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obao
Joobao

我,續寫生命,擁抱靈魂。

等,一個人,咖啡、、、

(edited)

等,一個人,咖啡。

什麼時候愛上咖啡的醇香味,愛上它從包裝裡倒入劣質保溫杯的沙沙聲,愛上加入熱水攪拌後手心傳來的溫度。咖啡被大部分的現代人稱為續命飲料,15歲的我並沒有讀懂續命的含義,它在我的意識裡只是我帶到學校炫耀的奢侈品。尤其喜歡熱咖啡,沒有為什麼,硬要扯出點什麼的話,也許是因為它從家裡到學校所降下的溫度,正是我心中對你純純喜歡的溫度。

好喜歡在老師上課途中,打開泡好的咖啡,然後用鼻子試探它的溫度。剛剛好,正是入口即順的時候。調皮的你習慣性地挑逗著準備喝咖啡的我,還記得你用深藍色的墨水筆抵住保溫杯的底部,不停地敲打著,我在心裡默數,3…2…1…

“你們兩個,很好玩是嗎?到外面玩去”,老師看來是正處於更年期,最近常上火。

我們一起聳聳肩,我也懶得解釋了,就往教室外走。

“你幹嘛又害我?”,這已經是這個學期的第7次了,我納悶地問道。

“我這是在解救你好嗎,老師教的你聽得懂嗎你”,這是你變著法子回答我的第7次。

其實我很享受這樣的時光,喜歡當時沒有太多雜念的我們,不知道在你眼裡,這些片刻的打鬧瞬間代表著什麼。怪不夠勇敢的我們,沒有為青春期時期的喜歡,留下屬於我們的主打歌。

回到教室後,你順手就拿起我的保溫杯,擰開杯蓋,喝。我好像早就知道會這樣,所以在當天的咖啡裡加了三匙的鹽巴,心裡默數著,3…2…1…

猜到了開頭,竟沒猜到結局,你朝著我的校服噴灑口中的咖啡,我當下傻了。

什麼時候愛上咖啡的醇香味,大概是從這一天開始,從你拿起我的保溫杯開始,從你朝我噴灑口中的咖啡起。沾染咖啡的校服,沒有染上咖啡的淺褐色,只是比沒沾染的地方深了一個度。我追著你跑了整棟樓,同學也如同看戲般起哄,我沒有想太多,我只是想要狠狠地揍你一頓。

這段記憶在我腦海中上演了好多遍,原來已經過去7年。

陷入回憶的漩渦,一直是我想要改掉的壞習慣,只是喝咖啡就會想起你的習慣,卻是我怎麼都跳脫不了的死循環。21歲,逐漸進入社會階段的適應模式還有正在被生活摧殘揉捏的日子,終於理解咖啡為什麼可以帶來續命的效果。從使用劣質的保溫杯到如今用著星巴克的保溫杯,手上已不再能直接感受到杯子裡飲料的溫度,而我純純的喜歡隨著手心不再能感受到溫度退去了炙熱。

這就是你最後留給我最深刻的回憶,原來喜歡上咖啡是從喜歡你開始。

等一個人,咖啡。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