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道人

谢谢你读我。

她被轮奸过

鞋跟最底部是锋利的方形,然后慢慢地细上去俩厘米,就是她踏着的皮鞋底。黑白配色的漆皮尖头单口鞋舀住她骨肉匀亭的脚背。她的脚背是盐的颜色。童话书里说白雪公主出生时皮肤像白雪一样白,嘴唇像鲜血一样红。她虽远不及白雪公主般丰腴,但她真是……任凭我写什么肤白胜雪、唇若点绛,每每路过她班级时见着她,我搜肠刮肚也造不出一个词语配得上她的雪白和鲜红,最后只遣出一句最最困窘的“撒盐空中差可拟”。我总在想,要是她出生时也掉进雪里,大概只能凭着她唇上那抹鲜红被找到,然后无忧虑地生长到十三岁被我认识。


那种鞋子叫“小猫跟”,轻俏的样式和名字都很适合纤柔的她。像一只不染一尘的白毛小猫,走起路来,头颅高昂着,猫爪每一步都是轻巧的哒哒、哒哒,脸上一副不知今天到底要选谁从它的手背吻到脸颊的样子。


有时候经过她的班级,总看见宽绰的校服外套装着她飘飘然地被安放在小木凳上。她下身的裤子被改成窄腿款的,紧紧缚着她纤细的小腿。脚踝是白瓷和烛泪。小猫跟百无聊赖地和地面哒哒,哒哒。


“你喜欢她吗?”我的好姐妹这样问我。

“挺喜欢的啊!”我挎着姐妹的手臂,“她好漂亮哦!”

“可是听说她姐姐被几个男的在xx广场轮奸过耶!说不定她也是这样的女生!”


十三岁的大脑缺乏逻辑思维和批判思考的装备。这样的传言,我在学校里听过无数遍。我总觉得不对,怎么说、怎么想都不对,向来不善言辞的我不知如何反驳。只是小声地回了一句“原来这是她们的错吗?”


“她被轮奸过!”传言终于变成了这样。班里的女同学都劝我不要喜欢“这样的女生”。帮我挂QQ的几位男同学每次下线后,我总会发现她的头像从我好友列表里消失了。无论我警告他们多少回,他们总是笑嘻嘻地说:“你可以不要加她吗?她可不是好女生,你不要学坏了啊。”后来我改了密码。一元二次方程都解不出的我又怎么解得了谣言?


初三时她没考上高中,去读了护理专业。二十岁的她给十三岁的女孩做流产手术。她指缝那片已有五肢的胚胎竟比她的橡胶手套还要透白。她发了第一条空间说说:“生命,最庄严却又最无常。活下来了不是演绎完美,并无是与非,体验到的便是最真实的。希望以后好好的。”


自此她常常分享工作上的事情。白色纽扣护士裙裹着她不再纤袅的腰肢,但她总是笑得很灿烂。身旁常常是不同的小孩子搂着她,他们总是争先恐后地对着镜头挤眉弄眼,笑得不可开交。每日她都踏着那种护士穿的乳白色圆头方跟鞋忙碌于病人之间,被病人和家属亲切地称呼为“护士小姐”或“姑娘”,而不再是“那个坏女生”。


哒哒,哒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