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夢境日記

記錄我的真實夢境,這是關於另一個世界的日記。

大雨滂沱,閻貓找我。

(edited)
夢境時間:2020.11.11
《角色前提概要》
我養的貓:米克斯棕黑色相間的虎斑女孩,化名為 D
女友:化名為 L

  鄉下小鎮,天空陰灰,L坐在我機車的後座,雖有安全帽的阻擋,但檔不住彼此愉快又放鬆的心情。我們沒有目的四處閒晃,這裡是沒見過的夢境場面,並順著感覺,騎進一條較窄的林間小路。

  平坦的淺灰色柏油路,左右兩排是鮮綠茂密且高大的樹林,雖看不見這條馬路的盡頭,但我有L陪伴著,無論前面是什麼路,也不是這麼重要了。沿著路邊欣賞風景,發現左手邊樹林的上半部,有一部分露出了一大片天空,原來左前方有棟建築物。獨棟的房屋,是三角形的屋頂,看上去不曉得有沒有3層樓,看是一戶大家庭,只是奇怪,為什麼那戶人家,都散落在馬路中央站著聊天?也許很享受大自然的壯觀吧。

  可窄小的林間只有一條路,不想回頭的話,我只能硬著頭皮,小心地騎車穿越前面那堆人群。

  靠近後才發現,人比想像中來的多,我幾乎是用牽車的速度慢慢滑行,邊騎著邊喊借過,就在騎到人群的後半部,感受到突如其來的一掌,往我後腦勺上方用力的巴了下去,我順勢往回頭看是哪個沒禮貌的人,穿越站在馬路上聊天的人群已經很匪夷所思了,小心過路還要被攻擊。結果是一個阿伯,有著一張看起來好像欠他什麼的那種臉的阿伯。

  停止了穿越人群,我把車停到距離比較近的馬路右側,L阻止了我說不要過去,但我一氣之下不聽勸言,脫下安全帽,走回去了人群,請L在車邊等我。走到人群裡,看到那位阿伯,直接一鼓作氣把他給撂倒,讓他平躺在了地上,倒下的震動還不小,之後緊擰著他的領口,大聲地問:「你打我什麼意思?」聽到我口氣兇狠,其餘站在馬路上聊天的人群見到此景象,才慢慢退回去了他們自家的空地,有幾個則是遠處圍觀著。我接著問:「怎麼,要不要報警,請警察來理論?」看阿伯欲言又止的,時間這樣拖著也不是辦法,我便作罷了。

  回頭走向有L在的車旁,差點踩到地上不知道誰打翻的一大灘珍珠奶茶。

  還沒準備騎上車,就突然下起傾盆大雨,外頭的人都匆匆忙忙跑到屋內,見傾盆大雨轉為暴雨,腳邊也已開始慢慢淹起水,剛剛散落一地的珍珠奶茶一下子就被沖刷消失。我趕緊帶著L躲到那戶人家門外的屋簷下躲雨,再自己回去把車牽過來。跑往機車時,突然有個念頭閃過,我原本車上是不是有載貓?這瞬間讓我心頭一顫,因為我車上什麼都沒有。

  我想起貓身上有植入晶片,便拿起手機裡翻找D的名字,看查詢顯示的位置有沒有在這附近,或者用手機裡的呼叫功能試看看附近有沒有發出什麼聲響,儘管滂沱大雨的一直干擾著視線與聽力,但不妨一試。

當夢裡的我認為貓身上有植入晶片,儘管與現實不一,但我在夢裡這麼想的同時,貓身上就自然有晶片存在。
意為:在夢境中的你越是強化思想,越篤定會如何發生,夢就會依你的思想而運行。

  當我正拿出手機要翻找的時候,撇見匆忙跑進屋裡的那群人裡其中一位媽媽,懷裡的小嬰兒因為推擠手滑而隨著雨水被沖進一條水溝裡,水溝不寬,但很深,雨水不斷灌進來,小嬰兒早已經滅頂了。我把手機隨意地放進被雨淋濕的口袋裡,直接往水溝那衝過去。跪撐在地一手伸進水溝,很幸運地一下子就抓住了嬰兒,趕緊給拉了起來,先交給L抱去屋簷下躲雨,猜想,會不會貓也早被沖進裡頭?繼續抓啊撈的,真的撈到了一隻貓,但這隻貓比我記憶裡的D還要小隻,由於水溝裡的水與泥巴使得貓毛顏色混濁不清,我看不清楚毛色,就無法斷定這隻貓有沒有可能是D,只能先救了再說。

