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工。記錄

此處收錄了女工權益與生活資訊平台--尖椒部落--在七年中發布的女工原創作品精選。她們通過作品展示了各自人生路途中的思考、心境、掙扎和探索,以及在彼此的經驗中獲得的啟發、連結和印證。 尖椒部落雖已退出歷史舞台,女工的創作卻不會止步。 完整網站內容請見:https://web.archive.org/web/20210715122223/http://www.jianjiaobuluo.com/

在工余时间,在深夜的厕所……她们写作,写作,写作【城市建设者们的阅读、书写与创造 01】

她们是服务行业从业者:家政工、月嫂、收银员、餐厅清洁工……她们被人称为“大龄女工”,在工作中受过歧视和冷眼,也受过不公平对待,有苦无处说。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热爱写作。
你喜欢读书吗?喜欢写作吗?
你觉得写作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吗?
离开校园,进入社会后,你还尝试过写作吗? 在4·23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4位女工友写下她们与阅读、写作结缘的故事。
原文发布于2019年4月28日,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插画师:楠神大人

她们是服务行业从业者:家政工、月嫂、收银员、餐厅清洁工……

她们被人称为“大龄女工”,在工作中受过歧视和冷眼,也受过不公平对待,有苦无处说。

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热爱写作。

即使一开始不被看好,即使自己也曾怀疑自己有没有写作的天赋,即使面对时间贫困、资源匮乏,她们也没有放弃用文字发声。她们的作品被发表,收获了同样来自工人的关注和共鸣。

谈起自己的经历,她们总是很谦虚。她们把光环让给别人,反复强调其他人给自己的支持和鼓励。

但在她们的故事中,最闪光的部分,还是她们对自身和社会的思考。她们用自己的经验,鼓励所有和她们一样热爱并尝试写作的人:我们能行,你也可以。

在城市的大街上,随处都能看到这样的打工群体:她们一手拉着拉杆箱,一手拎着包,肩上还背着个双肩包。她们是来自农村的劳动妇女,城市的下岗工人,奔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城市人称她们为:拎包族。
拎包族指的就是我们,我们同时也是家政工人。
我们是一群拎包族家政工人,拎着个大包,从老家出来。包里装着一年四季的衣服,来到这高科技飞速发展的大城市里打工。
我们是一群拎包族家政工人,都是为脱贫而离开了家。为了给家里的老人养老,为了家里还房贷,为了让孩子做有文化的人,也为了供孩子上大学。
——马湘湘《脱贫而来,老去而归,我们是拎包族家政工人》

我的老家是有北疆煤城之称的双鸭山市,上世纪是黑龙江省最大的产煤基地。随着经济的下滑,矿产资源的枯竭,煤城也出现了下岗、下海潮。

随着失业者越来越多的出现,又出现了外出打工的潮流。

在2005年,我一手拉个拉杆箱,背个双肩背包,手上拎个包,随着打工潮涌进了北京市的家政服务行业,成为“拎包族”劳动者。

那时的家政公司是每个月在工资里扣除服务费的(客户每个月把工资打到家政公司),每个月只有两个休息日。

经历了血的代价后,在2008年1月,家政工每个月才有四个休息日。 每个周末的休息日,我都去家政公司住,白天和来自五湖四海的家政姐妹们“侃大山”,聊家常。你说这家不好干,不让洗澡,怕费水,她说那家难伺候、事太多……

白天有时去逛街,有时干个小时工挣点零花钱。就这样混过了几年。

在这期间,我目睹过家政公司的客服把年龄大的工人赶出公司,扔出箱包;也目睹过客服的敲诈,会来事的,给客服买好吃好喝的,客服便给她们优先安排上好的客户,不会来事的,客服就置之不理,就连小时工也不给;也目睹过家政工被客户半夜赶出家门,工资都没拿到,公司对此事是置之不理。家政工人出现的一切问题都是自己解决的。

