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思考無罪化/THINKTOOMUCH

因受體制和社會的影響, 人們倦怠於「思考」,甚至認為喜歡思考的人只是想太多,妖魔化思考。思考無罪,獨特有理。 長期流浪在各個國家,曾待過中國、澳洲、歐洲、泰國,現居台灣東部,看待事物有「局外人」之感;關注人文、社會、音樂、藝術、教育、文化、科技、心理學、兩岸。

那些強迫人信「人性本善」的人不就是道德綁架嗎?

只有真正了解人性的黑暗才會明白人性的光輝,從黑暗裡找出光便是生命的真正通透,惡和善就像陰陽一體,從不是對立的,不是此消彼長,而是共生共存,否定惡並不會消失,只有承認它,與它和諧共處,而生命就在和諧裡才會展開力量。
謝雨

寫於2019,台南,不得不說,在台南遇到的奇葩和妖怪以及道德綁架狂人真的不少。

前陣子租了個屋子,屋子是一個有很多共同好友的但我從未見過的陌生人承租下來的,我問了關於這個房子的押金租金合同的問題,但因為這人到起租的第一天才會來到南部,此前都會一直在北部,所以希望我能租金+押金都能一併用銀行匯款給她,我當然覺得不合理,雖然有電子合同,但一般的簽約都是面對面簽約,這樣的程序還是讓我有點有所遲疑,於是要求先轉押金的部分,最後這人同意了。

等到真正第一次見到這人的時候,提到了其中有個室友提到了我整天開冷氣,所以我問:「這人怎麼知道我整天開冷氣, 不會是進過我房間吧」,一般人的反應也就是怎麼可能哈哈哈就過去了,然而這人在對話裡就故意含沙射影跟我說:「有時候人和人之間相處就是一種感覺,就是第一眼在同一空間的時候就會產生那種信任感,一種真誠感」我心裡想說這人想說什麼,拐彎抹角陰陽怪氣的,「我覺得大家相處就是互相啦,猜忌懷疑沒有意思」難道不是你揣測我嗎,反倒惡人先告狀?「像一般人問租房也就是問一些水電的問題,但是你啊都會問一些合同的問題,就會讓人感覺好像不信任我」我真是訝異極了,再怎麼第一次當承租人,也不至於連房客問合同的問題都要上升到「不信任」的地步,看著這人帶著優越感地道德綁架,我便反駁:「作為一個租客,了解我的合同和權益是我的權利,我跟你又不認識,有什麼義務要信任你?」接著她又急於解釋:「哎呀也不是因為這個合同的事情說你不信任我」於是我就問他那是什麼事,他便不作聲:「就是一種感覺」

我勒個操。

於是她緩緩道來:「像我也不是什麼有錢人,我常常出國就被人騙呀,但我也不覺得有什麼,我就哭啊,但是哭完之後交了一群好朋友就很開心,為什麼要去想被騙的事情呢,我是一個很健忘的人啦。」我吃驚於這人居然以被人騙為榮。

我啞口無言,作為一個承租人跟一個租客說:如果你跟我問合同就是不信任我,為什麼要這麼認真看待合同呢?被騙就被騙,想開就好啦。

「我是寧可相信人性本善啦,所以看你這樣不安全感不信任感這麼重的人還真的很好奇背後的故事是什麼。」我就這樣不僅道德綁架道德批判還被「憐憫」了一番。


像他這樣喜歡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別人身上、赤裸裸地道德綁架的人我並不是第一次見到。

就在這件事情發生不久前我和一個老同學解開了一個多年以來的誤會,他對我說:「我就覺得大家都是善良的人。你把人想的這麼邪惡累得是你自己」

這樣批評聲自小就不絕於耳,尤其是在台灣這樣有強烈的宗教色彩的地方,從小被教導「人性本善」是基本的觀念。

於是我問我的中國朋友:「你覺得不信人性本善就一定比較累嗎?」

他說:「信性本善也要承擔自己天真和無知的後果,累不累無法比較,可以說各有各的累」

但是打著信性本善的大旗可以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批判別人「把人想的太複雜」「太陰暗」「太複雜」


而我想真正的原因並不是我們複雜, 而是那些人太過於天真無知,把自己的幸運當作道德審判別人的資本,會有這樣價值觀的人一般就是被保護的很好的小孩,生於一個優渥安全的環境是他們努力得來的嗎?生於什麼樣的家庭是他們自己選擇的嗎?那他們又對別人的人生了解多少呢?又有什麼資格批評別人呢?

