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obao
Joobao

我,續寫生命,擁抱靈魂。

秋天,來了

(edited)
我們誰都沒有留下彼此的聯繫方式,我在等,等他至少說些什麼。

秋天終於來了,台灣的夏天又是潮濕,又是悶熱,沒想到就這樣過了五個月。

上個月借的書即將過期,是那幾本只翻了幾頁的書,眼看今天行事曆上沒什麼事,我便在心裡打算去一趟圖書館。

也許可以處理完書後,到附近的咖啡廳或商場晃晃,這樣一天也就有著落了。心裡是這樣安排的,我掃視了衣櫥的洋裝,今天要打扮得較端莊優雅些,顯得我既閒情又淑雅。

前往圖書館的路上,行人身上都多加了一件外套,涼風吹得發梢左右搖擺,也不見誰給這振畫面留下定格的瞬間。原來秋天也能讓畫面顯得溫暖美好,沒有夏天的狂熱,只有善解人意的涼爽,愜意享受每一縷風吹來的時光。

這樣就好,溫度能一直維持在現在這樣就好了。

圖書館的外觀依然令我驚艷,米白色的牆柔和地體現出整棟建築的文雅氣息。我匆匆走進了館內,迎面而來的冷氣風冷得我直哆嗦。我悠悠地走到櫃檯前,櫃臺坐著一位中年女子,我和她熟絡地打了聲招呼。

她接過我的書後,向我介紹館內的新展覽,是某企業贊助的活動。原先打算借閱完畢就到咖啡館的我,現在被這位女子推薦得我不好意思拒絕。逛個展覽,應該不用一個小時吧?

我刷卡入到館內,前面的人潮堵得入口處有些混亂,我疑惑著是該放棄參展還是頂著人潮的壓力前進。右手忍不住伸到口袋處,習慣性地觸碰到手機但又沒把它拿出來,這樣也能產生某種安全感。在我決定原途離開的時候,先行一步的右腳讓我不小心撞上一名抱著好幾盒紙盒的男子。

「抱歉,抱歉。」我急忙幫他撿起掉落的紙盒。

『不會不會,我也沒注意到』他開朗的語氣,安定了我的心情。

『你是來看展的嗎?』他撿起最後一個盒子,撇過頭問我。

「噢,對…對呀,但人太多了。」我這時候才看清他的臉龐,五官很立體,那雙眼睛更是深邃得能吸住別人,轉移不了視線。

『走啊,我帶你』他示意我跟著他,走向另一條工作人員的道路。

「這樣好嗎…?」他沒有回答我,只是微笑眨眼。

他帶我逛了不到二十米長的展覽,全程都在跟我介紹每一本書展示的故事,過程中也和其他工作人員有說有笑,我也被他們愉快的氛圍感染了。其中一位男生直接拍他肩膀問道,他身邊站著的我是不是家屬,我搖頭說不是,他卻只在旁邊負責笑,害我感到有點小尷尬。

逛完展覽後,他陪我走到館外。

「對了,還沒跟你做自我介紹,我叫陳程翔,是此次企業展覽的企劃人」他站在我跟前,比我高出一個頭的個子。

『我叫薇亞,還是學生』我抬頭望向他,夕陽的陽光正好落在他的肩上,他是背光地看著我。

「我猜到了,很高興認識你」他伸出右手,停在我們之間不太高也不太低的高度。

『我也是』我握住了,他的右手掌很軟,傳遞的溫度也很溫暖。

我們誰都沒有留下彼此的聯繫方式,我在等,等他至少說些什麼。


那天散後,我總是會回想彼此相處的短暫時刻,我竟然會跟著一個陌生人去看展。有些人,是不是能夠遇見就已經是很幸運的事了?那天爬上他肩上的夕陽光,成了我回憶深處的一道光。我沒有再遇見他,也許是把力氣花在了見他第一面的這件事上了。被他握住的右手,溫度就如同隔著咖啡杯去摸咖啡一樣,握住就不想放開了。

秋天來了,你也來了。

再來一次吧,我們來個正式的約會,秋天、展覽、咖啡、你。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