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有新體驗

正在當新手媽媽 每天都在觀察一隻新生物的成長 每天都有新體驗 有趣 可是偶爾也好想喘口氣 媽媽這個工作 應該也要有特休😂 希望可以在這個空間 找到一塊自己的紀錄 有一些小小的空白與自由

【我的壞習慣】五彩斑斕的雞腿

那是一隻我此生前所未見,五彩斑斕的雞腿。

從如何吃便當,可以看出一個人做事情的模式。

如果今天在外頭開會,中午,拿到一個隨意分派的便當,你會怎麼吃它呢?

如果打開什麼都不管,埋頭樣樣都吃,一路吃到清潔溜溜,在工作或生活上,你是一個不太計較、不太抱怨,甚至有點逆來順受,來的,都願意扛的類型。

當然,也可能只是因為你餓壞了。

如果是每種菜都先嚐點,然後,從最愛的開始下手,不喜歡的,死都不碰,那通常享樂主義味道較濃重,有清楚的自己的喜好,委屈不得。

飯一定會吃光光,踏實。

還有一種很典型,信奉凡事先苦後甘教條,總把喜歡的,留到最後才吃。

我就是這種人。

從小吃飯,我就一定會把最愛吃的菜留到最後吃,最後,指的是連湯都喝完了,才把那份食物請到碗裡,慢慢品嚐。

通常會是媽媽煎得油香的魚,即使放到涼了也沒關係,一口一口挑著魚刺,慢慢啃,整尾魚從頭到尾吃得乾乾淨淨,心滿意足。

還有滷蛋和豬腳,這兩樣也是急不得,我一定先只用滷汁配飯菜,等到最後,才把它們端進碗裡,豬腳大口咬,咀嚼那彈牙鹹香的皮和筋肉,滷蛋則要小口小口品嚐,感覺那入味綿滑的蛋黃香。

這習慣到了最近才改,因為,小哈一樣愛吃滷蛋豬腳,他總是跟他爸一樣,快速的吃完碗裡那顆,然後虎視眈眈看著我碗裡這顆,說還要。

兒子的眼神怎麼抗拒,只好乖乖上繳,還好,他不吃蛋黃,還能分我細細品嚐,幾次下來,我也只能不甘願的,一開始就把想吃的吃下肚,以免什麼都吃不到。

還記得國小五年級時,每天都要帶便當上學,那時候的便當幾乎都是簡單的鐵盒,兩邊有耳扣,但是通常扣不緊,還要用一條棉繩穿過耳扣綁著,鐵盒蓋上,貼著一張印有學號的貼紙,以免同學互相拿錯。每天早上到學校,值日生會站在講台前,等著大家把便當拿到前面的籃子裡放好,時間到,再兩個人一起提著重重的鐵籃子,搖搖晃晃走到蒸飯間,把鐵籃送進蒸飯箱裡,等到中午,再依照班級,抬回自己班的便當,等著同學認領自己便當,吃午餐。

如果早上忘了拿出來蒸,中午就只能吃冷便當,夏天,更有可能臭酸,健忘如我,好幾次發生過。

我真的很討厭吃蒸過的便當。

媽媽不可能有時間早起重新準備便當,所以,一定是隔夜飯菜,再經過一早上的高溫蒸騰,將所有人的便當菜氣味融合為一體,形成一股特殊的蒸便當味,有時候胃口不好時,一聞到那氣味就會乾嘔,不過,大部分時候,飢腸轆轆的胃,會趕著自己,快吃快吃,不要囉唆。

其實在那個時候,真的也沒什麼好挑剔了,還住在桃園的時候,我們家經濟並不寬裕,但是大人不曾讓我們餓過,便當裡有菜有肉,營養均衡,況且,大家都一樣這麼邊吃邊聊著,久了,也就習慣了。

有一次,打開便當盒,出現一個大大的驚喜,好大一隻滷雞腿,是一整隻,包括腿骨和小腿的地方,即使被蒸過,還是可以聞到陣陣的滷肉香氣,引得我口水直流,沒有什麼猶豫,我立刻將它夾到便當蓋上,看見隔壁同學艷羨的眼神,我更得意了,想到小妹的便當盒裡一定也有一隻滷雞腿,而她一定喜孜孜地在享用著它,有個念頭突然跳出:

「我要留到晚餐再吃,看小妹羨慕的臉!」

於是,我快速把飯菜扒完,在隔壁同學狐疑的眼神下,又把雞腿放回便當盒,蓋好,收回便當袋裡。

開心回到家,我可沒忘了我的計畫,但是,回家第一件事要把餐袋拿到廚房洗,要是忘了,晚上又有竹筍炒肉絲伺候。拿出餐袋,我才開始煩惱,啊!雞腿怎麼辦?