在一個治安良好的國家,優渥的中產階級家庭裡順順利利長大,逢年過節親朋好友親戚一堆,父母工作平穩無聊,生活溫飽不成問題偶爾還能出國遊玩,從小沒有經歷疾病苦難,也有正常的同學朋友圈,從來就不是班上的出頭鳥也不是吊車尾,樣貌平平沒受過什麼大的欺凌,該談戀愛的時候談過一兩場,畢業了有機會去國外自助遊就去了,在一個美麗堅固的保護殼裡長大,深信人們都像過去自己接觸的親朋好友一樣互相照顧,與人為善。

在一個貧民窟的家暴家庭長大,父親吸毒,母親離家出走,眾叛親離,親朋好友還順便從他家撈走好處,從小遭受焦慮抑鬱躁鬱強迫症,還需要為自己的學費打工賺錢讀夜校,雙親破碎的婚姻讓他無法相信感情,所以在感情上屢屢遭受傷害被利用更加加劇了他對人們的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自小一人打拼在外要靠自己雙手打拼天下還要小心世人對他的陷害污衊和佔便宜(如果是女生),對此對人們產生不信任感和本能地認為人性本惡,本能地不相信陌生人。

這樣能判斷一個信性本善的人就比信性本惡的人更高等嗎?

我並不覺得,信性本善符合社會的道德標準期待,是大家所認為的「好人」,所以信性本善的人自然有優越感,喜歡道德審判那些處處小心的人,認為這些人大驚小怪,敏感脆弱,甚至像聖母一樣「憐憫」這些人,只要質疑他們就可以上升到無限高的高度說「我就說你的不信任感很重,看吧。」


人的本性就是生物性,善惡結合,以善以惡揣摩人心各有用處,許多社會新聞案件實際上都是因為過於「天真單純」而犯下的低級錯誤:以為老闆只是單純想要請自己吃飯,不認識的學長說要到住處談合作項目結果被謀殺了,街上被陌生人搭訕說要帶去一個好地方結果被帶到隱蔽的酒吧裡被宰了幾萬,老伯被街上不明人士帶去介紹賣藥結果被坑幾十萬,更不用說在國外酒吧陌生人的酒被下藥的機率非常高,東南亞的人口販賣數不勝數。

這些是一句信人性本善就能一筆勾銷的事情?沒有對人性的惡的基本認識不就是無知的表現?自持有生以來的幸運而自豪,對這世界的黑暗面視而不見,看不見燒殺搶掠,看不見人性的惡深不見底,看不見人可以對一個陌生的死亡嘲笑嫌棄不以為然。

我想這些人並不是沒看到,而是刻意規避這世界的黑暗,遮住自己的眼,只看到想看的一切,否認那些事實,只想看到這世界彩虹泡泡的地方,善良美麗的地方,自詡為善良美好的人。

當然這世界並不是只有黑暗的一面,這世界有很多美好,善良的人還是很多,活得純粹的人很多,有悲憫心憐憫心同理心的人還是很多,在拯救世界的人還是很多。


但我認為一個生命在承載了一定程度的人性的惡和善才能到達一個真正的高度,只有真正了解人性的黑暗才會明白人性的光輝,從黑暗裡找出光便是生命的真正通透,惡和善就像陰陽一體,從不是對立的,不是此消彼長,而是共生共存,否定惡並不會消失,只有承認它,與它和諧共處,而生命就在和諧裡才會展開力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