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有新體驗

正在當新手媽媽 每天都在觀察一隻新生物的成長 每天都有新體驗 有趣 可是偶爾也好想喘口氣 媽媽這個工作 應該也要有特休😂 希望可以在這個空間 找到一塊自己的紀錄 有一些小小的空白與自由

七月,暗夜發光的臉

農曆七月,沒有路燈,黑漆漆的夜裡,那個婦人坐在路邊上,頭低低的,還,微微發著光......

我是個大路癡,很嚴重的那種。

從小,每次誰問我什麼地方在哪裡,我總是會在心裡很認真的思考,畫好一個由我家為起點的地圖,然後把手一比,開始描述給對方聽,但是,往往手比出去的剎那,對方就會皺一下眉頭,聽完我的描述,更是十之八九會質疑我:「那個XX不是在某個方向嗎?(手比向通常相反的地方)」,一開始我真是覺得匪夷所思,他們是沒有方向感嗎?那個XX明明在我比的方向啊?!

但是,一次又一次下來,我發現,別人,通常才是對的。

後來我才發現,我的空間概念真的有嚴重誤差,左右在我配備的大腦中,應該一開始就被錯置方位,所以當我坐在副駕要幫人導航時,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當我看著地圖,要提醒駕駛左轉時,我會不由自主說出:「往右」,當駕駛跟著往右轉,我就會急得大叫:「不是啦!右轉欸!右轉!」,當然,就是被痛罵一頓,外加人家還要大迴轉回原路,後來,我除了報方向,還會順便配上手勢,直接比向我想的位置,但是,這樣駕駛更是一陣錯亂,到底要看我的手還是聽我的口,最後,我決定只要手比,然後說著那邊那邊,可是,駕駛通常沒時間看手勢,當然,我還是會被白眼一頓。

還好現在估狗導航會說話,打開它就沒我的事了。

說來也奇怪,路癡,總會結交路癡朋友。

以前我有一個同事兼好友,每次我們倆最開心一起出去研習,可以一路天南地北聊好多事情,但是,我們倆也最害怕一起開車去很少去過的地方研習,只要一個轉彎,我們就會不約而同選擇相反方向,繼續開心聊天,越開,越遠。

另外一個大路癡,是吃了肥皂的那個學生,以前還沒有小哈前,我們每年暑假總會相約去旅行,最常去的是墾丁,因為可以不用動腦,發懶亂吃亂逛,最早是我租摩托車載她,後來她有了駕照,第一次換她載我的時候,心裡有一些,覺得看著小孩長大了的感動。

感動到忘了她也是路癡。

那次,我們決定不住在墾丁大街附近,她找了一間位在大光的民宿,外型像一棟座落在遺郊的玻璃屋,很美,但實在很荒涼,整條路上什麼也沒有,不過,附近有條秘境,可以去擁抱一片幾乎沒有人的大沙灘,反正,我們本來就沒想要一定得去哪兒,到處亂逛,到處有新發現,就是最開心的事情了(就是懶得排行程的藉口)。

租好摩托車,兩個人就到處亂晃,我只記得從出發開始,我們就不停迷路,不停掉頭迴轉,不過,其實她很盡責,做了很多功課,帶我去了很多地方,拍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好笑照片,還陪我去買了我最愛的恆春乾滷味,就這樣,一路玩到天黑。

回到玻璃屋之後,發現天氣正好,我們兩個決定,要到白沙灣去看星星。

帶著滷味和飲料,騎著摩托車,暑假墾丁夜晚的風,吹得人心都飛揚起來,就連那時是農曆七月這件事,也都跟著飛到腦後,忘了。

有人一起壯膽,真的就是會比較勇敢。

一路從玻璃屋騎到白沙灣,一點都不用擔心迷路,因為,地圖看起來,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哦對,那時候我還沒有用手機導航的習慣,總是坐在後座,拿著民宿給的觀光地圖,對照著街道路名,可是也很常發生,我把地圖拿反的事情。

但總之,去程,五分鐘,很順利,一下就到了。

白天的白沙灣,到處都是來戲水的人,熱鬧滾滾,雖不比南灣海面上好像下著大鍋人頭水餃那般壯觀,但也說不上愜意。要下去沙灘之前,會先經過攤販區,賣著泳衣泳具,還可以讓大家上岸時,去沖水洗腳,但是,一到晚上,人潮退去,店家也關了,雖然,黑暗暗的海,看起來比平常更深沉、可怕,但是,第一次看見竟然完全沒有人的海灘,心情還是好興奮。

其實只有我們倆,還是會有點害怕,選了一個靠近來時路的位置,以防有什麼事情,可以拔足狂奔逃走,可是,一抬頭,看見那一片因為完全沒有光害,全都露臉打招呼的星星們,就瞬間讓我什麼都不顧了!