如果現在拿去廚房被媽媽看到,一定會先被臭罵一頓,說不定,以後都不會再有雞腿可以帶,更不可能留到晚餐拿出來炫耀:「耶,我還有雞腿可以吃哦!」,左看右看,突然,福至心靈,嘿嘿,先藏起來就好了啊!

躡手躡腳從客廳抓來幾張日曆紙,把雞腿放在空白那一面,一層一層,一層一層的,慎重包緊,然後,打開我那凌亂的抽屜,往裡面挪個位子,塞進去,嗯,大功告成。

拿了便當去洗,緊接著愛看的卡通開始了,再接著媽媽叫洗澡了,準備吃飯了,要進房間看書寫功課了,出來吃水果了,該刷牙準備上床睡覺了。

跟平常的每一天都一樣,沒有人覺得有什麼特別,也沒有人想到,遺忘了什麼,一天,就這樣,結束了。

接下來的日子,依舊如常,依舊吃著蒸籠裡的便當,依舊,沒什麼不一樣。

不知道哪天開始,每次進書房,就會聞到一種奇異的味道,淡淡的,說不上是臭,但也絕不會有人說香,好像是種油耗味,有點熟悉,卻怎麼也說不上來,就是淡淡的,若有似無的往鼻子裡竄。

一開始我把矛頭指向我妹。

一定是她又不知道囤了什麼垃圾沒丟,最沒衛生,髒死了!

可是漸漸我發現,那味道好像是我的書桌裡散發出來的,尤其,每次拉開中間那格大抽屜翻找東西時,氣味就直撲而來,而且,一天比一天濃烈,但是,打開抽屜,除了各種散亂的筆、擦子、尺,和一些揉成一團的考卷,還有就是同學間上課傳來傳去的紙條,沒有什麼東西會散發出這種味道啊!漸漸,沒事的話,我不太敢開那個抽屜,氣味,也不知道何時,漸漸又從高峰中開始退去。

媽媽在這期間一直很煩躁,好幾次打掃我們書房時,一直翻看各個角落,她很怕是老鼠或壁虎或什麼莫名的生物死在哪裡不得安息,然後,也恐嚇我們,要是是我們亂塞什麼零食糖果餅乾,到時候就好好等著挨一頓揍,她的竹筍炒肉絲是刻骨銘心印在我心裡的,為了這樣,我還大掃除好幾次我的位子。

有天,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又打開大抽屜翻找,這時,一團紙包引起我的注意,原來,那不是我一直以為的舊考卷,但是,是什麼,要包得那麼厚實那麼神秘?

拿著紙包,我毫無頭緒,但是,紙包上有一些從裡面透出來的油漬,還有,靈巧的鼻子告訴我,它,就是這陣子臭味的主人!

確定媽媽和小妹在睡午覺,我顫抖著手,一層一層剝開紙包,有一個靈光閃進腦袋,但是,我祈禱著,拜託,不要是它。

終於來到最後一層,剝開的同時,我要用好大的力氣,制止自己叫出來,那個年代要是有手機,我做的第一件事情,一定先拍照上傳臉書,因為,真的太酷了!

紙包裡面,當然就是那隻雞腿,但是,是一隻我此生前所未見,五彩斑斕的雞腿。

整隻雞腿都發霉了,到處都是霉斑,一塊一塊,卻不是黑壓壓一片,各色都有,最搶眼的是黃色,然後白白毛毛的菌絲襯底,顯得雍華起來,然後還有綠色,紅褐色,更神奇的,還有橘色和藍色,如果不是因為我受到太大的驚嚇,如果不是因為衛生問題,我真會想把它保存起來,等大家午睡起來,等爸爸回家,拿出來展示給大家看:

「我養了一隻那麼美的黴菌雞腿啊!」

但是為了保住我的小命,為了以後還有雞腿可以吃,當機立斷,我再度把它包回紙包裡,潛入廚房找塑膠袋綁緊,綁緊,綁得不能再緊,翻藏到垃圾桶最底下,毀屍滅「雞」。

這故事後來我總是一直提起,每當生物課教到黴菌構造的時候,那一幅美麗的畫面還有氣味,就又會重新在腦海中浮現。

多年過去,這個把東西到處亂塞的壞習慣,我依然沒有改掉,搞得後來幾次,哈爸打開我家冰箱時,都受到很大的驚嚇,還曾經有一次,我以為我買了一把什麼綠色蔬菜,想說為什麼沒有裝進袋子裡就放進冰箱,一拉出來,我的天,原來,是一塊我切了一半的紅蘿蔔,發芽,長出綠油油的一把嫩葉了。

好啦,要當小哈的榜樣,我會,試著努力看看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壞習慣

5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