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梦醒录

出生在江东六郡,现居亚特兰蒂斯,亚特兰蒂斯城。 爱好:棋牌;“不良”爱好:关心政治。 喜欢较真,有时却比较怂。希望做一个仰望星空的人。

小学生的阶级跃迁

即便是小学生,也对权力和阶级有着一种隐约的意识。

方清平有个段子,说他小时候羡慕别的孩子当上了少先队的中队长,肩上有三道杠,于是自己买了两个三道杠的肩牌并排绑在一起,于是就有了六道杠。

邻居:哟,小朋友,六道杠是什么班干部啊?

他:环太平洋地区少先队总司令。

……

这是个段子,不过其中反映的心态是真实的。

我上小学的时候,带杠的就明显比不带杠的厉害多了。如果你是小队长,那么你有一道杠。在每次班会的时候,你可以到本组人面前耍威风。你喊一声“起立”,然后整个小组就要应声站起来。然后你还可以随便喊几句“稍息”和“立正”,十几个人都得一板一眼的照做。

如果你是中队长,也就是两道杠,那么你就有机会耍更大的威风,因为全班就那么四五个中队长。班会轮到你“值班”的时候,所有小队长都需要站得笔直地向你汇报,本小组应到多少人、实到多少人。然后你可以大声说一句接受你的汇报,就很有“厅局风”。你的第二项权力是帮老师改某些不重要的作业,然后向老师汇报。这有时候是一种“生杀大权”。你还有第三项权力——参加年级的少先队周会。你将会听40分钟毫无意义的屁话,但相信我,你会听得既“荣幸”、又“认真”。

如果你是大队长,那就更不得了了,因为一个年纪好像也没几个大队长。这样一来你除了拥有中队长的权力以外,还拥有一个金光闪闪的王冠——三道杠。你可以在做操的时候管理同学们,还可以将表现不好的同学名字记下来,告诉老师。

一般呢,这些带杠的有以下特点:成绩比较好、比较乖、是女生。我们这些调皮又“聪明”的男孩子是没有机会的。我记得小学前三年的时候只有一个男生有“杠”,然后我们这群调皮又“聪明”的男孩子就对他颇有微词:

“不是女生,胜似女生。”

“老师眼里的小棉袄,同学们眼里的小混蛋。”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人为的“。一方面老师更偏爱乖乖女,另一方面如果你的家长和老师之间有着某种操作,那么也会“加分”。说到这里很多港台的朋友就疑惑了:班干部不是选出来的吗,为什么听你这么说有“指定”的感觉呢?

同学们在选班干部的时候,一个一个发言,然后老师再来一个总结,然后开始投票。

小学生是天真无邪的,所以“总结”很重要。

当然,那时候天真无邪的我们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我们这群调皮又“聪明”的男孩子虽然嘴硬,但是对于”杠“,也就是权力的勋章,也有着隐隐约约的向往。我们也想耍威风,尽管这很”脱离群众“。

比如我。

四年级那年,我成绩突然提升了不少,所以在竞选班干部的时候没有像以前那样只争取混个小队长(其实以前连”一道杠“都没混上,可能是梁静茹给的勇气吧),而是直接选中队长。我依稀记得自己的策略。在老师让想选副班长和学习委员的同学上台时,我没有去,因为我瞄准了”劳动委员“这块又肥又相对容易得到的肉。我甚至觉得劳动委员就像三国时的蜀地,而我要像刘皇叔一样问鼎天下。

正当我做春秋大梦的时候,已经选到最后一个中队长的职位”劳动委员“了。我一把举起手,还将手指头像杨丽萍那样乱晃,以谋求老师的注意。老师朝我翻了一个白眼,很不耐烦地说”李明元,你来吧。“

走上讲台的我脑子突然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紧张了还是压根就没准备。我寻思着不能啥也不说就灰溜溜地回去吧。所以我快速地决定:有什么说什么,想到什么是什么。

巧了,当时我脑子里想到的是前一天晚上马三立老师的相声。

”老师们同学们下午好,今天我来竞选劳动委员。劳动要劳逸结合,所以首先我给大家分享一个有趣的……“

然后我把马三立的段子《逗你玩》讲了一遍。讲完以后我还把姜昆掉进老虎洞那段随便讲了一部分。

全班沸腾了,所有人都前仰后合地笑。更有甚者,一个起哄的男生直接大喊”李明元,我要选你当大队长!“

老师全程没有笑。不仅没有笑,她还狠狠瞪了起哄的男生一眼。

接下来就是另外几个选劳动委员的女生了。她们中规中矩的说完后,老师进行了”总结“。大体意思就是李明元同学不应该在如此严肃的场合讲段子,而另外一个叫王笑颜的女生非常适合劳动委员。

但这一回,总结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我记得60个人48个人都投票让我当劳动委员。一下课,一群男生围着我簇拥,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搞笑、最有趣的人。

老师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同意我从明天起戴着二道杠。

阶级跃迁了。

在文具店,我一边又一边问阿姨要”二道杠“,并且不停地说”因为我当上了劳动委员“。在”劳动委员“四个字那里,我用了一个骄傲的重音。

每次放学碰到其它家长,我都会不厌其烦地介绍:”我是劳动委员。“

在班会上,我高昂着头看着我当小队长的同桌。你不是天天使唤我”稍息“、”立正“的吗,怎么你也有向我来汇报的一天?想到这里,我的头更高了。我既大声又缓慢地的发出”接受你的报告“的声音。

我也去开年级少先队会议去了。会上其他女生都认真地把大队辅导员的废话记录下来。我不。我拿出一本算术本,用尺子画了19下,打上9个点,自己和自己下棋。

我的好朋友经过窗口,不自觉地把头探了进来:”呦吼,这不是李昌镐的招吗。下的不错。“

大队辅导员看来过来,瞪了一眼,吓得我赶紧把本子合上了。

对了,那段时间我胖了许多。本来中午的时候一个小朋友一个肉圆,可是王涵和缪纯愿意用肉圆换作业。每次轮到我检查作业的时候,他们空白的作业本上就会出现红色的勾,以及优字。

PS: 后来聪明的王涵直接绕过了我,自己给自己空白的作业本上画勾,有一回在课上画还被逮到了。

我很快乐。

最大的快乐,是到四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原来那个总翻我白眼的老师调走了,换了一个新老师,这样一来,我看起来就像其他中队委一模一样。我的地位就更加牢固了,过得也更舒服了。

整个事情就是这样的。正常来说最后要有一个结尾,或者再通过某个情节强调一下主旨。不过我感觉自己写到这里也想不出啥具体主旨来,再加上今天喝了点酒,所以就这样吧,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