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有新體驗

正在當新手媽媽 每天都在觀察一隻新生物的成長 每天都有新體驗 有趣 可是偶爾也好想喘口氣 媽媽這個工作 應該也要有特休😂 希望可以在這個空間 找到一塊自己的紀錄 有一些小小的空白與自由

蜈蚣之吻

(edited)
原本,皮膚上點狀的針刺感,像是宇宙初始的大霹靂一般,急速擴張,從整隻左腳腳背上爆炸開來

星期六早上帶著小哈去倒垃圾,剛要穿鞋子,就看到一條黑影,快速地從腳邊竄過,一陣電流般的顫慄感,我趕緊抱起小哈,再仔細循著剛剛那隻生物遁走的足跡,果然在門縫間,看見熟悉又令我恐懼的身影:蜈蚣,正努力扭動身軀,想逃出生天。

趕緊開了門讓牠遠走高飛,直到完全消失在能及的視線裡,才發現,我把小哈抱得好緊,他也扭動身體,哇哇叫不停,想逃出把他桎梏著的懷裡,我想,他一定感受到媽媽怎麼怪怪的,有不安的情緒。

原來我是不怕蜈蚣的。

以前看到蜈蚣,會恭敬地讓路給牠,畢竟那是有毒牙的生物,犯不著跟牠過不去,大多時候,生物都是這樣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不惹我,我不咬你。

但是,如果帶學生到比較自然的環境,就得提醒他們小心。

蜈蚣往往躲在石堆、土堆、落葉堆下,較為陰暗潮濕的地方,一旦被翻動打擾,受到驚嚇的牠們,充滿攻擊性,往往就著你伸長的手打蛇隨棍上,或是直竄到你的腳邊,用力來上一口。

那年剛和哈爸在一起,想要來個浪漫小旅行,熱戀階段,總想給對方來個美好回憶,於是,訂了那間地處荒涼,卻可以就近看專屬滿天星的民宿。幻想中,依偎在黑暗無人的沙灘上,聽著海潮起落,情話呢喃,滿滿的星斗,獨獨為我們閃爍,閃爍,說不定,一顆流星劃過,他,會牽起我的手,一起許下什麼海誓山盟……

只不過,哈爸一踏上無人的黑漆漆沙灘,就見他眉頭一皺,跟我說,這樣太危險了,唉,哈爸的理性金牛腦,怎麼在這時候運轉的那麼發達,不過,他還是從那滿天混亂的可以的星堆中,跟我介紹了好多星座,也算是收穫滿滿啦。

隔天,哈爸安排了墾丁森林遊樂區一日遊,本想著是手牽手漫步在森林小徑裡浪漫畫面,但熱血的他,一路上山下海處處挺進,彷彿天黑之前沒有逛遍公園就會吃虧一樣,哼,幸好我也很能爬能走,緊跟在後,完全展現戀人即使爬山也能牽手的粉紅情懷。

其實我很喜歡跟著哈爸衝衝衝的,總會讓我覺得腎上腺素甲狀腺素通通動起來,整個人精神奕奕,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常常被人覺得是悶葫蘆的他,在我面前,超級健談,什麼都能聊,所以一路走來,常常笑到彎腰,完全不無聊。

登上觀海樓休息遠眺之後,已經來到午後,我們準備先去覓食,填個肚子再繼續走,此時陽光雖然耀眼依舊,但有濃密的樹梢遮掩,還有微風徐徐,其實很是愜意舒服,一路上也沒有什麼遊客,想必大家都吃午餐去了,整座森林公園瞬間好像是我們包場一樣,我樂得勾著哈爸橫罷林間小徑,往販賣部移動。

挽著手,盡情瞎扯閒聊著,冷不防,布鞋上增加了一點重量,還傳來一種異物爬行感,還來不及低頭看,左腳腳背迅速傳來一陣痛感,有如被粗針狠狠扎入,還來不及喊疼,左腳已經被反射控制,直直往前一踢,一條身影被甩出,甫落地,便快速朝前方草叢竄去,完全沒有要留下來,為牠造成的傷痛做進一步地道歉或解釋,也難怪,因為從牠那身形以及移動的形狀,透漏出,牠是隻,蜈蚣。

看到是蜈蚣以後,本擔心是不是被蛇咬的驚恐心情瞬間安心不少,但是,哈爸比我更擔心,他只看到一條比他手指還粗的條狀生物從他眼前消失,便一心以為是蛇,為了讓他安心,我跟他保證那是蜈蚣,沒想到,這一來,他更震驚了:

「蜈蚣?!會不會死掉?!」

看他緊張到快哭的臉,我很想好好安慰他,但是,剛剛皮膚上點狀的針刺感,像是宇宙初始的大霹靂一般,急速擴張,從整隻左腳腳背上爆炸開來,刺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像被世界拳王重重地,毫無保留地,送上必倒無疑的一拳,原本還小聲嘶嘶喊痛的我,禁不住這一擊,大喊了一聲:

「X!」

安靜的林蔭被這個粗字填滿,好巧不巧,一對中年夫婦正從前方走來,看我扭曲猙獰的臉,可能太過恐怖,他們露出惶惶不安的表情,快速從我們身旁離開,哈爸欲哭無淚,只能焦急地扶著我,還試圖想要一把把我扛下山,還好,痛感膨脹到極致後,開始收縮,收縮,最終,又縮回剛剛的腳背上,回到初始的刺痛狀態,滿臉冷汗的我,蹲低下來確認傷口,一看,腳背靠近腿根處有兩個腫腫的紅點印子,就是剛剛那隻蜈蚣的齒痕。

唉,只能怪自己大意,來爬山,穿了牛仔長褲,穿了布鞋,卻因為愛漂亮穿了隱形襪,露出大半腳背,又因為只顧著和哈爸聊天,走近草叢都不知道,想必剛剛是驚動了潛伏在裡面的蜈蚣,牠便沿著布鞋爬上來,一口咬在露出來的地方,不過,還好不是毒蛇,也還好牠沒有繼續往上竄到褲子裡,不然,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雖然還是很痛,但是有力氣跟哈爸解釋,蜈蚣一般對人類來說,毒性都不強(此時真心覺得自己在說什麼鬼話,不強就已經那麼可怕,被很強的毒液咬到,真不知是什麼可怕滋味),也估計自己還能慢慢走到遊客中心尋求協助,不然,哈爸真的已經把背準備好,想當人形擔架扛我下山了。 慢慢拖著腫痛的腳來到遊客中心,本來還在想著,這麼荒謬的情況應該很少人遇過,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沒有相關的急救設備,沒想到,我才開口說我被蜈蚣咬了,接待的那位年輕館員,竟憋不住嘴角的笑,拉開他的食指跟大拇指,問我:

「有沒有那麼大隻?」

嗯!就有那麼大隻!

他好像很開心又有遊客成功蒐集了哪一隻神奇寶貝一樣,接著立刻拿出一條軟膏和一袋冰塊,請哈爸幫我擦藥,他則在旁邊繼續露出陽光笑容說:

「會很痛哦,等等先冰敷一下,回去再去診所打個破傷風哦!」

他的陽光笑臉溫暖了我的心,不是因為他很帥(是不錯),而是他一派輕鬆的態度,讓我覺得這不是多可怕的或是稀奇的大事,一定很多人也被咬過,說不定,他就是其中一個。 擦過藥膏、冰敷一陣子以後,好像有微微止痛,離開遊樂區的時候,才看到沿著步道區,一路都有告示牌,提醒著夏季容易有蛇類、蜜蜂,以及蜈蚣出沒,請大家留意,唉,果然愛情使人眼盲,只看得見心愛的人,其他,都看不到了。 回到民宿,傷口又開始劇烈疼痛,而且,左腳已經腫得跟麵龜一樣,但是,民宿的位置太偏僻,得騎到恆春才有診所,沒想到,就在要往診所的半路上,一陣突如其來的大雨滂沱直下,我們倆戴著租車附的西瓜皮式安全帽,沒有遮罩,巨大的雨滴直接打在臉上,痛得我們倆哇哇叫,我還能躲在哈爸背後,他卻得睜開睜大雙眼努力騎車,而我們身上雖然穿著租車附送的輕便雨衣,但雨水早就沿著臉頰脖子流進衣服,裡裡外外濕成一片。 狼狽進了診所,醫生說,蜈蚣咬沒有特殊藥物,只能幫我打破傷風,開了一些口服止痛藥、藥膏,還說,每個人疼痛時間不同,有的兩三天就好了,只有極少數人,可能痛上一個月才會慢慢痊癒。

真希望我買樂透也有那麼幸運,後來,我就是醫生說的那少數人,一個月左右,腳背上那兩個齒痕處,還是隱隱作痛,而原本紅腫的部分已經消腫,取代的,是變成一種混上焦土咖啡色澤的皮膚,有一度我以為整個腳背肌肉是不是會壞死,整個左腳會不會就這樣報廢了,但再去看診,醫生看了一眼,也只是說沒事沒事,之後就會好了。

還好,最後左腳還在,又能健步如飛,也可以再度跟在哈爸旁邊身後繞來轉去到處跑,那兩點轉成黑黑的蜈蚣齒印子也漸漸消失,只剩下周圍看起來焦焦的皮膚,一直都隱隱存在,提醒我在其他生物的地盤上,不能輕忽大意,不能開心忘我的隨意打擾人家,否則,牠們給的教訓,總是會使人終身難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七月,暗夜發光的臉

2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