿著香燈,我跪在菩薩前,向菩薩說明來意,並且希望菩薩能保佑我研究所的課業順利,以及閤家平安順遂。膜拜後,我將香燈供在寺門側的燈臺上。然後,我叫住了那位女尼,希望他能為我引見南海寺的住持。


(未完待續⋯⋯)

---

☀️ 喜歡我的文章嗎?成為我的讚賞公民:https://liker.land/jingfuchen81/civic

☀️ Follow me:https://linktr.ee/arstinchen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散文|南方之海(上篇)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