借坐在白天店家出租用的躺椅,啃著香鹹的滷味,喝著冰涼飲料,看著星星多到都嫌擁擠的夜空,聽著海浪拍在沙灘上,嘩,湧上來,又,刷啦啦啦啦的退下,一陣,又一陣,人,好放鬆,一下就溶融在這獨享的夜色裡。

突然間,一道刺眼的光芒掃過來,一輛摩托車急速駛進沙灘,上頭應該是一對情侶,停車後就是一陣笑鬧喧嘩,應該跟我們初看見這片景色時,一樣有著激動莫名的心情吧,不過,生物本能,讓我們倆意識到自己的所在地,不是那麼安全。

雖然捨不得美景,但是更沒有膽量去賭什麼可能的意外,我們倆只好起身拍拍一屁股沙,準備回民宿。

來時只有一條路,回程,自然也就原路回去就好,黑漆漆沒有路燈的大馬路,只有月光照亮路面,幾乎沒什麼車,一路上我們又聊又笑,地圖捲捏在手上,成了揮舞胡鬧敲打駕駛的好工具,剛剛在黑夜中打開的感官,此時正大大敞開著,什麼感受都被放大好多倍,就連一直鳥飛過,都能讓我們刺激開心亂叫好久,不過,叫啊笑啊玩啊,時間,也真的過太久了,我們再怎麼玩,五分鐘的路程,不是應該一下子,就看到那熟悉的玻璃屋嗎?

「欸,怎麼還沒到蛤?」

我盡量用輕鬆的語氣想要掩蓋不安,希望她可以用大笑,用什麼肯定的答案來解答我的疑惑,畢竟,路癡不敢隨便質疑人家。

「對啊,怎麼會那麼久?」

可惡,這是我最不想聽到的答案。

她減慢車速,我努力伸長脖子張大眼睛,想要找尋路牌或任何指標,卻一無所獲,月光照映下,兩旁高大的樹林,在光影中枝條搖晃擺動,突然好像很多隻款擺的手,招著,搖著,不知道等等,會不會笑出聲,說:「來啊~來啊~別急著走啊~」

兩個心慌的人越來越沉默,手上拿著的地圖完全派不上用場,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們在哪條路上,只能先一直騎,一直騎,看看會不會遇到大馬路或是店家或是,唉,什麼人都好。

突然,眼睛一亮,路邊的景色變得好熟悉,是回我們民宿的路!

但是,一陣恐懼瞬間襲上全身,她也發現問題了,發出一個小小的「欸?」一聲。

這是回民宿的路,沒錯,可是,是另一頭,也就是說,我們又騎在要往白沙灣的方向了。

怎麼會這樣?

我們不是剛從白沙灣騎原路要回民宿,為什麼會掉頭一百八十度,又重回往白沙灣的路?

黑森森的夜裡,路邊景象更顯荒涼,騎了老半天也不見人跡,全身發毛的我們,選擇把疑問埋在心裡,反正,只要能回到民宿就好,反正,一定是因為我們路癡,反正,反正,反正,拜託不要讓我們遇到什麼啦!

明明白天騎得那麼熟悉的路,彷彿被延展拉長無數倍,怎麼騎都還到不了,越騎心越慌,車速,也越來越快,突然,我看見前面路邊停了一台機車,上面好像有個婦人,我才想問我學生,要不要停下來問個路,咻的一下,我們快速經過了她,我學生好像沒有看見任何人,直直逕自往前,同時,不知道是我眼花還是錯覺,那個婦人坐在機車上,頭低低的,還,微微發著光。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明明是有人啊!可是,如果我學生看不見,那,我看到的是……

胡亂想到整身爬滿雞皮疙瘩的我,終於忍不住深吸一口氣,輕輕的問她:

「欸,剛剛,妳有看到,路邊有一個阿嬤嗎?」

她一聽,立刻減速,輕輕的跟我說:

「有,我以為,你沒看見。」

太好了!我們都有看見!

但是……

「那她的臉,是不是有在發光……」

我們同時發出這個疑問,畢竟,會發光的臉,不是正常人類會有的標配吧!

「你說,她會不會是跟我們一樣迷路,所以停在路邊?」

「你的意思,是要騎回去找她?!」

「啊不然要是她是人,這樣停在路邊沒人救很可憐欸!」

對,但是,要是她不是人,那我們兩個更可憐欸!

雖然整個心裡裝滿的害怕快要炸開來,但是,也是,要是她真的是一個有什麼問題卻找不到人救援的婆婆,那還真的很可憐,敵不過這個感覺,我們決定掉頭去找那位臉發光的阿嬤。

因為超過阿嬤已經有一段距離,回頭找時,我們更怕的是,那裡沒有阿嬤,那我們倆大概不只腿軟還會漏尿吧!

幸好,一下下,就看到阿嬤依舊連帶車都還在,但低低沒有抬起的臉,依舊發著青光。

終於騎到阿嬤身邊停下,她緩緩抬起頭看我們,發光的臉上,滿是愁苦的面容,我和我學生一看,光源,就來自阿嬤手上滑著的手機,原來,阿嬤騎到一半,車突然熄火發不動了,卻怎樣也聯絡不到家人,只好停在路邊發光,痾,不是,是繼續努力找人來救她。

雖然我很會迷路,但是我有一個厲害的本領,很會發動機車,於是,在我神手連發下,阿嬤的機車再度ㄍㄥˊㄍㄥˊㄍㄥˊ的復活了,阿嬤也聯絡上家人,確認一切OK,我們看著阿嬤漸行漸遠的背影,終於安心了。

然後,也再一下下,我們終於騎回那美麗的玻璃屋了。

後來,我們好好的研究了地圖,才發現,一切,不是鬼打牆,只是我們自己一直開啟路癡模式,騎錯了一個岔路,一路,拐了出去,繞了一個大圈,又接回到前頭的路,路不複雜,能騎成這樣,真不是普通的本事,但也許,更可能是老天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要讓我們遇上阿嬤,才能幫她順利回家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