在2015年的3月,我参加了北京鸿雁社工服务中心“关注流动妇女,关爱家政女工”的活动。家政工在周末休息日可以免费参加电脑课(我学得不精)、英语、瑜伽、剧场、唱歌跳舞等,有时也讨论家政行业的新闻。

一年后,我看到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的朋友圈消息:工人大学招收15期学员,网上授课免费学习,要求40岁以下,三年打工经历。

我看到后真的想学,看看报名条件,知道自己已经过了参加学习的年龄(那年我49岁了)。我曾经错过了上大学的机会,一直心存梦想,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提交了没写自传的报名表。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就接到微信:“我是吕途,工大教师,请写自传微信发给我或我的邮箱”。后来一想,就算写自传年龄上也未必能通过,我便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让我没想到的是,连着两天又接到吕途老师的微信消息,让我写自传。我出于礼貌就回复她,借口说自己年龄大了,把学习机会让给年轻人。她却说:年龄不是问题。我只好晚上就写了自传发给她。

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了回复:“认真读了你的自传,一定招收你参加学习,只要你愿意坚持,我们一起共同学习进步。”

就这样,我参加了半年的网络课程,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利用业余时间,每周都要写篇周记提交。不知不觉中,我就把自己从事的家政行业“朝阳产业”里的看不见的“黑暗”写进了周记里。

学到马克思的《资本论》时,我想起一些家政企业打着为打工者解决就业的旗号盘剥家政工,就写了篇关于家政公司的搜刮手段的周记。吕途老师把我的周记推荐给尖椒部落发表,题目是:《黑心公司诱使客户频换家政工,只为搜刮她们的血汗钱》。

我才知道尖椒部落是为劳动者发声提供的写作平台,就与写作结了缘,也与尖椒部落平台结缘,每次投稿必投尖椒,其中一篇文章在今日头条上阅读量超过八万。成功发表文章时,我都会发给吕途老师看,她说:“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希望有更多的家政劳动者参与写作,把资本制度下的中国家政工人的生存状况一一揭露出来。为推动家政立法制度的公平公正,每个家政工都有义务发声。

写于2019年4月19日晚。在奔驰回京的长途列车上:双鸭山——佳木斯——北京。

这么多年我们就在忍耐、搬家和流动中熬过。
我眼看着我的丈夫从一个工地到另一个工地,建起一幢又一幢高楼大厦,而我们却只能蜗居在城市逼仄、脏乱的角落里,期待着明天会更好。
有时候回头想想,我真佩服自己的顽强。我有时也会问自己:是什么支撑着自己熬过这些年?是希望吗?好像是,我还天真地期待着融入这个城市。
然而,这希望只是一种自我安慰,是乐观主义者的解脱词,是虚无缥缈的梦……
——柳平《蜗居十年:抬头见鼻涕虫,低头遇蛇与鼠》

 “你是我最美的相遇,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这是描绘爱情的话,但是,我想用她来形容我和我的恩师——吕途老师的相遇,感觉也只有这句话合适。

我从小只对数字感兴趣,对文字组合只有抗拒和焦躁。

上学时期,平时抢同学的作业来抄,考试时交白卷。

二十多岁时,我写了封情书追一男生。人家倒看顺看看不懂,大概是钻研了个多小时后还没猜明白,回头来找我:“请翻译一下意思。”并说了一句:“你的组词造句咋特么的一塌糊涂呢?”

后来,我遇到一个写情书的高手,他差不多隔一天一封信,且是洋洋洒洒一大篇,有时候还有书本邮给我,估计我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学着看“长篇大论”的。