  嬰兒與貓,像是安靜地睡著了一樣,讓他們癱軟的小身子躺在屋簷下沒有被水淹到的地板,趕緊按壓胸腔搶救,哪怕與時間爭得一絲氣息也好。按壓得過程意外的游刃有餘,也許人在緊急時刻,都會因為腎上腺素而釋放特別的技能。嬰兒先開始咳嗽,像流口水一般,從嘴角流出了一些水,便慢慢開始有了呼吸,隨後大哭了起來,平時最討厭小孩子哭泣的我,這回的哭反而是好事,我趕緊請旁邊的人把他抱去室內,讓他媽媽抱抱嬰兒,也暖暖彼此的身體。

  接著搶救這隻貓,我一開始非常緊張,深怕這隻就是D,眼下按壓胸腔好一陣子,這隻貓終於咳出水了,然後開始掙扎,受了驚恐後免不了想躲起來。我迅速抱起了貓,隨L一起進屋裡去,貓被幾個人接手抱去照顧,他們親切地請我去沖個熱水澡,畢竟全身都淋濕了,謝謝我剛剛奮不顧身的在水溝撈命,也對阿伯的無禮舉動向我道歉。

  事情看似也告一段落,我簡單沖洗乾淨,換了乾淨又合身的衣服後,只想趕緊去看看貓的狀況。

  貓被擦乾後冷靜了許多,被安置在一個大的牛皮紙袋裡,我也覺得奇怪,不過還是去紙袋裡看看。D是虎斑貓,可這紙袋裡的是…三色花貓。那我豈不是在這段時間裡,都讓D自己在大雨洪水中繼續掙扎受苦…?

  屏著呼吸二話不說,我直奔屋外。恰好外頭的雨水停了,淹水也都退去。我拿起剛剛的手機,卻找不到關於貓咪晶片的軟體或系統,更沒有D的名字,翻開剛剛翻找的檔案中,只有一個笑臉的表情符號,旁邊還有一段沒看過的數字:#48782-26

  嘖,有看沒有懂。

  決定拋下科技的依賴,我像瘋了似的奔去一旁的還積水的水溝拼命撈找,沿著水流的方向穿過一旁的草叢,到了一個荒野的空地。一眼望去,大片的灰白色水泥、雜草、水溝,與好幾個國外一般又圓又大的排水口,還能一覽無遺旁邊山下的小鎮。水往低處流,擔心貓會不會被沖到哪個水溝卡住,我開始沿著水溝下游尋找,每個雜草堆或大型垃圾都不放過,也看見了很多小貓的屍體,每隻大小與剛剛三色花貓差不多,很整齊地在某條水溝旁躺著,看著被洪水的無情淹沒的小可憐們,滿是心疼之餘,也一邊看著:橘貓、花貓、白貓、黑貓…為什麼就是沒有虎斑貓、沒有D的毛色…。心痛的除了看著這些逝去的小生命以外,更心痛著怎麼找不著自己的毛小孩。

  附近又是高大樹林與草叢,又是一堆屍體,L擔心有蛇想趁火打劫來獵食,也不敢面對小貓的各種屍體,留在上游不遠處等著我。不過旁邊有一群那戶人家的年輕人,知道我正在找貓,他們很貼心地一起來幫忙尋找。我強忍著眼眶裡的淚水,不停地繼續翻找每個水溝、每個下游處、每個可能會被卡住的角落。

  全部都沒有D的影子。

  在瀕臨絕望之際,腦袋突然被點醒一般,想起了剛才的那串數字。我迅速拿起了手機,試著用撥打的方式,看看能不能有什麼線索。按下撥打,手機緊靠在耳邊,眼睛下意識地慢慢閉上,不能錯過一絲一毫地專心聆聽通話的聲響。

  「嘟...嘟...喀喀 —」

  電話通了!我馬上睜開眼睛,可眼前卻不是剛剛的灰白色水泥的下游處。

  是一片灰暗但寧靜無比的空地,連地板都不是這麼紮實。回來前方的畫面,有一束光打在一組桌椅上,像閻王審判的那樣,四周什麼都沒有,只有那一道清晰的指引。緩慢靠近後仔細一看,才知道那原來不是閻王,是閻貓,並對著我開始說著中文。看到這個畫面,心中猜想D八成不在人間了,閻貓才會把我帶來這裡。

閻貓問我:「你來找她嗎?」

『對,能不能讓我知道她在哪?』壓下緊張,恢復冷靜後我這麼說。

「她一直都很害怕,也很努力的在等你找到她。」冷冷的語氣中似乎帶點斥責。

  隨後上空出現了畫面。是一個躲在角落的視角,背景與剛剛下著雨的樹林很像,接著檔不住大雨沖刷,視角移動了,因耐不住水的洶湧,在水中不斷地翻滾,直到漸暗後消失。

  原來,閻貓給我看的,是不久前的D的視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