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obao
Joobao

我,續寫生命,擁抱靈魂。

我的城市下雨了

(edited)
原來很多事,已不如從前。以前愛聽的歌,不再是單曲循環的首選,常吃的那家餛飩面,已不是我能輕易到達的地方。身邊的人,也不是五年前的同伴。趨勢我們前進的事務,到底爲什麽要改變我們周遭的一切,將我們曾經熟悉的,化爲冰封在記憶的念想。若不是突然滑到某高中朋友的動態,或是翻開過去寫的日記,大概這些熱烈的曾經,已不是能夠提及的話題。

雨停了,飄落在肩膀上的枯葉,也乾了。

我撿起遍佈地上的其中一片銀杏葉,細數葉子上的葉脈,根根分明,卻又彼此相連。

我那幾近寒冷的心,仍在活絡地跳動,隨著耳機裏的旋律,時而平靜,時而澎湃。

原來很多事,已不如從前。以前愛聽的歌,不再是單曲循環的首選,常吃的那家餛飩面館,已不是我能輕易到達的地方。身邊的人,也不是五年前的同伴。趨勢我們前進的事務,到底爲什麽要改變我們周遭的一切,將我們曾經熟悉的,化爲冰封在記憶的念想。若不是突然滑到某高中朋友的動態,或是翻開過去寫的日記,大概這些熱烈的曾經,已不是能夠提及的話題。

最近城鎮常常下雨,日常中常因爲沒帶傘而壞了心情,期許老天能可憐我這個爲生活苟延殘喘的社會人,停止這場看不見盡頭的綿綿細雨。

因著這雨,想起有位認識好久的朋友,他說他喜歡下雨天。

那時候,聽著這話的我,正好出門遇到下雨天,聼在我耳裏,這話顯得就不這麽悅耳了。

後來的我們不再如從前般交流密切,很多人不是都會說一起經歷的仍舊是回憶嗎?可於我而言,中間經歷的種種,像是按了一鍵刪除似的,怎麽找都找不回。醫生説,這是失憶症,記憶仍存留在長期記憶裏,但患者選擇性的關閉此記憶,這也許是上天的安排吧?

他不知道,他或許只覺得我恨他,可事實是,我不記得了。

那首愛聼的歌,依舊躺在我的單曲循環歌單裏,可我不記得了。

那家常吃的餛飩麵館,依然在我熟悉的環境裏,可我不記得了。

身邊的人,依舊是五年前的同伴,可我不記得了。

你説,是天意弄人還是事與願違?

此時看著窗外撐傘的人,我的城市又下雨了。

畢。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