那时候,我在一个大山里的小学呆着,交通极不方便。而我每天得陪伴着一群留守儿童,没空天天跑十几里路以外的邮局。邮局也只有一个星期送一次信。

所以我收到了好几封信后会回复一封信。回这封信的时候,也是我最头疼的时候,有时候就干脆把他寄的书本随便打开一页,抄几句。

所以他总是怀疑我捉弄他,过了两年,没通知我就抛弃我了。

四十多岁后,我仍然害怕辅导孩子们的作文。

转变是发生在2017年,春天来到时,有一天,我看到朋友圈有一个免费学习的招生信息,我对里面的几个课程有兴趣,报名了,于是我非常幸运地遇见了吕途老师。

学习是有作业要求的,我硬着头皮抄书,还有学习视频里的话,也截屏抄下来,东拼西凑交上去,也会得到老师很多的鼓励话语,我像个小学生一样高兴得手舞足蹈。

后来,老师还把我的几个造句给修改后,发到公众号上。这时,我才不再怀疑,老师的鼓励是把我当小孩儿一样安慰。我感觉自己有了无限的矿藏,只是没去挖掘而已。

所以,在老师不断的鼓励下,我完完全全逃出了对“组词造句一塌糊涂”的自卑感。谢谢我亲爱的老师,只有你才是我最美的相遇。

老板娘非常能干,煲得一手老火靓汤。她尤其拿手做白切鸡、扣肉、糖醋五花肉,至今令我不能忘怀。过年时,她还自己炸油角,蒸萝卜糕和马蹄糕,她用红瓜子的仁在马蹄糕上面摆了一个漂亮的福字。
我做了一个星期后,因为没有晒太阳,脸上的皮肤就白嫩红润起来,他们就赞我漂亮。一天老板问我,是不是家里穷得没饭吃。我老老实实地说:家里米够吃,家乡很美,还有一条清清的河,河里有很多鱼,就是没有钱。他不信,他说初见我时又黑又瘦,就象个有病的人一样。
我不大喜欢在这里做的,因为他们吃饭时全家人都叫我盛饭、舀汤,有客人来吃饭也要我侍候。有时正吃着,他们一个个把碗伸过来,我就得放下碗侍候他们,我觉得自己下贱极了。
——月满西楼《打工惊魂:黑暗潮湿满霉味,老鼠蟑螂窸窣过》

由于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文学。 七、八岁开始,我就能把听来的故事完整地复述给别人听,九岁开始阅读长篇小说。 少女时候的梦想是,长大了当一名作家。

但是,因为没钱买书,我总是靠借别人的书来看,读到的书少之又少。 2013年,我学会了使用微信,一下子就爱上了公众号。我关注了很多公众号,有金融理财的、情感类的、育儿类的、健身的、美食的的、中医养生的、心理疗愈的、玄怪故事的、佛教因果的……我没有别的爱好,一有空就阅读公众号。

通过阅读,不知不觉中,我在思维、思想、心态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真的获益良多。

后来,我在工作中结识了一位非常好的产妇,她不但教我理财,得知我喜欢读书,还特别给我推荐了微信读书APP。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读书软件,不但书多,最重要的是不用花钱,在这里能读到很多古今中外的经典名著,几乎各种类型的书都有。

我仿佛跌落在一个书的海洋,一有空就如饥似渴地看书,像一棵久旱的小草吸吮甘露一样。半年的时间,我工作之余,读了三十多本书,有时候一周阅读了70小时。

我最喜爱的书是萧红的《呼兰河传》,也许因为我是农村人的缘故吧。我喜欢那种风格,语言朴实、生动,充满童真,非常贴近我的生活。我写了52篇读书笔记,每次读这本书时,我都会有一种想写作的冲动。

遗憾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熬夜工作,还是因为我一下子读书读太狠了,没有注意劳逸结合,我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病,从那以后,我就很少阅读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个家政工微信群看到尖椒部落公众号的链接,那个姐妹说,这是专门为女工发声的公众号。我点开一看,里面有些写家政工、写家暴的文章,还有征稿,我马上就关注了,心里非常激动。

我跟那个姐妹说,我也很想写写我的打工经历,她很热心,马上就把尖小椒老师的微信名片发出来,让我加她。

但是,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勇气写,因为觉得自己既不懂写作技巧,也没有文采。我把尖椒部落公号置顶了,默默地看别人的文章。

