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有新體驗

正在當新手媽媽 每天都在觀察一隻新生物的成長 每天都有新體驗 有趣 可是偶爾也好想喘口氣 媽媽這個工作 應該也要有特休😂 希望可以在這個空間 找到一塊自己的紀錄 有一些小小的空白與自由

學校二三事

幾乎每節上課,他都會因為沒來由的原因,爆炸失控,好不容易勸說讓學校輔導老師安排輔導,也建議就醫,媽媽卻問:「這樣會不會失去資優班資格?」

回到學校一個月了,好多人都問我:「適應了嗎?」

其實,說不上來。

隔了三年,再次回來,不管是導師工作或是任課課程,彷彿只是按下開關,連熱機也不用,熟悉的手感自動上身,學校的那些小毛頭,感覺上,只是小哈的放大版,會說的話更多一點,腦子古靈精怪的東西也多一點,其他的,諸如幼稚程度、耍賴程度等等,兩者相差無幾。

所以從家裡延伸到學校,心情也沒什麼需要轉換,都是些可愛的,偶爾需要唸一唸或修理一下的小生物。

有一天下課,兩個小孩神神秘秘把我叫出教室,東張西望,還一邊驅逐好奇飛過來的幾隻同學之後,小小聲問我:「老師,你有班上OOO家長的電話嗎?」

他們緊張的臉,讓我大腦受慣性觸發,警鈴大作。

該不會是那個同學跟他們倆有什麼糾紛,要告狀到家裡去了吧?!

開學前,前任導師就曾警告過我,那個OOO家長很難搞,這下......

「怎樣?你們要幹嘛?」

我故意問得一派輕鬆,怕一個打草驚蛇,他們就不敢告訴我。

「老師,你不能說哦!」

「怎麼了咩?」

我怎麼能一開始就給承諾,當然得看事態嚴不嚴重啊!

「痾......就是......吼,欸,你說啦!」

平頭那個男孩推了隔壁小胖同學一把,扭扭捏捏,我更覺得不安。

「哎呦,就是今天OOO生日,我們想要幫他慶祝,還有拿刮鬍泡砸他臉,啊想說要先問他爸媽可不可以嘛!」

我的老天鵝,這是什麼可愛的問題,教書17年,第一次聽過這麼有禮貌的孩子,竟然要先經過對方家長同意,才敢砸壽星。

不過,孩子,你要問的,不只他爸媽,還有學務處生教組長吧!

學校怎麼可能讓泡沫和你們滿場飛,到時候,慶生沒有玩成,反而是各個在學務處罰站處理了吧。

稍微曉以大義(大潑冷水)之後,他們總算放棄,但是還是不死心的問我:

「那,我擠在手指頭上面,一點點就好,可不可以?」

「老師,我們剛剛有自己試過,那個真的很好洗掉啦!」

實在不忍心看他們那種小哈想吃糖時露出的眼光,只好小小聲妥協:「被抓到被罰我不管哦,只能一根手指哦,現場要清乾淨哦!」

好吧,我實在不是嚴格的有紀律的導師。

到了下午,其實心裡還是忐忑不安,很怕他們一嗨過了頭,種下禍端,趁下課上樓巡視,一上去,就聽到教室後面爆笑如雷,很擔心的走進看,嗯,真的一條刮鬍泡在壽星臉上,大家狂笑,壽星也大笑,手上還有蛋糕,嗯,好啦,守約定的孩子,謝啦!

但是,才感染那些開心回到辦公室,卻聽到令人驚駭的訊息。

有一名學生,暴怒追著老師,老師一路逃到另一間辦公室,其他同仁趕緊幫忙反鎖門,另一些同事,趕緊幫忙制伏那個失控的孩子,但孩子口中大罵:

「你們這群豬!放開我!」

事情發生在上學期,那是位資優班學生,但是情緒一直有問題,可是,家長堅持是老師不夠愛與包容,結果,每一位任課老師都被他辱罵過,幾乎每節上課,都會因為沒來由的原因,他便爆炸失控,好不容易勸說讓學校輔導老師安排輔導,也建議就醫,媽媽卻問:

「這樣會不會失去資優班資格?」

然後便是上學期的失控事件,家長終於到學校開會,但是面對差點被筆戳臉的那名老師,媽媽一句道歉也沒有,只拿出她整理好,希望學校配合的事項,逐一說明,氣焰,高張。

老師,怎麼淪落到那麼弱勢的一方?

好幾位任課的老師互相提醒,要記得逃,也不能還手,不然輿論一定一面倒,說這是不對等關係。

嗯,真的很不對等,但是,誰才是佔優勢的一方?

有一點點慶幸我請了假,不然,原本那應該也是我的任課班,如果遇到了,我會怎麼樣?

我不知道。

如果遇到了,我還能想現在一樣,對這份工作保有熱忱嗎?還是像那位老師一樣,一閉上眼,就看見那張張牙舞爪的臉在眼前,然後整夜不能成眠?

不知道。

只知道以後要記得常常燒香拜拜,求佛祖保祐日日平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