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有新體驗

正在當新手媽媽 每天都在觀察一隻新生物的成長 每天都有新體驗 有趣 可是偶爾也好想喘口氣 媽媽這個工作 應該也要有特休😂 希望可以在這個空間 找到一塊自己的紀錄 有一些小小的空白與自由

冰冷冷的靈魂

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過往,能將他們原應炙熱澎派,甚至會被我們覺得聒噪的青春靈魂,壓縮成一個個黑洞? 我好想填注那些空洞,卻覺得自己也正被吸往那無言冰冷的漩渦......

這學期新接了四個三年級的複習班,以往,來到下學期時,該複習課程都已經結束,剩下的時間,往往是讓他們練習題目,或是針對比較弱的單元再加強,這樣的時光當然沒有辦法像一年級的課程一般歡樂,但隔了整整一年沒見,大家還是會互享想念、說說笑笑,但這次,都是中途接手的班級,沒人知道我是誰,所以開學第一次見面,還要自我介紹,場面有點詭譎好笑。

幸好,孩子們還是充滿好奇,你一來我一往的,一下好像就熱絡起來,生物課程本來就有太多有趣的東西,沒多久,課堂又是塞滿笑聲連連,熟悉的感覺。

但是,有一個班,從我踏進的第一步,就感覺寒氣逼人,想倒退三舍。

通常,課堂上進來了一位新老師,還是這個學校裡從沒見過的人,多少都會帶點好奇吧?!但是他們沒有。

沒有一個人發出疑問的聲音,連表情也沒有。

有幾個抬頭看看我,又面無表情低頭看著自己的講義,其他的大部分的人,是完全不為所動,埋首在上一節課或是誰出的功課裡。

鴉雀無聲。

我清了清喉嚨,說明了他們換老師的緣由,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辦公室位子,有人瞄了瞄黑板瞄了瞄我,大部分的人,仍然不為所動,不對,他們意識到這節課是什麼課,拿出我的講義來,然後,也就繼續低著頭。

模擬考剛過,拿著題本的我,問了大家:這次的題目,有哪幾題有問題的嗎?

心裡有底,應該得不到什麼回音,但是,當沉默的高壓確實來襲,真的,我差一點窒息。

再確認了幾次,小老師可能覺得我的處境堪憐,怯生生地舉手問了兩題,然後,彷彿任務已盡,他也再次垂下頭。

沒有任何人理我,我試著點同學起來問問題,試著說些笑話暖暖場,試著說些語重心長的話,表示我的不解與擔憂,但是,就好像站在懸崖往下丟石頭一般,沒有回音,被點到的人,寧願站著低頭,也沒有打算給我一點聲音,換坐下的自由。

教書快二十年,第一次被這樣的黑洞襲擊,我用盡全力,卻只覺得自己也快被吸進那無聲扭曲的漩渦裡,好可怕,就要不能呼吸。

下課之後,我找來剛剛那位同情我的小老師,問了他之前上課狀況,他囁嚅的說:我們班都不喜歡問問題。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過往,能將他們原應炙熱澎派,甚至會被我們覺得聒噪的青春靈魂,壓縮成一個個黑洞?

怎麼辦?

我還在想,我還在想,希望,我能生出那把火,一點點,一點點,消融那些不應該禁錮他們的冷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冰凍三尺

2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