2016年的冬日,一单月嫂工作结束后,我有一段时间空档期,独自在出租房里,百无聊赖。我试着写了一篇文字发给了尖小椒老师,怀着忐忑的心情问她行不行,没想到尖小椒老师很快就回复了我,不但采用了稿件,并教会我发邮件,鼓励我多写,令我深受鼓舞。

我的每篇作品的人物都是有生活原型的,有好些都是自己的亲历,我想把底层女性的苦难和无奈的生活表达出来,更希望能引起社会的关注。 在此衷心感谢尖椒部落所有的老师,感谢你们创立了这个平台,感谢你们一直的指导和付出,令我圆了作者梦。

尖椒部落让我们这些无名小草,也开出了美丽的小花,她是我们底层女工的娘家人! 感恩遇见,祝愿尖椒部落越办越好!

我现在的计划:努力挣钱给自己买一套小房子,让疲倦的身心有一个栖身立足的家,不要再像天边的浮云一样到处游走。
……
我是一粒微小的尘埃,由遥远的天边慢慢地飘过来,来人间惊鸿一瞥,不管路有多崎岖,一生留下笔痕。只为暮年的那一抹夕阳能够漠然淡定,然后,再默然地回到我曾经的天边。
在纷纷扰扰的尘世中,行一程山水,书写一身疲惫,走过不一样的烟火人生。
——尘埃《不一样的烟火人生:行一程山水,书写一身疲惫》

我小时候记忆力就特别好,喜欢听故事,看小人书。课间时,一群同学围在我的课桌旁听我讲《岳飞传》的故事。我作文也很好,有很多同学作文写到一半就写不出来了,还有不会写结尾的,都是找我帮忙代写,还有同学写完先让我过目,然后才敢交给老师。

而老师每次在上作文课时,都是用我的作文做点评。每每得到老师的夸奖,心里都是美滋滋的,更激发了我写作的兴趣。

直到我走出校门,也一直在坚持,一直没有扔下手里的笔。

生活中的点滴,以及自己的感受,都是我的写作素材。我也很喜欢看书,特别是一些好的美文、名人轶事、典故,以及诗词对联,我都会抄录下来保存。

等我进入了工人大学,结识了尖椒部落以后,更是激发了自己的写作热情。

工大让我重新认识了打工群体,而尖椒部落为我们打工群体提供了发声的平台。我们可以抨击社会对打工群体的偏见,可以说出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

尖椒部落又为喜爱文字的我们办了写作班。网络学习,时间上很自由,又不影响正常工作。我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真的是千载难逢啊。 周六晚上,皮村工友之家的讲座,也是一块吸铁石,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

我曾经有一个小书箱,里面有我手抄的《唐诗300首》、《李太白全集》、《陶铸诗词选》以及《红楼梦》里全部的诗词对联,还有我从小学到初中的作文,上学时的书,都被不识字的母亲当做废品卖掉了。每每忆起小书箱我都很心疼,但又无可奈何。

工大的毕业论文写得很艰苦。白天工作,只能晚上写,客户不让开灯,我就像做贼一样,偷偷地躲在卫生间花了好几个小时才完成。在录入电脑的时候,由于不小心粘贴丢了,整篇论文几千字,只能重新打,这是我完成最辛苦的一篇稿子。

现在我都是用工作中途的休息时间来完成写作和阅读。

我的朋友都非常欣赏我的作品,每当有作品在尖椒部落发表出来,她(他)们都很积极地为我写评论。还有在尖椒多次发表作品的广香姐,我们俩是互相给对方写评论。同事李姐曾经明确地告诉过我:有新作品出来,一定要先给她过目。

在写作的路上,我们互相学习,共同勉励,感谢一路与我同行的朋友们。 文字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目前我的作品在尖椒部落发表了十几篇。还有五本之多,留给晚年残佘的时光,慢慢地、细细地品味自己一生的过往。

我还想说:感谢尖椒部落,工人大学以及工友之家这样的社会公益平台,为我们打工群体所做的一切,让漂泊的心不再孤单,让我们知道人间还有温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疫情下的特殊“困境”:家政工不能返工,家务该谁来做? 【疫情下的家务承担者 04】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